壟斷衍生積弊車長待遇欠佳 巴士業改善之路何時現曙光?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2月一場大埔公路巴士車禍,釀成19人死亡、66人受傷;同時,這宗嚴重交通意外更一石擊起千重浪,揭露了巴士業界千瘡百孔的一面,包括車長工時長、工資低,政府監管專營巴士公司被動等等。香港巴士業正面對車長嚴重短缺問題,有學者認為,必須從改善車長人工福利着手,解決人手荒問題,才能提升巴士服務質素。

巴士業職工會聯盟主席施民偉在1993年加入九巴。他指出,以往有同事的底薪只有6,400元:「當時是2003年沙士,九巴希望車長一起共度時艱,但艱難的時期度過了,現時有盈餘為何不回饋車長?」

郭偉光(右)表示,工時長,犧牲了與家人的相處時間。左為林乃華。(林若勤攝)

九巴早前公布的優化薪酬方案,把獎金撥入底薪,在新制下,車長月薪由以往只有11,810元變成15,365元。不過,施民偉認為九巴的計算薪酬方式純屬財技,皆因九巴只是將兩項已有的獎勵金併入底薪。

改善車長薪酬 如數字遊戲

「月薪車長大聯盟」發起人葉蔚琳亦曾問過同樣的問題。車長待遇引起爭議,只因不同年份入職的車長計算薪金的方法有所不同;在2004年6月前入職的車長有兩種,分別是日薪及月薪車長。如果該名車長年資逾30年,他的日薪有241元,加上各項津貼,月薪為27,000元,而在新方案之下,超時補水將增加十多元,即一個月可多約500元。

年資逾30年的月薪車長,除了有底薪和各項獎金外,亦會有年尾雙糧,而根據新方案,將獎金撥入底薪計算,雙糧變相多了大約5,000元。但葉蔚琳屬於2004 年6月後入職的新制月薪車長,並沒有雙糧,在新方案下獎金撥入底薪,每月薪金沒有增加,只是超時補水有增加。

在不公平的背景,以及不滿九巴單方面與個別工會宣布優化薪金方案下,這名「逆權女車長」在今年2月時發起了罷工,雖然最後參與罷工的車長並不多,但成功喚起了社會關注巴士車長待遇。

20年累積加薪 日均不足一元

雖然九巴車長在新制下底薪有所「增加」,但仍低於本港職業司機去年第三季薪酬中位數(16,707元),比運輸業從業員平均月薪20,272元更少了逾兩成。至於2004 年之前入職的舊制日薪及月薪車長,由於享有各種福利,即使底薪在新方案下沒有太大增幅,整體收入仍較新制車長高出一截。

新巴城巴又如何呢?兩巴同樣在今年2月實施薪酬結構優化,把服務表現獎、安全獎及勤工獎撥入底薪;「新制車長」的底薪會上調500元,超時津貼亦會隨底薪增加而上升。以每日10小時計算,新入職車長薪金會由18,764元增加至20,164元,增幅7.46%。

1998年加入城巴的巴士業職工會聯盟副主席林乃華表示,薪酬優化方案只是一個「數字遊戲」,他在城巴工作滿20年,不計超時補水,底薪連各項安全獎金只由11,114元加至18,106元,即上調了6,992元,20年的加幅僅是62.9%,他感嘆道:「即是每年只多了349.6元,平均一日都加不了一元。」

巴士車長工會曾多次發起工業行動,爭取改善待遇。(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車長工時長 日睡不足4小時

薪酬不合理,巴士車長的工時亦引起了社會關注。去年一架城巴在深水埗剷上行人路,造成3死29人傷,涉事的車長在事發前連續數天工作13小時,及後城巴營運總監鍾澤文更透露,城巴有5%的車長每日工作超過13小時,同時,有18%車長的工時超過12小時。

在城巴負責駕駛機場線的林乃華稱,以每日最高工作13小時為例,他家住油塘至少要4小時來回、連同上班的準備工作,剩下的休息時間可能只有約6小時,尚未計算洗澡和吃飯,亦即是睡眠時間不足4小時:「這麼少的時間先不要說跟家人溝通,休息都不足夠。」

九巴員工協會副理事長郭偉光亦有同樣情況,他在九巴工作20年,做足20年的「特別更」,他稱因為可以賺到最多的錢:「我一家有五口,只可以用這個辦法去賺錢。」但滿足餬口的代價,卻是犧牲與家人相處的時間,上班時全家人未睡醒,下班時全家人已睡覺,到現時快將退休,跟子女似是活在兩個世界。

