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行人專用區】殺街前最後周末勁歌熱舞 商戶期待「送瘟神」

撰文:鄭翠碧
出版:更新:

旺角行人專用區殺街在即,在最後一個周六晚上,非常熱鬧,眾多表演者及賣藝者都到來享受最後兩天的時光,與粉絲共聚。表演者甚為興奮,投入表演,表示不捨得歌迷, 十分傷感;而歌迷亦十分盡興,載歌載舞。
藝人八両金和兒子到場唱歌,他認為行人專用區的表演已變質,例如有「大媽」出來搵食,但政府現時一刀切殺街的做法太倉卒,「應為表演者安排後路。」有受訪市民認為政府不應殺街,指做法「治標不治本」;而附近商戶則表示開心,形容是「送瘟神」。

殺街在即,在最後一個周六晚上,表演者與圍觀者載歌載舞。(林若勤攝)
八両金殺街前夕,也即興高歌一番。(陳百灝攝)

原名葉競生的藝人八両金和兒子葉小霆、歌手楊峰今晩現身在旺角行人專用區,八両金直言行人專用區的表演已變質,例如有「大媽」出來搵食。他認為表演不應設有打賞環節,應維持藝術表演性質,又指表演者應自律,否則對居民是滋擾。被問到政府現時一刀切殺街的做法,八両金同意安排得太倉卒,「應為表演者安排後路。」被問到平時有否到行人專用區看表演,他笑說:「有試過,但觀眾認得我,只睇我,驚搶人風頭,其實我也好想欣賞表演。」

八両金兒子葉小霆就表示,殺街令90後失去一個可發揮的平台,「他們的藝術細胞沒有機會發揮。」而楊峰就形容政府多年來的做法「就像生了個仔出來,但不理他」。

八両金(中)和兒子葉小霆(右)現身旺角行人專用區。(鄭翠碧攝)
Wifi band負責人Pat(中)指臨別在即,很傷感,不捨得歌迷。 (林若勤攝)

Wifi band:轉戰尖沙嘴或時代廣場

在旺角表演了6年的Wifi band負責人Pat指臨別在即,很不捨得,「旺角很有人情味,又大眾化,我們有很多歌迷,明晚會在酒樓一起吃飯。」她指她們剛出來表演時,只有4、5檔,「是『大媽』搞到這麼嘈和混亂。」樂隊鼓手鄭小姐說十分傷感,因旺角能跟觀眾互動,對殺街感到無奈。Wifi band未來或會到尖沙嘴或時代廣場演唱,「但可能只帶結他,因為交通沒那麼方便,而且亦不可那麼嘈。」

 

現為學生的劉小姐認為殺街十分可惜,而殺街後行人路亦會更擠迫。(鄭翠碧攝)

行人感可惜 擔心行人路日後擠迫

記者了解市民及附近商户對殺街的看法,現為學生的劉小姐認為殺街十分可惜,「有時星期六、日可以看到一些表演,如青少年樂隊唱歌,也有伯伯表演雜耍、特技等。」對於噪音問題,她指若只是路過就不會覺得嘈,但若站得久就覺難受。她認為殺街後會令行人路更擠迫,更理想的做法是保留行人專用區,「但政府應規管音量,如外國也有一些類似的表演地方,但不覺得特別嘈。」

 

從事行政的黃小姐就認為政府是借殺街去扼殺公共空間。(鄭翠碧攝)

街頭文化協會幹事:殺街沒有解決嘈音問題

從事行政的黃小姐就認為,政府是借殺街去扼殺公共空間,「香港很少讓人表達意見的場所,政府現在把僅有的公共空間都扼殺,是想滅聲。」而街頭文化協會幹事吳志輝就指,即使殺街,問題也沒有解決,「政府只是把問題轉嫁到另一區,現在已有不少表演者轉到旺角東、銅鑼灣、尖沙嘴等地方表演,噪音問題一直都在,但政府就不理會。」

 

+10

升讀中六的孫同學跟家人路經旺角行人專用區,拍照留念,他認為「大媽」令街道出現噪音及霸位的問題,影響了其他表演者,「好可惜,青年人失去可追夢的地方和可發揮的空間。」而升讀大學的李小姐指,殺街是「治標不治本」,「政府不去控制噪音問題,表演者也會去另一區。」同行的周小姐亦認為,是因政府沒有相關政策,才令表演變成擾民,她不擔心殺街後行人路擠迫的問題,「條街少了特色,可能遊客也會少了,所以有機會人流也少了。」

旺角行人專用區最後一個周六晚上非常熱鬧,眾多表演者及賣藝者都到來享受最後兩天的時光。(林若勤攝)

區內店主樂見殺街:不擔心無人流

多間行人專用區內的店舖都對殺街不予置評,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店主指,殺街是「送瘟神」,十分開心,他指噪音問題曾令他不想開檔,他不擔心殺街後會沒有人流,「未有行人專用區時也是這樣做生意。」

而幸福環球中西大藥房的黃先生就稱,表演者的噪音問題很嚴重,但殺街則可能對人流有影響,所以目前仍是觀望態度。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