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行人專用區】陀地進駐尖沙咀收保護費 原表演者:前所未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周旺角行人專用區被「殺街」後,部分當區表演者,將舞台轉移至尖沙咀天星碼頭外,昨日﹙4日﹚已有警方及碼頭管理人員在場戒備,手持分貝機量度音量,只要超標,就會即時警告。

今日﹙5日﹚在碼頭外,仍有不少從旺角來的「大媽」唱歌跳舞,而警方亦有到場警告。不過,碼頭秩序未見特別改善,更有一直在碼頭的街頭表演者聲稱,有一名坐輪椅的婦人「收陀地」,要求給予200元保護費,否則會騷擾表演。

油尖旺區議員余德寶晚上表示,近日已經收到逾10宗關於碼頭躁音及阻街的投訴,情況令人擔心,要求政府相關部門召開緊急會議,處理上述問題。

上周旺角行人專用區被「殺街」後,部分當區表演者,將舞台轉移至尖沙咀天星碼頭外。(羅君豪攝)

收打賞反問記者為何不可

記者今日大約下午2時,到天星碼頭觀察,當時已有零星表演者在場。大約晚上7時30分,有警方到場,指其中一檔「大媽」表演者的聲浪,超出90分貝的限制,並發出口頭警告,之後離開。

該檔的其中一名表演者琪琪向傳媒表示,表演必然有聲浪,強調音量已經非常細,「我嚟唱歌啫,都無犯法!」琪琪手上又持有歌迷給予的打賞,對此她表示:「歌迷覺得我辛苦,送畀我唔得咩?」

至大約8時40分,再有警員到場警告,同樣未採取其他行動就離去,而眾人亦繼續載歌載舞。

余德寶(中)表示,最近收到10多宗關於天星碼頭的投訴。﹙羅君豪攝﹚

區議員指已收逾10宗投訴

碼頭除了繼續有「大媽」表演擾民,更衍生其他非法問題。打扮成電影人物「死侍」的俄羅斯人Viktor,以及全身塗上金色的外國表演者向記者表示,今日有一名坐輪椅的婦人,向他們收「陀地」,每人要支付200元,否則將會妨礙他們演出。兩人直言,過往在碼頭從未發生過同類事情,已就事件向警方求助,之後亦會繼續表演。

余德寶表示,近日不少旺角街頭表演者,轉移陣地至尖沙咀天星碼頭外的公共空間表演,衍生噪音、阻街等問題,最近已收到超過10宗投訴。他續稱,「殺街」並無根絕問題,反而令問題禍及其他區。余德寶要求,政府召開緊急會議,處理碼頭外的噪音、阻街問題,並邀請地政總署、運輸署、警務署、康文署等政府部門,商討如何解決問題。

打扮成「死侍」的Viktor表示,有輪椅婦人向他200元「陀地」,如不繳交就會妨礙他表演。﹙羅君豪攝﹚

旺角表演者拒輪流演出

林先生於2013年,開始在尖沙咀作水晶球表演。他表示,有來自旺角的表演者不願跟從尖沙咀的文化,拒絕協商輪流表演,堅持旺角的先到先得「霸位」。他續指,碼頭外的空間非常有限,過往一般只會同時有一至兩檔表演者,但昨晚就一度同時出現六檔,造成龐大嘈音,令人無法享受表演。

他又指,雖然今晚只有兩檔表演者,音量較昨晚細,但仍然頗為滋擾,即使警方到場警告,但「大媽」們不久後又會故態復萌,促請政府盡快以發牌制,加以監管。

Kande Mansaly不滿旺角表演者拒絕協商。(羅君豪攝)

Kande Mansaly從塞內加爾來港17年,大約一年前在尖沙咀天星碼頭外表演打鼓。他表示,碼頭外的空地面積細小,表演者向來都是互相遷就,輪流表演,但旺角表演者卻不接受這套文化,今午更一度與一名大媽爭論,最後成功爭取到表演時間。

與Kande爭論的「大媽」玲姐表示,旺角一向是以先到先得霸位,認為不可能表演20分鐘後,就將場地讓給其他表演者,因為有歌迷到場支持自己,而且表演亦會「不盡興」。至於噪音問題,她表示會多加注意。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