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大辯論‧專訪】鄧永成:政府有前設 為公私營發展鋪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由特首林鄭月娥成立的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已展開「土地大辯論」逾半個月,其中以公私營合作模式發展私人持有農地,引起極大爭議。身兼民間土地資源小組成員的香港浸會大學地理系教授鄧永成批評,大辯論只是淡化了各個土地選項背後的政治目的,最終只是「暗度陳倉」,為了公私營合作協助發展商開發其持有的農地鋪路,「(政府)本身就想行公私合營,但透過小組,就會話仲有好多土地選項,但呢啲好難做,錢又多、時間又多,但呢個(公私合營)易做,不如行呢個先。」

(系列訪問之一)

鄧永成亦是民間土地資源小組的成員之一,他認為政府進行「土地大辯論」的最終目的,也是為了推行公私營合作而鋪路。(歐嘉樂攝)

由30名官方及非官方成員組成的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於去年8月29日正式成立。為呼應政府的舉措而設的民間土地資源小組,亦於10日後成立,作為成員之一的香港浸會大學地理系教授鄧永成,甫開始便批評政府成立的土地小組,不少成員有既得利益,令人質疑他們是藉小組去推動某些選項。

土地小組主席黃遠輝在不同的場合中,再三強調小組對任何選項均「沒有前設」。(資料圖片)

小組無前設,係咪又可以脫離林鄭?

土地小組主席黃遠輝在不同的場合中,再三強調小組對土地供應的建議「沒有前設」,鄧永成反問小組的文件資料均來自政府部門,「或多或少政府已經主導咗小組嘅討論,(政府)唔需要再做啲咩,就算小組無前設,但林鄭本人有,問題係小組係咪可以脫離到林鄭?小組有咩人係入面,由政府定,而文件又係政府畀,最終你只能喺框架入面討論,最多咪投訴下政府唔畀文件。」

鄧永成解釋,小組雖然提出18個土地選項可以選擇,但不難發現政府對部分選項有傾向性,公私營合作發展私人持有的農地,是最明顯的一個,「你睇到好明顯係暗度陳倉去推公私營合作,架勢好明顯。」他又指,當坊間有質疑會惹來官商勾結的疑雲時,小組又隨即解畫,稱可透過獨立於政府以外的組織去解決市民疑慮,更令人覺得當局早有預謀。

鄧永成指大辯論只是將土地問題「去政治化」,透過技術化淡化背後的政治性。(歐嘉樂攝)

他認為大辯論的目標只是將土地問題「去政治化」,透過將問題技術化去淡化背後的政治性, 「(政府)本身就想行公私合營,但透過小組,就會話仲有好多土地選項,但呢啲好難做,錢又多、時間又多,但呢個(公私合營)易做,不如行呢個先。」

報道指,過往6年至少有6宗土地改劃申請有潛力成公私合營發展項目。(資料圖片/歐嘉樂攝)

營造日後施政獲民意授權的假象

公眾諮詢被部分人形容為「無聊工作」,因香港的土地問題並非在於短缺,而是源於社會資源上的分配不均。鄧永成認為土地大辯論所招致的「惡果」遠遠大於「無聊」,因為小組進行公眾諮詢後,可為政府日後的政策作「擋箭牌」,形成一個「授權」過程,「當人人都贊成時,日後行嗰陣就會話『我上次問過你話贊成㗎,無理由反悔』。」

他以地理系每年舉辦的戶外教學(Field Trip)為例,最初有同學舉手提議去日本,但得知行程需花費7000蚊時,又會有不少人打退堂鼓,「問題係你份文件空洞無物,當你具體啲、落實啲嘅時候,市民就會反對,但(政府)就會話最初你贊成咗,所以諮詢根本都唔係諮詢,只係為了辯護政府嘅施政。」

鄧永成認為政府諮詢專家及民間團體,表面上收集好多意見,廣納民意,實際上只是將意見簡化去配合政府嘅政策同議程。(歐嘉樂攝)

想像大辯論後 意見被簡化如一抹輕煙

鄧永成認為過去政府經常透過設立委員會,製造「廣納民意」的效果,最終只為有利政府施政,約10年前他曾受邀出席《市區重建策略》檢討的聚焦小組,討論如何更新政策,該檢討正正是由時任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提出。

他形容當年有份出席的聚焦小組,儼如一場「大龍鳳」,由主持人逐個詢問各人的意見,再由秘書將意見寫成一行句子,由於太多意見的緣故,又將其簡化成一個段落,最終意見散落成碎石,淪為一個個關鍵字,「所謂公民參與,就係政府派官員操縱討論,可以想像出到嚟後,意見都係千篇一律。」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