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競界楊過】戰勝自己 創招式打機走出「無手仔」陰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天生無手掌,但不等於打機注定要輸。外號「楊過」的陳栩銘,自創「交叉手」來打《跑ONLINE》,他不是為了「扮有型」,而是因為天生左手沒有手掌和手指,不能以平常人的方法打機,就只好自創獨門招式,彌補不足。

酷愛打機的他,坦言自己有天份,能在打機過程中重拾自信,走出被人取笑為「無手仔」的陰霾,後更成為業餘電競選手和電競教練,專門教導傷健人士玩電競,本月更會聯同幾位學員參與「香港電競音樂節」,跟公眾及業餘選手一起「食雞」。

陳栩銘坦言,「小學時被師兄、同學取笑,他們為我改了不少別名,如『廢柴』、『無手仔』,當時覺得受傷害,令我很無自信。」 (羅君豪攝)

20歲的陳栩銘,外表看上去與一般人無異。他脫下外套的一刻,旁人才有機會留意到他天生左手沒有手掌,手臂末端只有五粒「小指頭」,從定義上來說屬於「傷殘人士」,他坦言生活上不算遇到甚麼大問題,不過從小便遭受不少奇異及歧視的目光,「小學時被師兄、同學取笑,他們為我改了不少別名,如『廢柴』、『無手仔』,當時覺得受傷害,令我很無自信。」

幸運的是,陳栩銘在小六時已發掘到自己的興趣和長處:「小六時開始接觸一些與玩家對打的遊戲,發現自己好像有點天賦,跟同輩一起接觸同一個遊戲時,我會進步得較快,用同樣的時間,可能做到別人的兩倍,尤其精於「多人線上戰術競技遊戲」(MOBA)。」

陳栩銘天生左手沒有手掌,手臂末端只有五粒「小指頭」。 (羅君豪攝)

自創「交叉手」姿勢

雖然有天份,但電子遊戲大多需要玩家雙手並用,身體的缺陷始終會為陳栩銘帶來限制,不過他積極面對,想方設法戰勝自己。「因為真的很想打機,想跟健全人比賽,就想方法去遷就自己一些缺陷,別人可以分開五隻手指按鍵盤,我可能要一次過按到別人五隻手指按的按鍵,我也會把部分本身應放在左手的按鍵,安排到我健全的右手,減輕左手的壓力。」他舉例指,玩《跑ONLINE》時,他自創了一個「交叉手」的姿勢去玩,以按到鍵盤上分隔得較遠的按鍵,「我要訓練出(一套屬於)自己按前後左右、按方向鍵的慣性。」

陳栩銘曾自創一個「交叉手」的姿勢去玩《跑ONLINE》。(楊凱力攝)

電競世界中拾回自信

摸索出自己的專屬套路,配合特殊滑鼠等輔助器材後,不少遊戲對陳栩銘來說,都駕輕就熟。他在中一、中二時已贏得網吧盃,15歲時又被人邀請一同組隊打比賽,成為電競的業餘選手,後來曾打入英雄聯盟聯賽四強:「那時本來無人知我是傷殘,因為環境很黑,我的外套又遮住了隻手,後來他們知道時,我見到他們的目光,在奇怪之中都帶有一點尊重,令我挺開心,亦重拾自信。」

陳栩銘補充,「有些人會覺得,可能我無左手,就一定做不到某些事,或者不容許我做,我就證明給他看,我是有能力做到,可以跨越這些困難,而不是如他們所說,我是『廢柴』。」「虛擬世界像是避難所,也是我的成長空間。」

陳栩銘指在玩電競的過程中重拾自信,走出被人取笑為「無手仔」的陰霾。 (羅君豪攝)

任電競教練鼓勵同路人

陳栩銘因打機從低谷中走出來,他想鼓勵和協助跟他有相近情況的傷殘朋友,於是3年前起成為電競教練,教導殘疾人士玩電競,更見證學員有不少轉變:「部分只是腿部有傷殘的朋友,因沒有自信,連雙手也不肯郁動,看得出他明顯是自小已沒有用自己的手,平時只是用來推輪椅。不過,他們參加電競隊後,開始可以郁動手指,可以按到一些按鍵,有很大轉變,亦令我很有滿足感。」陳栩銘同時在宏恩基督教學院修讀社工,未來有意成為社工,但亦會參與不同電競比賽。

陳栩銘想鼓勵和協助跟他有相近情況的傷殘朋友,於是在3年前開始成為電競教練,教導殘疾人士玩電競。 (羅君豪攝)

本周與公眾鬥食雞 鬥智不鬥力

本月陳栩銘就將會聯同香港傷健協會的共融電子競技隊中,2名傷殘人士和2名大專生參與旅發局主辦的「香港電競音樂節」,在體驗專區中的Zotac攤位參與PUBG(食雞)比賽,與其他業餘電競隊較量,屆時公眾亦可上擂台挑戰他們。

陳栩銘直言對跟公眾的對決有信心,「這個遊戲用腦可以勝過用手,用智商玩,也可打出一片天,他們可以用其他能力覆蓋自己的缺點。」而香港傷健協會業務主任譚嘉穎就指,參與電競音樂節,是希望透過比賽讓隊員有所成長,最終目標劍指2022年的亞運電競項目。

香港傷健協會業務主任譚嘉穎就指,參與電競音樂節,是希望透過比賽讓隊員有所成長,最終目標劍指2022年的亞運電競項目。 (羅君豪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