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減工時變相扣薪 Deliveroo員釀罷工 癱瘓中環送餐

最後更新日期:

本地外賣App Deliveroo(戶戶送)約50名港島區員工,今日(22日)於公司辦公室樓下罷工,抗議公司推行新制,以不同理由減少全職員工的工時,又以時薪計算薪金,員工收入變相減少;又有員工透露,該公司平日「抄牌」及車輛維修服務等支出均由員工負責,不滿被轉嫁企業營運成本。罷工行動將於本周二(明日)繼續,港島商業區如中環等地區的外賣服務恐受影響。Deliveroo則表示,有關新安排旨在將外賣員的工作時段與點餐需求更有效地配對,令員工能更明確預計其收入。

Deliveroo 辦公室(楊婉婷攝)

50名參與罷工的Deliveroo港島區員工今午聚集於該公司於上環蘇坑街辦公室樓下,現場大部份人屬南亞裔,眾人於晚上7時前已散去,並將於明早再度繼續行動。

有不願上鏡的Deliveroo員工向《香港01》透露,是次罷工的員工主要不滿公司更換新制,令全職員工的收入變相減少。他解釋,該公司的全職員工以往可於工時內獲得全數工資,薪金由時薪及接單費組成。例如朝11晚10工作,除了一小時食飯時間期間要「下線」外,其餘時間均能「上線」納入工時,即可以賺取10小時工資收入。

空餘時在工作地點附近閒逛

不過,在新制下,員工即使申請工作10小時,亦不擔保會被分配同樣長度的工時。在叫餐需求較少的非繁忙時段,公司會減少可「上線」的員工,節省該段時間的工資支出。他形容公司猶如實行「扣鐘制」,員工一般被減少3至5小時的工時,在中午繁忙時段及晚上繁忙時段之間「被下線」。該員工估計,現時全港有約600名全職及兼職車手,在新制下每個時段均設立「上線」車手上限,該員工舉例:「可能(下午時間)12至3嘅名額得200個,其他人就被逼下線,冇工開。」該名員工坦言,他們的工作地點往往不會被安排在居所附近,於是這段時間期間,只能在工作地點附近閒逛,以消磨時間,變相為工作候命,但無法賺取任何收入。

再加上實施「扣分制」,送餐或上班遲到、工作態度不佳、接單率不足等因素均可導致扣分及減少工作,不少員工進一步憂慮該公司以不同藉口,扣減員工的工時及收入。他指公司開業初期待遇計算較寬鬆,估計公司在掌握各區用餐的需求數據後,為免人手供過於求,以不同方式精心減低薪金支出,惟他沒有透露實質的時薪金額為何,只指新制下的薪金可減少達一萬元。

數十名Deliveroo員工今日罷工。(楊婉婷攝)

員工負擔購買車輛費用、維修費、抄牌費

此外,該名員工又指公司不提供送餐用的車輛,員工須以自己的車輛作為「搵食工具」,維修費、燃油費甚至「抄牌」支出等均須由員工負責,額外的支出佔薪金最少兩至三成。他形容自己雖然像一名員工,卻須承受創業的成本:「自己似老闆,成本要自己出,先可以賺到錢。」

另一名馬鞍山Deliveroo員工透露,暫時只有港島區員工罷工,原因為編更問題及員工「夠齊心」;而新更表暫時只在港島區實施,因該區員工過多。暫時其他區域未實行新更表,所以員工暫未受影響。

繁忙時間晚上約7時半,記者在中環區開啟App實測服務,惟手機頁面顯示「服務暫時受阻」,表示該公司無法接受該區的訂單,用戶可稍後再試;未知是否與罷工行動有關。

Deliveroo:送餐員能更明確預計其收入

Deliveroo晚上就罷工事件表示,該公司自2015年11月進入香港市場以來,送餐專員團隊人數一直不斷擴張。該公司最近推出了一個新的電子平台,旨在將送餐專員選擇的工作時段與客人服務需求進行更有效的配對。有關平台讓送餐專員可選擇其工作時段和地點,從而令他們能更明確預計其收入。這個平台在其他市場已有效實施並運作暢順,該公司有信心這有助本港市場向前邁進一大步。

Deliveroo指出,根據戶戶送的資料顯示,送餐專員經新電子平台獲編派的工作時數與他們選擇的時數相同。自新電子平台推出以來,送餐專員獲編派的工作時數,與1月較早前(即新電子平台推出以前)的數據相比亦相同甚至更多,除非送餐專員選擇減少工作時數。

該公司續指,致力為送餐專員提供具彈性及帶來合理收入的工作,並一直與送餐專員保持緊密溝通,以了解他們對新平台的意見,同時鼓勵及歡迎有疑問的送餐專員直接與該公司聯絡。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