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節】失散女兒的呼喚 花甲之齡始尋父:究竟我哋似唔似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父親節臨近,快將踏入花甲之齡的少英(Gyana),心中牽掛,繫於觸不到的他。

別人忙於賀壽,她卻在追溯自己誕生的起點,她是陳家的養女,不過解開身世之迷的唯一憑證,早已散失,真實身分不明,養父母在世時的刻意隱瞞,更讓她陷於沒名沒姓的未知。尋親疑團千頭萬緒,她今生今世本再無餘力追盡,幸得丈夫及朋友推動,令她不致放棄。

慶祝生日少不免會勾起Gyana心中遺憾,訪問期間,她不禁落淚人前。(歐嘉樂攝)

記者與Gyana交換聯絡方法,她遞上這張名片,問她名從何來?她說那是友人帶她以紫微斗數推敲的「真實 」名字,「我唔係咁迷信,不過朋友好熱情」,惟沒真正時辰八字,只能得啖笑。(陳淑霞攝)

人的身份,由報上名來開始。

不過,Gyana小時候對自己的中文名略帶抗拒,「點解『少英』係『少』字,唔係『笑』?」其後養母與親戚的耳語,讓她開始懷疑身世,「細細個嗰陣,成日聽到養母話自己30幾歲有婦科病,已『收經』,但佢明明大我40年!」

每次問生日日期 答案都不一樣

這個困惑,她一直解不開,試過旁敲側擊向母親打聽,卻不得要領,「每次問起自己生日日期,都唔同版本,佢又試過發晦氣叫我搵返親生阿媽」。

人生活了將近大半世,她希望可以覓回自己真正身分,填補心中遺憾。(歐嘉樂攝)

養父母過身 親戚始願透露風聲 連出世紙亦屬偽造

養父母年前過身,她開始明查暗訪探問身世,親戚開始透露風聲,不過眾說紛紜,她只知道自己所持的出世紙是當年的偽造品,「咩資料都無,知道內情嘅人全部都不在人世!」心中疑團未解,Gyana耿耿於懷,提起生日,她按捺不住淚灑當前:「我從來都唔會慶祝,因為知道係假。」年中365天,卻找不到自己的專屬日期,真實身分從缺,更只餘唏噓心情,「本身我都無諗住追查落去,不過係我先生幾個月前幫我擺上尋人網。」

Gyana的上半生,活於尋尋覓覓,身世如是,職志際遇亦如是。她今年59歲,年輕時一心打算修讀美容,不過養母大力反對,唯有安分守己當個文員,「搵錢唔多,頻頻轉工」,抱憾過了大半歲月。其後終於踏足化妝業,算是還了兒時心願,她近年則醉心瑜伽,到過印度學藝,現時主要開班授徒,兜兜轉轉後,終為生命定了調,「覺得依家先係人生嘅開始」。Gyana這個名字,正是其印度師傅所取之名,有知識之意,「可能知我無乜啦。」

Gyana與養母年齡相差40年,「同佢同檯飲茶,會有人誤會我係佢個孫,或者係新抱。」(歐嘉樂攝)

童年連韆鞦都無玩過

泛黃的黑白照片,封印了Gyana不願回顧的童年。胞兄較她年長十多歲,故她兒時家中沒玩伴,養母管教又極嚴厲,成了鬱鬱籠中鳥,「真係無童年,連韆鞦都無玩過。」

與養母關係愛恨交纏,亦是她心中一缺,「佢好錫我,但佢大我40年,比較古板迷信。我哋性格完全相反,火星撞地球,所以關係唔好。」

眼前一堆堆舊照,是Gyana的過去,她感恩養父母的養育之恩,但仍渴望與生父母重聚。(歐嘉樂攝)

與養父母愛恨交纏 仍供養至終老

對於養父,記憶倒有點矇矓,她隱約間記得養父不苟言笑,說話亦不多,「最有印象係,細細個嗰陣佢好晏先返屋企」,兩父女關係疏離,「之前父親節,我送禮物畀佢,佢都無咩反應。」被禁足於期望之中,連同心中不解困惑,Gyana直言家庭生活不快樂,但她由始至終沒忘本:「好多謝佢哋養到我咁大」,故即使經濟吃力,仍堅持養到兩老臨終為止。

然而,她最希望找到親生父母,「最想睇吓自己同佢哋似唔似樣。」

攝影師最愛這張照片, 殘留在鏡片上的淚珠,與拆射而來的點點反光交織著,可會是曙光?(歐嘉樂攝)

倘若雙親仍然建在,只求見面,便已願足矣,「都知道感情需要時間建立」,她又指不會怪責生父母,「父母點樣唔啱都係父母,一定係因為窮,先會咁樣做!」

協助尋親熱線:9332 0424
電郵:info@look4mama.com
網站:www.look4mama.com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