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屎埔收地】畫筆抗爭 描繪守田者血與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Perry Dino於馬屎埔村口以油畫紀錄抗爭。(鄧栢良攝)

恒地為昨日收回馬屎埔一幅七千呎農地,派出近百名保安強行清場,結果遭受數十名馬寶寶社區農場的成員和支持者抵抗,一度發生衝突,結果恒地收地無功而返。衝突過後,馬屎埔今日暫回覆平靜。村民和聲援者如常在農地附近巡守、堆砌抗爭「堡壘」。今日村口卻多了一個駐足多時,默然畫畫的紀實畫家—Perry Dino。

畫家Perry Dino自2012年發生的D&G事件起,就以政治事件和香港群眾運動為紀實畫的題材,用一枝畫筆一盤顏料,記下一幕幕難忘的歷史畫面。7.1遊行、六四晚會、反國教、雨傘運動,都有Perry的身影,他曾被傳媒稱為「油畫戰士」。「就連最近機場靜坐示威我也有去」。他認為,參與這些活動是追尋社會公義的過程,而透過紀實畫可以將一個畫面平實地呈現在人眼前,可讓人知道社會發生過什麼事情。

一筆一畫,記下的就是這個景象。(鄧栢良攝)

烈日當空,Perry Dino汗流滿面,堅持不懈地描繪馬屎埔農地上一座為抗爭而建的「堡壘」,農地上一草一葉也絕不馬虎,每一筆都是他對馬屎埔村民的支持。有人為了保護農地和捍衛農業的生存空間,寸步不讓,甚至願意以血肉之軀阻擋挖泥機;他雖然支持馬寶寶的抗爭行動,卻沒走上前線抗爭,而是選擇留在後方,利用一枝畫筆描繪出社會的不公義。

Perry Dino留意了馬屎埔收地糾紛數日,一直閱讀有關新聞和網絡資料,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他今日專程到馬屎埔畫畫,希望將來有人看到畫作時,想起記得前人曾為爭取社會公義、保護農地流過血汗。

畫家:恒地收地方法太暴力

Perry Dino認為要親身來到馬屎埔,才會明白大自然、農地的可愛之處,「我站著畫畫幾小時,已看到不少從未見過的昆蟲品種,在市區怎麼可能(見到)。」Perry Dino承認,香港地少人多,土地資源嚴重缺乏,發展是無可避免的,「每個人都可以選擇自己喜歡過的生活,有人喜歡發展,有人喜歡耕種,為什麼不能尊重村民,硬要將他們連根拔起?」他認為,總有方法在保護農業和經濟發展中取得平衡。連日來最令他不滿的是恒地收地方法太暴力,「這次收地的過程並不公義,每個保安又用暴力又帶口罩,顯然是心虛。」

香港政府口稱尊重農業,但大家眼見為發展,不少農地一一被摧毀,Perry Dino慨嘆:農地減少最終受害的仍是「我們的下代」。

Perry Dino認為恒地收地方法太暴力。(鄧栢良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