吳國際換肝中途離開手術室 盧寵茂:判斷錯誤 非操守問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瑪麗醫院今(5日)公布調查報告,指香港大學肝膽胰外科臨床副教授吳國際在換肝手術途中離開三小時,無作出妥善安排「不能接受」。瑪麗醫院肝臟移植中心總監盧寵茂於電台節目表示,吳國際在該事件中並非操守問題,而是判斷錯誤;又指有份參與涉事手術的港大肝膽胰外科及肝臟移植臨床助理教授黃楚琳判斷錯誤,離開手術室尋找其他醫生幫忙,但當時並未尋求他幫助。

瑪麗醫院行政總監陸志聰(右二)等就吳國際事件的調查報告見記者。(梁鵬威攝)

吳國際去年10月13日在瑪麗醫院監督一宗換肝手術途中突然離開3小時,到私家養和醫院參與另一手術。期間黃楚琳未有進行手術,而當時病人腹部已被剖開,屍肝也已抵達手術室。

為安排吳國際候命負上責任

盧寵茂表示,手術時間最終要延長是不必要及不理想,但認為吳國際在該事件中並非操守問題,而是判斷錯誤,吳國際應可避免事情的發生,例如可以事先通知瑪麗醫院其他同事,或者調動私家醫院手術。

盧寵茂又指,自己安排作為兼職醫生的吳國際候命,亦需負上責任。他表示,醫生經常需同時間照顧不同病人,只是吳國際的兩名病人分別在不同醫院。他又指出,吳國際雖為瑪麗醫院兼職醫生,但在去年78個肝移植手術中,吳國際參與一半,數量為兼職醫生最多,反映他不計較及有承擔。

至於有份參與涉事手術的港大肝膽胰外科及肝臟移植臨床助理教授黃楚琳,曾找其他有權監督醫生幫忙,盧寵茂認為她有判斷錯誤,指她離開手術室尋找其他醫生幫助:「當時好似無咗個外科醫生喺到……出現病人打開咗肚,無人繼續做手術的情況。」

盧寵茂又指,黃楚琳並未詢問他能否幫忙,「我當時能唔能夠幫到佢?如果佢有搵我,我可以答到呢個問題。」

陳沛然認為今次事件顯示大學教職員如同「無王管」。(資料圖片)

陳沛然:醫生完成手術是專業操守

調查報告指吳國際是事發當天手術的主要負責人,立法會醫學界議員陳沛然質疑「兼職」、「幫手」和「監督」的意思,並批評吳國際將責任推給不能獨自做手術的黃楚琳,認為醫生留在手術室直至完成整個手術程序是基本責任和專業操守,不能單以溝通問題開脫。

陳沛然要求醫院調查小組向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詳細交代調查,又指醫管局無力處理大學教職員在醫管局的工作,今次事件反映醫管局有責無權,令大學教職員如同「無王管」。

本身是泌尿科專科醫生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指,香港目前只有瑪麗醫院一個肝臟移植中心,在11人的肝臟移植團隊中,只有盧寵茂和吳國際擁有逾十年外科資格經驗,僅兩人有十年專科後經驗,其餘醫生則不足十年經驗,而因盧出任港大深圳醫院院長,變相只有吳國際擁有超過十年經驗。

郭家麒指,換肝手術涉長時間培訓和資源,吳國際事件揭示更深層次的人手不足和青黃不接問題。他又對醫院未有處分吳國際表示理解,他指若吳被解僱,港大移植團隊中具經驗醫生便會變得更寥寥可數。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