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拉花王與自閉餐飲大使 缺而不失 挑戰自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餐廳經理Jerry(中)為子鍵(右)及家華(左)的獲奬感到興奮,形容是意想不到。(余秋婷攝)

一個患有自閉症,另一個則為智障人士,身體殘疾,卻阻擋不了他們挑戰自我。

智障人士陳子鍵愛飲咖啡,因而學習拉花,想不到一個小小的興趣讓他在今年奪得「2016全港智障人士創意咖啡拉花比賽」冠軍。自閉症患者張家華總是「一句起兩句止」,初時對客人不理不睬,到今天突破自己,在法國波爾多舉行的「國際展能節」中,代表香港參加餐飲服務比賽,奪得銀牌。

這兩位iBakery愛烘焙餐廳員工的得奬,少不了一位亦師亦友的經理——鄭仕禎Jerry,他了解每個員工的長短,並給予時而嚴格、時而包容的教導。  

子鍵自言因為愛上飲咖啡而開始接觸拉花。(余秋婷攝)

冠軍拉花王 一切由expresso

這個冠軍拉花王陳子鍵是輕度智障人士,被經理形容為開心果,但又笑指他愛裝模作樣,當經理說話時,子鍵在旁頻頻點頭,偶爾拍拍Jerry肩頭,以示鼓勵;問及獲奬感受,他隨即笑笑口感謝東華三院及Jerry,他的傻氣為大家增添不少歡樂氣氛。

子鍵在今年3月於「2016全港智障人士創意咖啡拉花比賽」中贏得冠軍,他自言早料到奪奬,被問到為何信心十足,卻說不出來,看看經理,又露出純真笑容。其實子鍵學拉花前後僅半年,他指一切由愛上飲expresso開始。第一次在舊舖接觸拉花,當時向餐廳同事虛心請教,其後自行上YouTube看拉花短片鑽研,每日練習拉三數杯,給經理評分,即使沒有咖啡杯在手,也會憑想像舞動右手凌空拉花,漸漸練得一雙拉花巧手。餐廳雖不設拉花服務,不過子鍵得奬後,不少客人都主動查詢。

訪問當日,子鍵前後用了約5分鐘為4杯咖啡拉花,由沖咖啡、打奶泡到拉花都由他一人包辦,不過真正拉花時間每杯不過30秒,但需要高度集中,子鍵吸一口氣,舞動兩手,拉花時他眼裡只有咖啡。(余秋婷攝)

家華自奪奬後,自信心大增。(余秋婷攝)

餐飲服務大使 由自閉自卑到自

另一位得奬者是張家華,在法國波爾多舉行的「國際展能節」中,代表香港參加餐飲服務比賽,成績僅次於主場法國參賽者,奪得銀牌。家華患有自閉症,對答總是「一句起兩句止」,問及比賽的心情如何,該回答已是最長,「無打算會勝出,無關好勝與否,只是懷著平常心。」

比賽分兩日進行,第一日內容主要是摺餐巾、招呼客人等,都是家華平日的工作,尚算得心應手,不過第二日比賽砌水果盤,對家華而言則較陌生,於是Jerry為他進行一晚地獄式訓練。Jerry形容家華比賽切水果時「手震震」,不過最終還是奪得銀牌。

其實家華前一份工作是在連鎖店任侍應,但上班首天便被「炒魷」,令他自信全失,在家呆了好一段日子,家人亦不敢讓他找工作,故是次奪奬為他打下強心針,Jerry更認為家華日後可以擔任新同事的小師傅,傳授餐飲功夫。

Jerry(左)認為每個員工不論殘疾與否,都各有長短,要讓他們發揮出來。(余秋婷攝)

餐廳經理「半個爸」 見證員工成

得奬背後,他們都有一位時而嚴格時而包容的導師Jerry。Jerry指現時21個全職員工,當中12個是殘疾人士,「每個人的教導方法都不一樣,以嘉華為例,解釋兩次就完全明白,但子鍵卻要多講幾次,但在前線賣曲奇,子鍵則做得最好,推銷時很有耐性。」縱然聘用殘疾人士,但Jerry認為殘疾不是藉口,不會要求顧客體諒,藉此讓他們學習如何適應社會的要求,所以他訓練店內每一個員工都懂得打單及收銀,「如果不忍耐他們犯的錯,不給予機會,可能他們永遠都不會學曉。」

以往Jerry在其他餐廳只需安心做經理,轉至這家餐廳時,員工未學曉如何鋪設吧枱、如何收錢前,他需要一手一腳打理所有事務,故曾萌生辭職念頭,此時子鍵不禁露出驚訝的表情插嘴說:「不要啊!不要啊!」。 Jerry慶幸自己堅持下去,見到他們成長,笑言自己是「半個爸」,用心照顧、栽培他們,同時與他們的家長保持密切聯繫。

訪問最後,問及他們二人的夢想,子鍵搶答:「開cafe,開一間『等一個人咖啡』!」家華則笑笑口,沉默不語,子鍵拍拍他的肩膊說:「當然我們拍檔一起開。」(余秋婷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