+2

新指引加「特別更」惹爭議

運輸署因應去年和今年的兩宗巴士致命車禍,在今年2月決定修訂《巴士車長工作、休息及用膳時間指引》,將車長駕駛6小時後的休息時間,由現時30分鐘增加至40分鐘;而最長更次時間及駕駛時間,分別由14小時及11小時縮減至12小時及10小時。但卻在指引中加入了「特別更」,駕駛時間上限為14小時,比一般更次多2小時,與舊指引下的每日最長工時一樣。

巴士業職工會聯盟曾發動「有限度按章工作」,以爭取取消14小時特別更等訴求。行動負責人施民偉認為新指引或會帶來新一輪的剝削,指出列明「特別更」的工時上限為14小時,而據其了解,通常巴士公司會預設該更車長早上工作4小時、中間休息不少於3小時、休息後再工作4小時。

施補充,該更車長中間的休息時間可能達到6小時,但工時指引卻無列明中間的時間要給予車長工資,擔心這或會造成一個缺口,令巴士公司有機可乘,加上部分車站沒有足夠休息空間亦是一大問題。

新巴城巴回應表示,預計今年第三季陸續實施新指引,兩巴目標於2019年初,將特別更份的工時限制於13.5小時內,之後再逐步減少,冀在2020年前減至13小時內,料需再額外招聘約80名車長。兩巴承認不同時期入職的員工的薪酬結構會有差異,並已於今年3月起上調新制車長的底薪500元,舊制員工底薪則只上調300元,以縮窄新與舊制車長的薪酬差距。

九巴回應表示,九巴及龍運一向嚴格遵守運輸署訂定新工時指引,確保車長有足夠的休息及用膳時間,在新指引下,特別更次內會有一段不少於連續3小時的休息時間。

就巴士業界的各種問題,特首林鄭月娥今年3月成立了「香港專營巴士服務獨立檢討委員會」,審視巴士專營權在現行法律下運作和管理模式。從聽證會上各方提供的證供,揭示了港府監管專營巴士被動,包括運輸署署長陳美寶作供承認,署方未曾抽樣或突擊檢查車長的培訓,皆因法例沒要求查核培訓車長工作,任由巴士公司自訂培訓內容;政府亦被揭「懶理」區議員建議,遲遲未有在大埔公路安裝「快相機」,直至車禍後才承諾安裝。

巴士公司未提改善車長待遇

政府的答覆難以服眾,那麼巴士公司又如何呢?新巴城巴董事總經理鄭偉波作供時指,不認為是待遇問題令人不應徵,反稱部分應徵人士居住新界偏遠地區而卻步,又指不少車長請病假,才造成人手短缺。

在城巴任職滿20年的資深車長林乃華坦言,未知改善待遇之路何時始見曙光。他慨嘆,巴士公司20年前以「加入城巴展所長,生活無憂有保障」作口號吸引人入行,可惜今日仍要為生活煩憂,並不是真的有保障。

九巴及龍運現時共有8,800名全職車長,城巴及新巴合共約3,700多名車長。交通諮詢委員會委員莊太量表示,本港巴士業只得幾間專營巴士公司,部分背後更是同一個「老闆」,反映巴士車長勞動力市場裏欠缺競爭性,車長待遇難以提高,服務質素受影響。他稱,現時業內有不少年輕巴士車長,但他們欠穩重或不夠成熟,很容易受外界影響。要吸引成熟穩重的車長入行,究竟有何良策呢?

莊太量認為,以巴士公司的盈利,有能力提升車長的薪酬待遇,以吸引市民轉投巴士業。

學者倡增退休福利 挽留人手

香港運輸研究學會資深會員熊永達指,車長嚴重短缺不單是巴士業的問題,而是整體運輸業出現的畸形現象。他分析指,社會上愈來愈多非法載客「白牌車」活動,收入可觀,搶走不少人手,促請政府加強打擊。他又認為巴士公司可從退休制度等福利着手,挽留車長:「令現有車長不着眼於眼前賺到多少錢」。

上文節錄自第121期《香港01》周報(2018年7月23日)《壟斷衍生積弊 車長待遇欠佳 巴士業改善之路何時現曙光》。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