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生義助截肢人士圓小提琴夢:不想「消費」傷殘 而是追求進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四肢健全人士學習樂器,有時都會遇上困難,如果是截肢傷殘人士又會如何?岑幸富(阿富)因交通意外導致左手截肢,三年前在友人的感染下,開始冒起學習拉小提琴的念頭。
在醫院的協助下,阿富裝上一隻可以夾上琴弓的義肢,但由於其設計十分簡單,初期只能拉到約四分之一的弓幅,因而侷限阿富的發揮。最近,中大機械與自動化工程學系,為阿富研製拉弓角度更佳的義肢,如今已能拉四分之三的弓幅。
阿富表示,學習小提琴擁有了健全時都沒有的經歷和快樂,新義肢能為他提供更大的發揮空間:「我唔係消費緊自己嘅傷殘,而係追求進步!」
岑幸富(阿富)因交通意外導致左手截肢,但依然堅持其音樂夢。(鄺曉斌攝)
阿富在2003年時,因為一次交通意外,導致其左上臂截肢;在隨後的7年間,他十分在意自己是截肢人士,並且刻意隱瞞這個事實,「當時成個衣櫃都係長袖衫,同事見我滿頭大汗,夏天都著長袖,問我係咪好怕凍,我就答係。」
受傷初期 隱瞞自己已截肢
面對家人,阿富初時亦是百般隱瞞,不敢跟母親說自己受傷截肢的事實:「我媽見到我變瘦咗都會喊,我點敢同佢講!」
3年前受友人影響 冀嘗試拉小提琴
「開心要靠自己爭取,係需要行動。」阿富經歷7年浮沉後,開始學懂以完美的眼光欣賞不完美的自己,開始參與游泳、兵乓球甚至三項鐵人運動。三年多前,阿富看見一名女性友人在社交網站說希望學拉小提琴,令他萌生自己亦可以嘗試的念頭,開展其音樂夢:「拉小提琴對殘疾人士嚟講,係好奢侈。」
阿富表示:「拉小提琴對殘疾人士嚟講,係好奢侈。」(鄺曉斌攝)
阿富初時在大埔那打素醫院的協助下,以簡單的物料製作可以夾上小提琴弓的義肢。拉小提琴的傳統方法是不論左右撇子,均是左手按弦、右手拉弓,但由於阿富的左上臂截肢,不能按弦,因此需要「反傳統」地用右手按弦、左手拉弓。
中大機械與自動化工程學系以3D打印技術製義肢
中大機械與自動化工程學系在去年夏季時,收到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義肢及矯形部的邀請,為阿富研製拉小提琴的義肢。學系助理教授劉達銘率領學系四年級學生葉昆宜,以及畢業生兼研究助理陳守健,透過觀看外國類似案例的短片,研究拉弓的最佳角度,以及透過3D打印技術,製作義肢末端的部分。
+5
+4
+3
透過最新版本的義肢(藍色),阿富能拉到四分之三的弓幅。(鄺曉斌攝)
曾研發三不同版本的義肢
短短半年間,研究團隊已研發三個不同義肢版本,透過最新版本義肢,阿富能拉到四分之三的弓幅。陳守健表示,對於可以透過3D設計及打印技術,協助設計拉小提琴的義肢十分有意義,而第三個版本採用更穩固的弓扣設計,是從行李喼上取得靈感。
劉達銘表示,學系是第一次進行義肢設計,直言此次是「意義大於創新」,目前仍無計劃大量商業性質的生產,而是期望將來可參與更多類似計劃,回應社會實際需要。
劉達銘(左二)表示,學系是第一次進行義肢設計,是「意義大於創新」。(鄺曉斌攝)
短短半年間,研究團隊已研發三個不同義肢版本,圖為第二個版本(上)。(受訪者提供)
為研發義肢 中大生觀看多個不同外國案例
中大學生為研究義肢,反覆觀看不同案例的片段,研究拉弓角度,對此阿富坦言十分感動。與此同時,最新義肢較輕,拉弓幅度更大,裝嵌較穩固,螺絲不會經常鬆脫,為他帶來更大的進步空間:「我唔係消費緊自己嘅傷殘,而係追求進步。」
由自卑變得「有返晒自信」
「從前覺得好自卑,後來有樣擅長之處,有返晒自信。」阿富最喜歡日本動畫界大師宮崎駿的動畫歌曲,當中《天空之城》主題曲是他最拿手及最喜歡,未來亦會計劃透過考級證明實力。
阿富現職社福機構活動助理,亦育有一名2歲半的女兒:「我希望用身教方式教育個女,自己拉小提琴係衝破框框,人生係需要不斷嘗試!」
阿富在2014年參加第一屆「今生不做機械人夢想計劃」,並獲得表演機會。(受訪者提供)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