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電一腦】實施後回收商無啖好食 工人靠兼職維生

撰文:賴啟燊
出版:更新:
朱先生從事回收業三十多年,在「四電一腦」實施後,生意大減,回收貨量比以往少了四分之一。(譚威權攝)

朱先生從事回收業三十多年,位於深水埗醫局街的店鋪由父親交棒給他,在「四電一腦」實施後,他指生意大減,回收貨量比以往少了四分之一。以往經回收的貨物,會轉運到南非當二手電器出售,「香港話要環保,我哋呢一行就最環保,講真嘅,連一粒螺絲我哋都運出口」。

以往經回收的貨物,會轉運到南非當二手電器出售,現時四電一腦產品回收量大跌。(譚威權攝)

對於政府指歐綠保可回收整個香港的電器,他指「你成個深水埗嘅貨交畀我,我都做唔晒,你睇吓歐綠保,你上YouTube check吓,歐綠保嘅冷氣機全部都堆喺度,佢拆到咩?佢拆唔到㗎,咪咁傻,呢啲直頭係官商勾結!」

亦有前線回收工人指現時生意淡靜,只能依靠廢紙回收維持生計,等足一整天,也只有零星市民來賣廢紙;又指單靠回收,並不能維持生計,必須兼職幫補。七十三歲的回收工人周先生指,單靠回收,月入只有約六千元,每日下班後,便需要「變身」成食環署外判清潔工,於區內收垃圾,賺取九千五百元,才能勉強維持生計。

前線回收工人指現時生意淡靜,只能依靠廢紙回收維持生計。(譚威權攝)

周先生指回收業已式微,有部分回收工場更需要在周末休息,以節省開支。「回收電器冇咩前途,都係畀大公司食晒」,「家電嗰啲,我哋又冇倉,收家電冇意思,架車咁細,放兩個雪櫃就仆街,唔駛做。」「嗰間大公司回收,你係物主要畀錢回收,不如唔畀你,畀我哋回收都有十幾廿蚊,變相我哋仆街賺少十蚊廿蚊。」

面對業界困境,香港環保廢料再造業總會會長劉耀成建議,由業界、歐綠保及政府三方合作,希望政府擔任橋樑角色,回收商就擔任運輸角色,回收商向清潔工人在不同屋邨回收電器,再由回收商送往承辦商歐綠保進行拆解,過程中回收商能賺取運輸費,他認為是三贏。

「市民方面能夠即時做到除舊服務,清潔工人能賺取下欄,可能十元三十蚊,我哋回收商亦能相對地集中埋一齊運送畀佢,大概可以賺取一啲運輸費,運輸費粗略估計六至七十蚊一部,如洗衣機、雪櫃等大型電器。」不過他指直至目前,承辦商仍然未有跟回收業界聯絡。

劉耀成又指以往回收商回收的電器,會將仍然能夠運作的電器賣到二手市場,不過「四電一腦」實施後,電器會送到歐綠保直接進行拆解,變相令二手市場會萎縮,基層市民既唔能夠買到平價電器,亦浪費仍然能夠運作的電器,變相不環保。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