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片】直擊安老院黑工扮探親被入境處帶走 揭院舍質素無改善

最後更新日期:

去年大埔劍橋護老院爆出迫令長者「集體露天沖涼」劣行,揭露本港安老服務質素參差不齊,事件曾引起廣泛討論,特首梁振英更聲言決心取締無良院舍。轉眼間「劍橋醜聞」已過了一年,《香港01》最近再訪多間安老院,發現仍有不少院舍設施殘舊、衞生膳食欠佳,更有安老院明目張膽聘用持雙程證的內地黑工充當看護。有社工指出,安老行業長期人手短缺,令黑工問題已成業內常態,而黑市看護大多缺乏護理知識,根本難以照顧長者所需。劍橋事件一年後,所謂的「改善安老院舍質素」,原來仍然只聞樓梯響。

《香港01》記者綜合全港持牌私營安老院社名單及業內人士情報,巡視多間安老院,發現不乏環境擠迫、膳食衞生差劣之院舍。記者早前到訪九龍城一間安老院,當日氣溫已達攝氏30.8度,院舍環境悶熱侷促,卻無冷氣提供,院友只能打開門窗以求通風,記者向職員查詢開關冷氣有否準則,但對方卻指:「長者好少郁動,不動就不會出汗,不必開冷氣!」數日後記者再到訪,院舍亦無開冷氣,僅開電風扇,當日氣溫約為31度。

九龍城一安老院於30度高溫關冷氣,涉嫌於公共空間額外擺放3個床位,長者欠缺私人空間,連放置個人物品的床頭櫃都欠奉。

根據社署資料,該院舍面積為4,200平方呎,分三層,部分為獨立或二人房,以木門隔開,不過記者當日卻發現,院方竟於放置電視機的公共空間內,擺放數張長者床,最少2張鐵床頭尾緊貼放在一起,周遭人來人往,更堆滿紙箱雜物,連放置個人物品的櫃子亦欠奉,環境非常狹窄,職員卻仍向記者推銷:「如果認為單人或雙人房價格太高昂,可租住這兩個床位!」

及後記者登上院舍天台,竟於一堆生鏽雜物中,發現一整膠桶條裝麵包,部分已經開封,暴露於空氣中,惟院舍職員卻對情況視若無睹,問及為何有發霉麵包,姑娘則笑指麵包是「俾狗食」的。該區護老院住院費由4,000元至8,200元不等,有家屬指,以提供高度護理的市區護老院而言,收費算是相宜,考慮到價格與交通配套,就算明知院舍環境欠佳,亦只能無奈將就。

九龍城院舍的4樓天台堆滿各式各樣的雜物,更放了一桶已經霉爛的條裝麵包。

去年被釘牌、位於大埔運頭街的劍橋護老院2至3樓,目前仍然空置,1樓繼續經營。去年傳媒揭發有長者集體被脫光等沖涼事件,重案組曾跟進,但至今未有拘捕行動。

「劍橋事件」一年過去,不少護老院質素仍未如理想,有指與行內人手不足有莫大關係,偏偏有不少私營院舍為減低營運成本,從內地聘請黑工充當看護,其服務質素亦良莠不齊。

人手不足 聘黑工減成本

記者早前接獲業內人士消息,指油麻地木蘭護老院(下稱木蘭)內一直有黑工「長駐」,負責晾衫拖地、派飯洗碗等工作。曾入住木蘭的陳婆婆(化名)更直言,黑工不諳廣東話,連基本溝通亦成問題,「雞同鴨講,她們只有雙程證,所以一個禮拜就要換一批人,哪裏照顧得好?最弊老人院下面是餐廳,經常都有老鼠跑上來,曾經有老鼠爬上我的床,我叫姑娘啊,不知她聽不懂還是不敢捉,最後都是自己撥走,足足有拳頭那麼大隻,老人家點會唔驚?」

