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人.訪】 曾家道中落變廢青 義剪髮型師:幫人其實幫自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思想影響行為,你有正面的思想,無論面對多大的逆境,都可以正面面對。」31歲髮型師張之白(小白)自發舉行長者義剪活動,為社區注入正能量,原來背後源於他一波三折的人生經歷。原本是「少爺仔」的他,童年因父親病逝,家道中落;中學曾叛逆頓成雙失「廢青」,過著怨天尤人的生活。然而母親成為他心中的天使,即使生活艱難,仍抱感恩的心服務弱勢社群,讓他明白心靈富足,才能讓人走更遠的路。

髮型師張之白(小白)於今年初起每月首星期四,自發於其髮型店內舉行長者義剪活動。(李智智攝)

「婆婆,我扶你,慢慢走。」小白恭敬如賓,一臉溫柔笑容迎接前來義剪的長者,沒想過他曾有一段叛逆歲月。

原本生於富裕家庭的小白,父親經營染色珍珠生意,一家四口居住於銅鑼灣逾千呎豪宅,生活可算是無憂無慮。「那是我幾乎每天到高級酒樓或日本壽司店進餐,我玩PS機,爸爸二話不說就買給我,可算是少爺仔。」可惜,好景不常。因90年代玉器逐漸取締染色珍珠的地位,父親生意每況愈下,加上九七金融風暴的沈重打擊,一貧如洗,60多歲的他不久後因肺癌病逝。

原本生於富裕家庭的小白,在父親疼愛下,過着無憂無慮的生活。(受訪者提供)

頓失經濟支柱,小白的母親帶着他和弟弟,由豪宅搬到鵝頸橋不足200呎的唐樓單位。小白憶想起:「那唐樓樓梯無燈,我們由到高級酒樓吃飯,變到每餐只有豆豉鯪魚和白菜。那時我只有11歲,不明白為何美好生活會化為烏有,覺得都是家人的錯。」縱使後來他母親母兼父職,由少奶奶變身文員和清潔工,擺脫綜援生活,由唐樓搬上柴灣公屋,小白仍不憤少爺生活不復再。

小白年少時曾有一段叛逆歲月。(受訪者提供)

他就讀聖馬利亞堂中學,原本學業成續不俗,中四因無心向學而成績大倒退步,索性輟學。「那時候真得很不聽話,甚麼都不做,只在家做『大食懶』。」小白稱,因家人無法管教,將他帶到協青社住宿,被迫找工作,惟那時只有14、15歲,只能做麥當勞、搬貨炒散,及後到髮型屋做學徒,「但很快就半途而廢,跟一班『MK仔』花天酒地,過着完全沒有目標的生活」。

要讓媽媽過好日子

他渾渾噩噩了好幾年,直至母親日漸年老,難以兼顧兩子生活,要投靠親友借錢度日,惟親友坦言「長貧難顧」。這一言令他醒覺不能再如此荒廢人生,他想起曾為母親作出「讓她過好日子」的承諾,「不可以再讓人看扁!」

2015年,小白赴台灣參加中華兩岸四地髮型比賽,勇奪亞軍。(受訪者提供)

他發奮圖強,僅用一年時間便成為髮型師,及後往著名品牌toni&guy的中環學府進修,在髮型行業漸露頭角,不但是時裝表演的常客,幫模特兒設計髪型,在2015年更獲中華兩岸四地髮型比賽亞軍,去年亦獲中國髮博會(BOF)邀請擔任表演嘉賓。

小白參加社區機構舉辦長者婚照活動,義務為長者造髮型 。(受訪者提供)

小白笑言,母親是他「改邪歸正」的重要動力。「我從不見母親有半點怨言,她總是笑着迎接每一天」。他透露,雖然生活困苦,母親仍堅持帶他到長者中心和智障人士機構做義剪。那時小白還小,不會剪髮,只坐在一旁看著媽媽為長者們服務。「小時候不明白她的堅持是為了甚麼,好像白忙一趟。我以前學師做義剪都只是為練剪髮,長大後才明白,媽媽讓我領會心靈上富足,比金錢更重要」。

小白(右)感激媽媽多年支持和愛護。(受訪者提供)

小白稱,樂於助人的女友也啟發他做義剪活動。(受訪者提供)

小白突然感觸地說:「很多時環境無法控制,但做的事和你自己的想法是可以控制。幫人原來變相是幫自己,思想影響行為,你有正面的思想,無論面對多大的逆境,其實都可以正面面對問題」。

他又坦言,入行10多年,曾經低潮,為同行的拜金風氣感到氣餒,幸而母親和女友平日的善行義舉鼓勵他,唯有幫助別人才能讓行業振作,於是他重抬初衷,以正能量推動,往前走更遠的路。

小白認為幫助別人不但能讓行業振作,同時推動社區正能量。(李智智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