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補選.拆局】姚松炎九西絕地反擊戰 最大潛在死穴在哪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由當選後辭去中文大學教席,到被入稟挑戰議員資格,最後被DQ收場,立法會補選九龍西候選人姚松炎的議會之路注定不平坦。今次姚松炎轉戰地方選區,誓要用選民的力量將他重新帶回議會,卻幾乎被「二度DQ」,可說「仍然在參選都應該要慶賀」。今次對於姚松炎而言,可說是他的「絕地反擊戰」。

姚松炎在今次補選中空降九龍西選區。(盧翊銘攝)

固然,頂著「被不義DQ」的光環,以及對市區重建、土地房屋議題的認識,確實增加了姚松炎本人的號召力,加上民主派在變相單議席單票制的補選向來佔優,姚松炎無疑被看高一線。

可是,姚松炎自身欠缺地區工作經驗,對手實力又不可輕視,再加上他能否「箍住」所有非建制派支持者也是未知之數,潛在隱憂仍然存在。

「空降」九西 硬撼民建聯新星

相對很多靠紮實地區工作「打底」的候選人,姚松炎走的是專業人士和學者之路。他過往曾是香港測量師學會的研究委員會、專業發展委員會會員,2016年晉升為皇家特許測量師學會資深會員,也在城大、理大、港大及中大任教。

2016年,本身任教中大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的姚松炎,在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功能界別成功當選晉身立法會,隨即放棄續約教席全職從政,議員成為他唯一的受薪工作。DQ一役後,姚松炎已失收入支柱,因此今次投入補選,可說是放手一博。只不過,姚松炎過往地區工作經驗不足,因此今次補選算是「空降」九龍西,備受考驗。

正好,今次姚松炎的主要對手、民建聯鄭泳舜就是靠地區工作「起家」。本身為南昌北區議員的鄭泳舜,紮根深水埗區逾10年,十分熟悉地區工作,和街坊打成一片,他的強項正好是姚松炎的弱項。

微信公眾號「港漂圈」刊文呼籲港漂投票,文章中落力為建制派拉票。(資料圖片)

此外,鄭泳舜本人亦被視為民建聯政治新星,黨內2020年將會力捧他出選立法會,但因DQ一役而提早上陣,實力不容小覷。鄭的父親、保良局前主席鄭錦鐘,是多利安投資有限公司創辦人,於商界聲名顯赫。

初選大勝 代表姚松炎支持度高?

姚松炎在「民主動力」舉辦的初選之中大獲全勝,得分64.22,遠遠拋離民協馮檢基以及民主黨袁海文。不過要注意的是,初選倚靠的是實體票站(佔4成半)、電話民調(佔4成半)、黨派得分(佔1成)。以九龍西計算,實際參與者只有大約1萬多人,到底這是否有足夠代表性,仍有疑問。

再者,馮檢基原本的支持者是否會完全「過戶」給姚松炎,也是未知之數。始終民協乃是地區工作老牌政黨,主打民生牌,支持者的政治意識形態較為薄弱,不一定會順理成章支持姚松炎。況且民協主要根據地深水埗,正好就是鄭泳舜最熟悉、最有箍票能力的地方。

而即使這批選民本身支持民主派,也是傾向中間溫和的一群,姚松炎雖獲泛民主流支持,但始終帶一定本土色彩,能否吸引一眾街坊,還待驗證。

加上,馮檢基在民主派「Plan B」一役之中,據指因為受到壓力而退出,泛民被指破壞自己制訂的初選機制,鬧出政治風波。到底民協的部分支持者會否因為對民主派感到灰心,而「遷怒」姚松炎,拒絕支持他呢?

民主派初選結果出爐後,一度引起plan B人選爭議,馮檢基(左)最後自願放棄成為候補。(資料圖片)

本土自決票源 或成關鍵少數

另外,本土派與自決派經過數輪DQ事件後,現時已被一併打成港獨,遭隔絕在體制以外,原先的支持者流向亦是一個不能忽視的因素。

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九龍西總有效票數約有27.9萬票,青年新政游蕙禎與普羅政治學苑黃毓民,合共得到40,862票,佔約14.65%;自決派劉小麗得到38,183票,佔13.7%。兩者相加,已佔了該區超過4分1票數。泛民在該屆九龍西總得票約為29.67%,建制派則為37%,因此姚松炎若要勝出,就需要從這些人身上爭取支持。

以陣營而言,自決派與泛民關係較好,「過戶」問題相對較小,然而本土派與泛民私下過節甚多,抗爭手段、左右意識形態等都有明顯的差別。縱使姚松炎有一定「本土味」,但始終較為「親泛民」,和青年新政、熱血公民等派系也有一定距離,或因如此,他今次「幸運」地未有受到「誅連」,成功入閘。

到底這群本土支持者會心灰意冷投白票,還是面對現實「含淚」投姚,也是左右姚松炎今次補選勝算的一大因素。

九龍西立法會補選候選人,還包括報稱獨立的物理治療師蔡東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