油麻地木蘭護老院被指有黑工「長駐」,負責晾衫拖地、派飯洗碗等工作。據記者日前現場所見,一名身穿綠色上衣的中年女子,便忙於照顧院友食飯。

遇巡查 扮家屬

及後記者以客人身分,分多日到木蘭視察黑工問題,發現員工大多操普通話,且沒穿制服,平日亦甚少與院友溝通。有業內人士透露,每當遇上政府巡查,院舍內的黑工會託詞是「長者家屬」,以求避過檢控。本周二上午,記者在現場觀察期間,遇上入境處人員突擊巡查,恰巧目擊黑工被拘捕過程。當日記者目睹一名身穿綠衣的女工,一直在廚房進出打點,向院友派發午餐,餐後又負責打掃,至入境處人員突擊巡查,並要求木蘭的職員出示身分證明文件,該名女工果然謊稱其是家屬身分,不斷自稱「家屬,家屬,我只是家屬!」惟她最終仍遭入境處人員押解離開。入境處收隊後,木蘭其他職員明顯心生不悅,更呼喝長者,「行快點啦你!」、「黐線㗎!」似將怨氣發洩在長者身上。現場消息指,當日受查的職員中,除了被捕的女工持旅遊簽證外,另有1人為新移民,3人則持工作簽證,循補充勞工計劃到港合法工作。

約一小時後,入境處人員突然而至展開巡查,女工無法出示有效證件,遭入境處職員拘捕。

其後記者致電木蘭老闆林斯頓,他堅決否認曾聘請黑工,認為事件只是同行間的「商業矛盾」,「我們從來也不會聘請黑工,你認為有的話請向入境處查詢。」又指從未聽聞院舍有鼠患,認為衞生情況理想。

入境處事後回覆查詢指,當日的反非法勞工行動拘捕了一名涉嫌從事非法工作的人士,及一名涉嫌聘用該名人士的香港居民,案件仍在調查中。處方指根據法例,所有旅客未獲入境處處長批准,均不得在港從事任何受薪或非受薪的僱傭工作,開設或參與任何業務,違例者會遭檢控,一經定罪,最高可處罰款5萬元及入獄2年。任何人士如僱用不可合法受僱的人,均屬違法,最高刑罰為罰款35萬元及監禁3年。

業內人士:院舍聘黑工普遍

社署亦指已派員到木蘭突擊巡查,經營者解釋已採取多項措施改善衞生,承諾盡快安排滅蟲公司徹底檢視院舍環境等,署方將繼續監察木蘭執行改善措施的情況。

翻查資料,木蘭過去曾多次轉手,現任股東林斯頓及董事林曉航,3年多前才入主經營。業內人士透露,一直聽聞該院舍聘用持旅遊證件的同鄉來港,從事毋需專業知識的簡單工作,如派飯、院舍內清潔等,從而節省保險、強積金等開支,整體成本較聘用合法勞工低一半,該業內人士更指,類似情況在行內非常普遍。

違規輸入外勞搜證困難

安老行業長年人手短缺,倚靠外勞支撐本屬無可厚非,政府早年已制訂《安老院實務守則》,以護理業工資中位數為基準,制定聘用外勞準則。若護理員的薪金高過中位數,院舍就可按「1比2」原則、每聘請2名本地僱員,可輸入1名外勞;如護理員薪金低過中位數,則每3名員工,才可有1位外勞共事。表面上,有內地職工於護老院任職,並非一定違法,然而很多小型私營院舍卻「下有對策」,不按比例輸入外勞,才令黑工充斥。職工盟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秘書鄭清發表示,曾有安老院以其股東家人當作該院護理員,並以此比例輸入4名外勞,但實質上全院僅有這4名外勞作護理員。工會過去多次向勞工處投訴院舍非法輸入外勞,但處方巡查未能搜集到入罪證據。

社聯長者服務總主任陳文宜期望當局正視安老院舍人手不足問題,並繼續打擊黑工,避免影響照顧長者的質素。

社聯長者服務總主任陳文宜指出,私營安老院質素良莠不齊,亦一直聽聞有院舍為慳成本,聘用非法勞工充撐人手。她認為這些黑工沒有受過訓練,影響對長者的服務,「幫中風嘅長者除一件衫,如果唔識可能令對方甩骱,唔記得上床欄又可能令老人家跌落地,扶抱都有特定的護理程序。不能只是一句話『得啦我睇實老人家,我唔會亂嚟嘅』,咁唔係專業。」她希望當局正視長者院舍人手不足問題,並繼續打擊黑工,避免影響照顧長者的質素。

李輝稱,整個安老院舍行業在高租金、人手緊絀等壓力下營運。(資料圖片)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