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車禍檢討】車接車零休息 車長呻苦:要死人先重視問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年接連發生巴士致命車禍,政府成立「香港專營巴士服務獨立檢討委員會」檢討,會上提及車長休息時間不足的問題。《香港01》記者今次追訪駕駛巴士36年的車長林錦標(標哥),了解他的工作日程。

標哥每天早上4時多起床,一直工作至下午5時多,每當繁忙時間,班次與班次之間均未能休息,一到總站便要立即開車。他直言,「休息不足會疲勞駕駛,會出意外,係咪要死咗人先識重視問題?」

+7
+6
+5

今年2月發生大埔公路九巴翻側車禍,造成19死66傷。(資料圖片)

巴士致命車禍接二連三,今年2月大埔公路更發生九巴翻側的大型意外,造成19死66傷。政府遂成立香港專營巴士服務獨立檢討委員會,審視專營巴士的運作及現行監管制度。會上重提車長休息時間不足的問題。《香港01》記者今次跟隨新巴車長、巴職聯副主席林錦標(標哥)上班,了解巴士車長的辛勞。

天未光,早更巴士車長已準備好開車。(王海圖攝)

做好準備 準時出車 第一轉車只有10分鐘休息

清晨4時多,天未光,標哥起身梳洗,吃點東西,便趕及出門,去到柴灣巴士車廠「攞車」。早上6時,標哥駕車至九龍城碼頭巴士總站,伴著清脆的小鳥「吱吱聲」,迎來一天的工作。逐一檢查軚盤、倒後鏡、車身、車輪等等後,早上6時45分,巴士聲音廣播響起,「歡迎乘坐新巴115號線,本線途經紅磡、灣仔,到達港澳碼頭巴士總站,祝各位旅途愉快」,標哥按時出車。第一轉車尚算順利,標哥有10分鐘休息。「呢幾分鐘一定要落車,去咗廁所先,因為你唔知之後嘅情況係點,分分鐘冇得抖」。

連續兩轉車,標哥均不能下車休息,「再開遲,班次就會亂喇」。(王海圖攝)

每逢繁忙時間,四處多車又塞車。標哥稱要打醒十二分精神駕駛。(王海圖攝)

車接車零休息 車長呻精神壓力大

語畢,「冇得抖」的預言立即應驗,連續兩轉車,標哥一秒都不能鬆懈。「第二轉車,時間最繁忙,睇少眼都出事,精神壓力好大」,「我要即刻開車喇,再開遲,班次就會亂,可能係公司嘅營運方法啦,要我哋跑」。開車後,標哥再沒時間「招呼」記者,只見他一眼關七,全神貫注留意著路面情況。當車駛到到紅磡海底隧道,「呠呠」、「呠呠」,市民最討厭的塞車來了,當部分車上乘客瞌睡時,標哥繼續緊守岡位,載著一車乘客,緩緩地向行進發,少一點耐性也不行。

忍尿多時,標哥甫下車立即衝到公廁。(王海圖攝)

巴士車長們不時聚集在他們的「御用飯堂」,但標哥稱,即使口渴也不敢飲太多,擔心駕車期間人有三急。(王海圖攝)

經常忍尿 車長甫下車即跑去廁所

來來回回,急急趕趕,早上9時多,大部分打工仔抵達工作岡位,標哥的任務邁進一步。終於有時間下車休息,標哥急急腳跑到巴士站頭旁的公廁。「岩岩冇得去,好急啊」。此時「左問右問」的記者亦不好意思再阻礙標哥解決。

「舒服晒,簽埋到就去食飯。」標哥快步走到巴士總站對面、車長經常到訪的「御用飯堂」。一入餐廳,標哥立即走到他的車長同伴們身邊,嚐一口車長老友為他一早落單的凍檸水和多士。「差唔多7個鐘喇,終於有得抖抖,但我哋都唔敢飲太多嘢,驚揸車嗰陣急起上嚟都唔知點算好」。標哥邊說,他們車長同伴不斷在旁插咀認同,「係啊,唔係要死忍,自己受返」。一小時的飯鐘隨著標哥和老友的「七嘴八舌」完結」,標哥連同幾位車長又要再上「戰場」,默默工作至傍晚。

車長林錦標擔任巴士車長36年,由月薪4000元做到2萬元。(王海圖攝)

標哥加入巴士工會多時,為車長爭取權益。(王海圖攝)

休息不足會疲勞駕駛​ 車長只望有合理休息時間

打醒十二分精神駕駛,時刻留意路面情況,確保巴士準時開車,是巴士車長的責任,亦是他們很希望提供到的良好服務。但標哥慨嘆車長都是人,都會累,他們只是希望爭取到合理的休息時間。「工作12、13個鐘,又要留意乘客,又要留意其他車」,標哥認為「食得鹹魚抵得渴」,每個行業都有其辛勞的地方,但「巴士車長」這個行業既要服務市民,又要顧及行車安全,是需要充足的休息時間,去應付各項突發事。

但標哥稱,指引中提及車長每工作4小時有12分鐘的休息,但這12分鐘往往在塞車時間對沖了,有時他們連一分鐘的休息時間都沒有,「休息不足會疲勞駕駛,出意外,係咪真係要死人,先識重視呢個問題呢?」

標哥希望巴士公司、運輸署能改善車長的休息時間。(王海圖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