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食其力拾荒遭票控 蘭姐不忿病倒入院 心有餘悸無奈退休領綜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64歲拾荒婦蘭姐,上月底於北角街頭遭食環署以棄置垃圾為由發出告票,近日終獲食環署口頭回覆撤控,蘭姐今(15日)現身說法,直言感到開心,並感謝公眾關注及支持,不過事後心有餘悸,因而病倒留醫1星期。靠拾荒維生10多年的蘭姐直言,是次打擊甚大,自己亦體弱多病,常需覆診,遂決定退休,無奈轉領綜援。

關注團體促請港府正視拾荒者議題,正視其環保回收價值,宜建立友善政策。立法會議員則批評,此絕非單純社區現象,關乎長者貧窮、退休保障、醫療、社福政策議題,港府不應視若無睹。

三名拾荒婆婆坦言,執紙皮常遇食環署人員阻礙掃蕩,失去尊嚴。左起:北角蘭姐、葵涌蘭姐及上水黃姐。(梁鵬威攝)

蘭姐對獲撤控感到開心,並感謝公眾關注及支持,但她認為食環署執法不公,憶述當日情況仍憤憤不平。她指被食環執法人員檢控時,有奮力對抗,自己亦心知不是刻意扔棄垃圾,並沒理虧,「嗰時放低一秒都唔夠呀」。雖然已經取回公道,但她直言是次打擊甚大,事後更因而茶飯不思,發燒留院7天。

她現時獨居於月租3,000多元的北角板間房,丈夫則長居內地照顧雙親。蘭姐本來打算靠拾荒自力更生,但經此一役會退休,結束逾10年的執紙皮生涯,轉為領取綜援過活,「本來諗住做到做唔到為止,但依家都無辦法」。她身體多病,需長期覆診,腰椎更需動手術,「所以都唔係好做到其餘嘅工作。」

另一名於葵涌執紙皮、同叫蘭姐的拾荒婦則指,執紙皮地位低微,「人哋覺得我哋好低賤,唔得高尚」,平日工作時常遇食環署執法,甚或被沒收手推車,處境困難。於上水區拾荒4年的黃姐,同樣大呻食環署多次留難,期間多次哽咽落淚。

記者會以發泡膠箱充當桌子,又以紙皮充當請願牌,全是拾荒者日常收集變賣的棄置物,「不是垃圾站」成員梁德明指, 拾荒者於社區從事回收工作,是次事件顯示政府回收政策失當,舊區欠缺回收設施及空間,令拾荒者被迫於街道上進行分揀工作,他又認為,以執法思維處理廢物問題是不智做法。

蘭姐被票控後,茶飯不思,事後更病倒入院,現獲告知撤控後如釋負重。(梁鵬威攝)

關注團體斥責食環署涼薄執法,要求制定友善政策。(梁鵬威攝)

邵家臻關注拾荒議題,早前曾發「英雄帖」邀請食環署署長劉利群進行拾荒體驗,希望執法部門及政策局能設身處地感受拾荒者困境。(梁鵬威攝)

立法會議員邵家臻批評,拾荒者非單純社區現象,是全港問題,關乎長者貧窮、退休保障、醫療、社福政策議題,港府責無旁貸,「唔好再話執紙皮係為興趣,政府唔好再講呢啲風涼說話」。另一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則指,拾荒者現象是長者悲歌,亦處於政策盲點,被社會邊緣化。

關注拾荒者議題的「拾平台」成員鄧永謙期望,與食環署及相關部門展開對話,邀請拾荒者等持份者參與討論,並重新制訂友善對待拾荒群體的執法指引,重新肯定他們的價值。

北角拾荒蘭姐遭票控事件,發生於上月23日晚上,她如常在馬路旁分類垃圾,並計劃將垃圾放置在約15米後的手推車時,突然有1男1女食環署便衣職員攔截、阻止蘭姐離去,並引用《公眾潔淨及防止妨擾條例》作出票控,指她在公眾地方棄置垃圾,需於21日限期內繳交罰款1,500元。事件曝光後引起社會熱議,同月30日蘭姐獲邀於東區食環署衞生督察會面,並提交申辯書,拾平台成員趙日輝早前獲食環署職員口頭回覆證實已撤銷相關控罪,惟正式通知信函則需時整理寄出。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