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大辯論】寮屋戶面臨逼遷 父親病重上樓無期:一年都等唔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歷時五個月的「土地大辯論」今日(26日)展開。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主席黃遠輝曾表示,基層人士的住屋慘況是小組覓地的「最大動力」。然而,住屋環境水深火熱的基層,又如何看待這場或許影響香港未來的大辯論?

「我爸爸患有重病,手術連化療,儲蓄快用光,兒子又即將出世!」冼生一家五口居於上水寮屋,由於在粉嶺北新發展區內,一家面臨逼遷,惟等候公屋上樓遙遙無期,冼生只能無奈嘆氣,「短中期措施只能於10年內提供土地,可是我一年都等不到……爸爸可能已離世,臨死也要擔驚受怕!」

冼先生一家五口居於上水石湖新村寮屋,惟地主收地在即,一家前路茫茫。(盧翊銘攝)

【土地大辯論.專頁】發展粉嶺高球場、棕地? 18選項你點揀

冼先生的寮屋位於上水石湖新村,屋頂鋪蓋鐵皮,天花滲水痕跡處處,廁所僅以低牆相隔,下雨天更會不時滴水,環境欠理想。然而,這裡是冼先生幾代人的根,「我爺爺那一代,水浸時要爬到上屋頂!」

父親患末期癌症 醫藥費入不繳支

冼先生說,父親2016年確診腸癌,後來更擴散至肺部,性命垂危,「醫生也曾說過時日無多,但唔通唔醫?」他指,現時自己一力撐起整個家庭,靠任職地盤散工,每月收入約3萬元,惟父親化療費用已佔大半,有時甚至入不敷支,「一個月(醫療費)約2至4萬元……有時要問親戚借錢,或者用自己積蓄,但已用得七七八八。」

冼先生屋外的草地及果樹已被變成地盤,從前鄰近的寮屋戶亦已遷走。(盧翊銘攝)

家園隨時被收 上樓無期

親人患病兒子當然痛心,但地主堅持收地,冼先生更隨時家園不保。冼先生的家位於新發展區範圍,地主近年積極收地,門前的草地已變成地盤,附近的寮屋戶亦已搬走。他稱,早前不單收到律師信,家門亦被人放置大石,阻止出入,「平日放假不在家更害怕,擔心會將我的家推倒,出面很多大型機器,常常擔驚受怕!」

面對內憂外患,他早於2015年申請公屋,盼父親可安心養病,可惜上樓遙遙無期,「我(輪候冊)前面仍有十萬人……我問房署還要等多久,也是答不到。」他強調自己已無力租樓,一家人的心願只求上樓,「我爸爸常常也說,公屋咁耐都無消息,都唔知等唔等到……醫生都叫我哋做好心理準備。」

冼先生父親患有末期癌症,受訪期間一度激動落淚,擔心未來無容身之處。(盧翊銘攝)

冼先生批保留高球場:我哋屋都無得住!

鄰近上水的粉嶺高球場,佔地172公頃,面積媲美荃灣,他坦言自己「無錢打波」,故應收回粉嶺高球場發展,「我哋屋都無得住,你哋留住塊地有咩?我都唔太清楚。我只想政府起多點屋。」

面對土地大辯論,小組明言收集社會各屆意見,但冼先生卻直言:「不見得(政府)會聽窮人的意見,我哋都好多聲音,反映不少問題,但都未處理。」不過,根據土地小組的諮詢文件,即使短中期選項只能於10年內提供土地,冼生坦言:「眼前已經被逼遷,仲講十年?一年都等唔到。」

冼先生坦言,一家人心願只望盡快上樓。(盧翊銘攝)

公眾諮詢記者會無提短期解決辦法 冼先生:絕望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下午(26日)交代公眾諮詢的細節,正式展開為期5個月的「土地大辯論」,小組主席黃遠輝多次強調會接觸多元意見,「拿出勇氣,作出抉擇」,然而最後仍難以交代出短期土地供應措施,冼先生對於記者會無具體內容感到失望,甚至形容為絕望,「我真係唔知點講好」,他本欲聆聽到有關細節會交代相關覓地方法,例如實際幫助到一眾未上樓的市民,直言「政府唔做都無辦法」,現時自己的處境已迫在眉睫,會考慮在諮詢期內發表意見。

iPhone 讀者請按此填寫問卷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