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半跨性別人士遭親友暴力對待 巴士上被非禮都啞忍有原因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跨性別資源中心今日(20日)公在針對跨性別暴力研究調查報告,發現約45%受訪者曾受肢體、言語等暴力,情況嚴重,其中有跨性別人士因自己聲線不夠女性化,即使於巴士上被非禮,亦未敢求助,擔心自己反成為被針對對象。

性別資源中心主席梁詠恩(左)、浸大社會學系副教授黃結梅(中)及跨性別資源中心資深輔導員張珮琦公布調查結果。(羅卓敏攝)

跨性別資源中心於去年1月至8月期間,以網上問卷方式,訪問135名跨性別人士,其中約45%受訪者表示曾受暴力對待。當中逾六成受肢體暴力對待,其次為語言暴力;施暴者主要為家人及親密伴侶,前者佔受害人中一半,後者則有近三成。跨性別資源中心主席梁詠恩表示,情況嚴重,但亦在預期之內。

「女跨男」被女同學譏「係咪偷人哋條裙嚟着​?」

調查亦設深入訪談,浸會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黃結梅表示,接觸「女跨男」的阿賢(化名),阿賢表示自中學便意識到自己想以男性身體與女性交往,惟中學期間已不斷遇上語言暴力,就讀中四使用洗手間時,被同學質疑為何使用女廁,阿賢憶述當時同學這樣說:「其實你係男定女?點解我見你係女廁出嚟?但你成個男仔咁,係咪偷人哋條裙嚟着?」

跨性別資源中心過往亦有為跨性別人士發聲。(資料圖片)

面對校園對其的壓迫,阿賢於16歲時輟學,而及後阿賢拍拖時,前女友吵架時對他拳打腳踢,其中一次更因椅子後翻而令他後腦着地受傷,期間前女友更駡他:「抵你做唔到男人,不如你做返女算啦,同咩女仔拍拖!」

跨性別資源中心資深輔導員張珮琦表示,跨性別人士亦難以搵工,即使僱主覺得面試表現不錯,但當看到身份證上的性別與其外貌不相符時,便會用其他原因拒絕聘請他們;而即使受聘,在職場中亦可能要面對同事不友善對待。以阿賢為例,在西餐廳任職的他若不小心碰到某同事,該同事會覺得有病毒般,要立即衝去洗手。

跨性別資源中心資深輔導員張珮琦(圖右)表示,跨性別人士亦難以搵工(羅卓敏攝)

另外,「男跨女」的Emma(化名)不但不被父母接納,甚至曾於巴士上被身旁男乘客捉住她的手撫摸大髀,情況維持逾10分鐘。Emma因為自己聲線不夠女性化而未有大呼求助,害怕面對二度傷害,擔心旁人針對她而非施暴者。

跨性別人士男女到暴力有別

調查亦發現性別與社會經濟狀況亦有關,出生時性別為女性的跨性別人士,近九成表示遭受肢體暴力;而出生時性別為男性的,則有近六成表示遭受語言暴力。

另外,失業者遭遇暴力對待的情況,亦較受僱者及學生為多,近七成失業的跨性別人士指曾受到暴力對待。同時,調查亦發現,月入高於2萬的受訪者,較月入少於1萬、月入1萬至2萬的受訪者面對暴力情況低,但梁詠恩表示,未深入了解當中原因,期望未來能增撥資源進行大型、有公信力調查。

而黃結梅表示,期望政府設立性別承認法,取消要求跨性別人士進行完整的變性手術,才得以更改身份證上的性別,並增撥資源設立24小時服務熱線,或輔導服務,幫助跨性別人士及其家人。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