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補選】長毛料再爭新東 北京下次會否搵「哪吒」出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是次立法會補選3個選區的泛民候選人之中,新界東的范國威比起主要對手鄧家彪多出3萬多票,是3區之中差距最大。從數字上看,范國威得票比起2016年新東補選中的楊岳橋多出2萬多票,但他本人亦承認,自身未能吸納多數本土派票源。

當然,對於范國威本人而言,可以大喝一聲「議席已袋,理得你咁多」。但因為新界東原本屬於「長毛」梁國雄的議席仍然懸空,稍後有可能需要補選,形勢仍然值得泛民關注。今次方國珊(哪吒)取得足足64,905票,足以重新劃定新界東的版圖。要是建制派下次「把心一橫」,改由方國珊出戰二輪補選,集結票源之下,一舉打敗泛民亦未必不可能。

新民主同盟范國威最終以183,762票勝出補選,重返議會。(李澤彤攝)

激進溫床新界東 范國威幸保泛民基本盤

由於早年和民主黨在政改上有分歧,范國威退出民主黨另起爐灶,成立新民主同盟,所以他與泛民主流的關係本身就不算好,今次得到183,762票當選,而且比當年楊岳橋的160,880票更多,可算得益於泛民眾星拱照,成功保住泛民的基本盤。

同一時間,范國威本身靠本土議題起家,但後來因為抗爭手段和路線問題,與本土派勢成水火。今次補選雖然范國威順利贏出,但票數上明顯只能吸收一部分本土派票源。

在這種狀態下,泛民若再戰新東,勝算會有多大?從人選而言,按政治倫理,要是由梁國雄本人出選新界東補選,泛民內的反對聲音不會太多,而且他當日宣誓時的「加料」不涉港獨,其自身取態亦被稱為「大中華膠」,因此被DQ的機會相對較小。

梁國雄早年在泛民內四處樹敵,例如曾在2010年批評民主黨元老司徒華「癌症上腦」,得罪過很多泛民人士。可是他近年被指「和理非非化」,其中前年在新東選區中義務協助多名泛民當選,和泛民關係大為改善,維持泛民的基本選票理應不會太難。只是長毛受意識形態所限,對於本土派票源的吸引力理論上不會高,因此他在單對單補選的吸票力和范國威相比,不會相差太多。

梁國雄因宣誓案被撤銷議員資格。(資料圖片)

方國珊改寫版圖 與建制合作有機會雙贏

今次鄧家彪總得票為152,904,與前年補選周浩鼎的150,329票相比,差別極少,因此可以理解成守住建制派的基本鐵票,但就未能開拓更多票源,接近「摸頂」。但這是否代表泛民日後威脅大減?倒是未必,因為今次補選凸顯多了一個很大的不確定因素--哪吒。

方國珊長年盤踞將軍澳區,早年曾因反對「三堆一爐」政策而曝光率大增,深得當區居民支持。在2016年新東補選,她得到33,424票,同年換屆選舉得到34,544票,相差不大,但到了今年補選大增至64,905票。由於建制派和泛民各自守住基本盤,本土派票源理論上又難以流向哪吒,顯示哪吒很可能是開拓了新的票源。而6萬多這個票數,在比例代表制下絕對足夠當選,因此方國珊可說是改寫了新東政治版圖,在泛民和建制之間別樹一幟。

方國珊本身就擁有左右大局的能力,無論是前年還是今年兩次補選,她的票數和建制派合併絕對可以打敗泛民。以光譜而言,方國珊政治聯繫也偏向建制,她早年曾是自由黨成員,過往也不時批評泛民拉布。建制派與方國珊之間的整合也早已討論多年,只是一直未能成事。可是今次她得票突然爆升,建制派也不得不正視方國珊的實力。

在建制派的盤算之中,既然自身的票數已接近到頂,與其眼白白將議席交予泛民,把議席交予一個光譜較接近的方國珊,對他們利處最大。因此未來兩者達成協議,讓方國珊出選,撼動泛民的地位,絕對是一個可考慮的方向。

方國珊在選舉中落敗,但票數之多不容忽視。(余俊亮攝)

新東非建制票源不穩 哪吒現身泛民勢危?

作為「激進派溫床」,新界東選民向來思想被指較為前衞,曾出過早年的長毛、近年的梁天琦和梁頌恆,多年以來也一直是非建制派佔優。可是由於本土派票源的流向,有很大的不確定性,泛民在該區的優勢本身就相當不穩。在方國珊聲勢愈來愈強、叫價能力大大提高之下,絕對不能說是「坐定粒六」。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