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鏡頭紀錄智障者創作自畫像 公大女生:助社會認識他們不是異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全港有逾1%人口屬智障人士,屬社會少數群體,因其智力遜於常人,往往被外界視為「異類」,有多少人願意踏出一步認識他們?

公大創意藝術學系四年級學生翁嘉兒有感外界對智障人士缺乏理解,普遍以奇異眼光或悲情等負面標籤看待他們,故半年前與社福機構合作籌辦藝術工作坊,以鏡頭紀錄一班智障學員輕鬆創作和自我探索的過程,期望大眾可透過這部畢業紀錄片,重新認識他們,「由佢哋定義自己嘅身份!」

我做清潔,我係輕度弱智,但我無問題。
嘯峯

40歲的嘯峯最愛藍色,「因為我鍾意海洋。」(吳鍾坤攝)

智障學員有感職場能力被貶底 畫作解愁緒

40歲的嘯峯屬輕度智障,任職清潔工十幾年,是今次藝術工作坊的學員之一。有「地中海頭」的嘯峯,手持自畫像,豪不避忌「男人的痛」,向記者坦白,「頭髮一路甩晒,因為唔夠營養。」

眼見自畫像中的嘯峯,頭部中間反而黝黑濃密,那與脫髮有什麼關係? 「因為脫髮,頭油多。(所以想係畫上補足?)yes !」他笑言筆下美化了自己,「自畫像應該靚仔啲,不過我係輕度弱智。」

嘯峯自覺智商比常人稍遜,言談間提到工作辛酸,總感覺被人看低一線。他愁眉苦臉地說道:「有時我洗車都乾淨,洗輪用藍威寶,紅威寶洗車身……有時被人鬧……我係洗得乾淨,輕度智障都做到嘛。」作為打工仔,在職場面對斥責,他選擇收起情緒,「有時忍著,唔可以發脾氣。」

今次參與藝術創作,他表示,學會以顏色表達喜怒哀樂,抒解心中不快。但作品用上藍色,又不一定代表愁緒,純粹個人喜歡藍色,「無錯啦,因為我鍾意海洋。」

特殊人士係別人眼中都係唔完美,其實正常人士都係一樣,每個人都會有唔完美嘅地方,唔完美咪修改,令自己更完美!
Tony

輕度智障的Tony坦言,頭象都有不完美的地方,原本構思在耳朵部位油上「朱古力色」,豈料調色失敗,變成「綠茶色」,但效果反而不錯,「係唔完美中嘅驚喜!」(吳鍾坤攝)

向途人介紹自畫像 盼常人接納眼中不完美地方

自畫像非一定寫實,20歲的Tony以纸粘土塑造頭像,以偶像、美國影星尊尼特普(Johnny Depp)形象作為參考藍本,「佢形容過自己係一個奇怪嘅人,同我好相似,我行我素!」

他在4月偕同一班學員將作品帶去西九文化區,與市民大眾分享創作感受,過程令他非常享受,「就好似小說家將自己作品公諸於世!」他最難忘要膽粗粗邀請途人,聆聽作品背後故事,「我話特殊人士係別人眼中都係唔完美,其實正常人士都係一樣,每個人都會有唔完美嘅地方,唔完美咪修改,令自己更完美!」

他以頭像作比喻,「唔完美地方,就好似對耳朵係綠茶色,並唔係我本身想用,我想用朱古力色……但反而帶出嚟效果唔錯,係唔完美中嘅驚喜!」

其實水就係水,佢哋就係佢哋,佢哋想表達嘅嘢就係咁簡單。
翁嘉兒

公大創意寫作與電影藝術系4年級學生翁嘉兒認為,與智障人士相處過程中,會提醒自己凡事不用想得太複雜,其實可以簡單心態面對。(吳鍾坤攝)

學生導演:其實水就是水​ 智障人士表達好簡單

要接納自身不完美,就先要面向自己;要大眾擁抱不同,就先要理解分歧。公大創意藝術學系4年級學生翁嘉兒表示,過去三年曾是社福機構樂智協會兼職,接觸過不少智障人士,包括嘯峯與Tony。

嘉兒表示,在擔任這份工作前,對智障人士認識流於片面,只認為他們拙於表達,有時更有「悲情」和「奇怪」的主流形象,但相處之下,卻發現智障人士直率簡單,兼且想法多多。於是她決定與機構合作,舉辦為期半年的藝術工作坊,以紀錄片方式紀錄智障人士創作的過程,展現他們活潑及樂觀的一面。

不過,嘉兒坦言開初拍攝時,會不自覺定下前設提問,期望學員有動聽的答案,但發現並不可行。她舉例,「佢哋鍾意咩顏色,唔一定要有原因。就好似嘯峯話鍾意藍色,藍色就係海洋,係咁就係咁。」她頓時反思,自己都有不必要的執著,「其實水就係水,佢哋就係佢哋,想表達嘅嘢就係咁簡單。」

放下自己固有想法,鏡頭「反主為客」,她追隨著一眾學員的互動,捕足他們的歡笑與率真,「由佢哋定義自己嘅身份!」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