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民組新黨與中共十年博弈 黃之鋒:倘無自治只能選港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因為雨傘運動的教訓,就是民主回歸(論述)破產。」回歸19年來,即使經歷全球關注的雨傘運動,普選依舊未曾來臨。事隔一年多,黃之鋒摘下學生光環,與前成員黎汶洛等人另組政黨,重新上路。

爭取普選失敗過後的黃之鋒,不再以中國人自居,更認定要與共產黨博弈,必須以「民主自決」取代「民主回歸」,並建立自決陣營的力量,再用十年時間準備推動公投,讓港人自決2047後的未來。

黎汶洛預視公投將有三大選項,包括香港獨立、中共全面接管及延續「五十年不變」。黃之鋒更稱:「如無民主自治,只能選擇港獨。」

前學民思潮成員黎汶洛(左)、黃之鋒(右)等成立新政黨,目標未來十年推動自決公投,讓港人親自選擇2047年、「五十年不變」限期屆滿後,是否從中國分裂出去。(王嘉豪攝)

回顧黃之鋒昔日言論,2012年《城市論壇》談反國教,他說:「我都覺得我是一個中國人。」直至去年1月的港台節目《星期五主場》,他依然堅持有關說法:「若你問我是否中國人,我也會說是。」黃昔日被本土派譏為「大中華膠」,如今卻因推動自決公投,被親建制陣營打成「港獨派」。【羅冠聰:目前不認為港獨可行 考慮9月出選港島】

難認同中國人身分

再談身分認同,他不再自認中國人,「你可以叫我做華人,但我講不到自己是中國人」。因經歷周子瑜事件後,他認為「中國人」已成為政治正確的講法,「中國人的identity(身分),已經成為一個政權用來壓迫異見的工具……(周子瑜事件)那是一個轉捩點,黨國已經分不開的時候,怎去recognise(承認)是中國人?」黎汶洛稱自己是土生土長香港人,不能完全擺脫中國因素,法理上自己固然是中國籍,「但從政治上,不論是周子瑜事件,抑或李波事件,中共某程度上整臭了中國這個名」。

你可以叫我做華人,但我講不到自己是中國人。
黃之鋒

學民思潮上月宣布停止運作,黃之鋒(中)、周庭(左)等人將會籌組新政黨,而前發言人黃子悅則於半年內成立新學生組織。(陳焯煇攝)

民主自決取代民主回歸

黃之鋒於今年2月宣布籌組新政黨,銳意用十年時間推動公投,由港人自決「五十年不變」後的未來。

何以挑選這個議題,黃之鋒答得斬釘截鐵:「因為雨傘運動的教訓,就是民主回歸(論述)破產。」他分析,香港回歸以來的民主運動,均因民主回歸論而產生,即是回歸便會帶來民主、民主靠良性互動、溝通及協商。他認為,支持民主回歸論的人「不是要觸及主權的問題,只不過希望地方(香港)有治權」。

黃之鋒曾於去年初接受港台節目《星期五主場》訪問,聲言不打算組黨、從政或參選,惟一年後的今日,已全身投入籌組新政黨工作。(港台電視截圖)

若要拋開「民主回歸」,要用新論述取而代之。他們希望推動「民主自決」,使其成為反對派與非建制陣營的最大公因數,從而達到「民主治港」的最終目標,理由很簡單,「你不爭取自決,就是中共決定,那你想自己決定,抑或中共決定?」

但什麼才是「自決」?他們主打自決公投,由港人決定2047年後香港前途去向,因中英雙方在1980年代開始正式談判九七前途問題。黃之鋒預計,中共約在十年後,推出2047後的香港未來方案,「當十年之後,中央真的要拿這件事(2047)來商議時……其實那個便是一個觸發整場運動的一個觸發點」,而觸發點前的十年,便要做好準備。

「重奪公民廣場」行動,為雨傘運動揭開序幕。(路透社)

這關鍵十年應如何準備,黎汶洛透露,他們已踏出第一步,即推動公投討論,下一步將與民調機構合作,在社區發起議題式的小型公投,譬如以鉛水事件為例,在受影響社區發起公投,讓居民表態,以結果向當區議員或有關部門施壓,既可讓港人熟習「公投」,也幫居民充權。

然而,香港沒有公投法,公投作用何在?黎汶洛指「622」特首選舉公投雖被指欠缺實效,但已令政府改變態度,稱會尊重民意,「坦白講,是有困難,但若果公投有阻嚇性,能令全體立會議員、部分政府官員保住香港價值......港人會開始討論公投,屆時便能反問政府,投票是最和平,難道要我們再來多次雨傘運動?」

學民思潮2012年9月就反對國民教育科而發起佔領「公民廣場」,曾號召12萬市民包圍金鐘政府總部,終迫使政府讓步,無限期擱置課程。(美聯社)

黎汶洛料公投將有三大選項

黎汶洛預料,公投將有至少三大選項,包括完全港獨、中共全面接管以及延續「五十年不變」神話,現階段只想引發討論,暫不會表態支持任何方案,以免讓人覺得有既定立場,影響公投推演。

黃之鋒則一再重申,他們希望實踐「民主治港」,若初衷難以實現,只能在三個選項中,選出最能achieve(實現)民主治港的做法,「如果在中共主權裏面,是能夠有民主自治,我們是完全接受,但如果在承認中共主權前提之下,是無民主自治,那只能夠選擇港獨。」

這場與中共的十年博弈,自決及「港獨」無疑是兩大關鍵。黎汶洛預視,未來香港將繼續出現港獨思想,「而這(思想)肯定是因中國共產黨箝制香港而來」。若認為香港無法承擔港獨成本,那特區政府及中共便必須重新評估香港的政治局勢,「屆時公投便是最好的(港人民意)顯現」。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