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屎埔收地】留守者盼市民明抗爭理念 外判保安:村民很可憐

最後更新日期:

為守護馬寶寶社區農場旁一幅七千呎農地,連日來有不少人士到場聲援及留守,大學生陳瑞玲和郭翠瑩更幾乎每天過來力抗恒基派來的保安和工人。她們指,經過傳媒報導和網絡宣傳,近日確實多了熱心人士參與抗爭行動,「坦白而言,他們未必了解現時收地情況,部份人或出於對地産霸權的不滿,又或不值保安的所為」。面對今早的收地衝突,有恒基外判的保安表示同情村民的遭遇,「他們很可憐,但土地屬於恒基,也沒有辦法」,更表示自己只是執行上司的命令,「搵食啫」。

衝突過後,村民及留守者搭建障礙物,防止再有恒基保安突襲。(鄧栢良攝)

陳小姐及郭小姐認為,若沒有共同的理念和目標,抗爭者很容易淪為一盤散沙,故此每逢有新的聲援者到來,馬寶寶成員均非常樂意向他們解釋事件的來龍去脈,務求所有人都清楚抗爭的理由。

籲市民宏觀看待馬屎埔收地事件

連日來聲援馬寶寶抗爭行動的人固然不少,但質疑他們行動合法性的人亦大有人在,有網民更直指他們的抗爭行動顯然無視私有産權的原則。兩人認為,大家應宏觀看待馬屎埔收地一事,「恒地十多年來以不同方法威迫農民賣地,而這批土地恰好又是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中可用作私人發展的部分,顯然是官商勾結的結果」。她們直言恒地收地表面看似合法,但只要細心留意,將政府推行新界東北發展,以及四萬呎原址換地的措施串連起來,便知道根本沒有「程序公義」。發展東北和原址換地對馬屎埔、以至整個新界東北的農民並不公平。

大學生郭小姐(左)及陳小姐(右)認為,若沒有共同的理念和目標,抗爭者很容易淪為一盤散沙。 (鄧栢良攝)

陳續說,保護及促進農業發展並非由幾個高官出來喊口號或做騷就能成功,最重要是土地問題,「外國農夫耕種至一定年期,政府會保障農民的耕地,相反香港政府連這片土地(馬屎埔)都保護不了」。陳郭二人坦承要市民明白這次抗爭背後有關農民、農地和土地用途的理念,實非易事,但他們仍會堅持下去,相信市民最終能理解他們的行動。

恒基代表在記招上表示,有保安員在今早的衝突中受傷。 (鄧栢良攝)

另一方面,負責看守馬屎埔村的保安是來自兩間保安公司,一間身穿藍色制服、手袖寫上裕寶的徽章,以南亞裔人士為主,人數較少;另一間則身穿藍色制服及印有King Force的反光衣,除南亞人士外,亦有不少本地人,人數較多。

有保安提醒抗爭者注意安全

據記者觀察所得,部分保安人員頗為友善,常與記者打招呼,在抗爭其間亦會提醒記者及抗爭人士注意安全;但亦有部分人會以武力對待抗爭者。

一名身穿King Force保安公司制服的保安認為土地屬於恒基,就有權取回土地,保安人員亦純粹打工,自己並無負責抬走抗爭者。

今早有近百名恒基保安到場,並阻止村民及聲援者進入農地。 (余睿菁攝)

連日來,村民、抗爭者跟保安員處於對立的位置,但一位不願透露名字的南亞裔保安坦言,村民大多很和善,而抗爭人士當中,有些人會罵保安員。該名保安認為,村民很可憐,但土地屬於恒基,也沒有辦法,無法評論誰對誰錯。他說,上司叫他看守該地,他就會看守,「搵食啫」,可是也不希望見到任何衝突場面。被問到如上司叫他抬走抗爭者,他會否照做,他只回答:「上司沒叫我們去抬人,只是穿反光衣的人抬。」他指,保安人員一星期工作六天,每天工作12小時,村內有宿舍供他們住宿,但放工及假期時均可選擇回家,至於薪金及待遇方面則未有透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