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源被捕】今偕妻及同窗共四人上庭應訊 見證補習界廿年興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文科補習天王蕭源(原名蕭志勇)日前被廉政公署案落起訴,指他和妻子蔡盈盈及兩名任教師的大學同學,以手機收發所拍攝的中學文憑試(DSE)中文科口試試題及保密資料,被廉政公署控以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罪名,各人在今早(6日)上庭應訊。翻查資料,蕭源年薪或高達1,680萬元,家住大埔比華利山別墅,市值3,700萬。

其實在廿多年前,補習界正值頂峰,私人補習社開得成行成市,一位位導師被塑造成「天王天后」。可是歷經新高中334改制後,高中公開考試由兩次變為一次,學生「唔見一截」,加上中學生數目持續下降,市場亦逐步萎縮,能像蕭源如此名頭大的業界龍頭,只是少數。對比以前通街補習天王的盛況,可說今非昔比。

蕭源惹上官非,補習界感到意外。(網上圖片)

考試制度催生補習市場 90年代正值高峰

香港教育制度「一試定生死」,專門拆解考試的私人補習自然需求殷切。在1990年代,受惠70年代末至80年代出生率較高,學生人數多,因此補習社開得成行成市。加上各大補習社利用鋪天蓋地的宣傳,動軏每位數十萬以至上百萬的宣傳費,以大型招牌、巴士車身廣告等攻勢,將導師明星化。

在這種大環境下,一眾補習導師身價水漲船高,最著名的一批「天王」,生活可說相當富裕,駕名車、住洋樓、大手筆投資物業的不在話下。例如被稱為「第一代天王」的「史sir」史偉全,1997年樓市高峰期時買入天后栢景臺單位,價值高達2,500萬元;又如現時仍然活躍的Patrick Chan,2002年為了送兒子入讀名校喇沙小學,由沙田搬到喇沙小學對面的豪宅,據報投資足足670萬元。

後來亞洲金融風暴,香港經濟受打擊,再加上政府加強規管私營補習社,小型補習社生存空間收窄,不過較大型的連鎖補習社,仍然相當多人報讀,始終不少家長仍願意大手筆「投資未來」讓子女補習,務求在公開試取得更佳成績。即使是2003年沙士的低潮期,一名初入行導師,經拆賬後每堂課收入仍有至少千多元。

+20
+19
+18

蕭源妻子蔡怡(前,亦叫蔡盈盈)亦是現代教育導師。(互聯網)

「餅仔」萎縮 競爭加劇 

對補習界「致命」的第一擊,乃政府的334改制。須知道舊制公開考試分成會考高考兩節,有兩批適齡學生要同時考試,「二合一」後硬生生將一批「潛在客戶」推走,少一條「財路」。

況且單從市場角度,部分導師擅長教會考,部分則擅長教高考,大可「各司其職」。改制後兩批導師面向同一個市場,加劇競爭,生存空間自然收窄。蕭源某程度上亦是因為在過往積下一定名頭,所以能在激烈的競爭中保持優勢,但畢竟只是少數。

更為致命的,是補習界因應適齡學生人數下降,「餅仔」本身也在萎縮。據政府統計處數字,本港1981年有86,751名活產嬰兒,1991年跌至68,281名,2001年跌至48,219名。

1990年代末至2000年代初出生的一批學生,正是近幾年適齡考新高中文憑試的學生。根據考評局的數字,2013年文憑試全數考生人數為82,350人,之後逐年下跌,至今年已跌破6萬,只得59,039人。這亦一定程度解釋了為何最近數年,補習界比以往「死氣沉沉」。

英文科補習天王陳智勇(Patrick Chan)仍活躍補習界,現時於遵理授課。(P Chan English facebook圖片)

「雙非」效應出生人數回升 補習界「小陽春」?

當然,補習業界前景也未至於完全絕望。因為自2003年自由行開放後,開始出現「雙非」現象,即父母皆不是港人、但又在香港出生的嬰兒,整體出生數目回升,直到2012年上任特首梁振英政府「截龍」為止。

因此,到這批雙非兒童長大後,如果他們打算來港升學,考生人數有機會回升,補習市場會否迎來一段時間的「小陽春」,相當值得觀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