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難受突然失明打擊想輕生 哥哥猶如盲公竹帶領「棄暗投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眼睛是靈魂之窗」這個俗語,雖然老套,但我們又是否有好好珍惜?現時僅29歲的溫子賢在一個半月內變成失明人士,突如其來的打擊令他每日躲在家中,以淚洗面,更曾一度有輕生的念頭:「根本都無將來,連聽日點過都唔知。」哥哥溫慶誠有見父母年紀老邁,他和太太二人肩負起照顧弟弟的責任,提到弟弟的情況,他多次哽咽:「估唔到香港會咁缺乏支援!」

後天失明人士往往在失去視力後,手忙腳亂,不知道如何過活,有非牟利機構花兩年時間整合「完全復康手冊」,並借出「點讀筆」讓失明人士取讀,學習走出陰霾,以「失明人士」身份重過新生。

溫子賢(左)19歲因病失明,哥哥溫慶誠(右)肩負起照顧親弟的責任,他們更誤打誤撞,學懂「領路法」。(羅君豪攝)

考獲車牌後第一件事,當然要感受駕車馳騁的快感,但溫子賢卻未有機會體驗這快感,10年前他因腦內腫瘤壓著視覺神經,導致他在短短一個半月內失去視力。大受打擊的他一直未有對外求助,終日困在家中,沒有自理能力,連上洗手間都要協助:「究竟我咁樣仲生唔生活到?」哥哥溫慶誠有見及此,決定轉留家中工作,親自照顧子賢,實際上他並不知道應如何幫助他,甚至扶他走路也要從錯誤中學習:「哥哥係後面扶住我行,但行行下發覺好似我捉住佢好啲」,誤打誤撞下學習到視障人士的「領路法」。

哥哥溫慶誠(右)猶如溫子賢(左)的白杖,帶他走出人生低谷。(羅君豪攝)

兩兄弟談及子賢剛失明的時間,子賢不禁悲從中來。(羅君豪攝)

可怕並非指視覺上的黑暗 而是心靈上的黑暗

回想起那份無助感,溫慶誠哽咽道:「估唔到香港咁缺乏支援,唔想細佬匿埋,想細佬過返正常生活!」在親人幫助下,他們認識到香港失明人互聯會,復康教育專員吳家麟教子賢使用白杖,讓他學習踏出家門。子賢現時不但可步出家門,更試過遠赴台灣跑步,子賢直指認識同路人,令他覺得生活有曙光,形容失明一刻最可怕的是心靈上的黑暗及低沉,擔心自己再走不出來。

估唔到香港咁缺乏支援,唔想細佬匿埋,想細佬過返正常生活!
溫子賢哥哥溫慶誠

兄弟情深,已失明的溫子賢(左),在哥哥溫慶誠的扶持下,找到困境出口。(羅君豪攝)

蔡孟娥已年屆70歲,曾因失明不願步出家門的蔡婆婆,為鼓勵孫女,勇於學習。(羅君豪攝)

後天失明的一刻 是人生最大的痛苦

被失明困在暗角的還有年屆70歲的蔡孟娥,蔡婆婆患有遺傳病視網膜色素病變,她的感光細胞會逐步退化,逐漸喪失視覺。2000年,她完全失去視覺,她因為自尊未有求助,亦不願學習使用白杖,擔心別人的閒言閒語,她直指這是「人生最大的痛苦」。豈料,噩運並未離她遠去,2010年,在外地生活的孫女證實隔代遺傳了視網膜色素病變,女兒更因此患上嚴重抑鬱。蔡婆婆毅然決定學習白杖:「我要畀個女同孫女知道失明唔係絕症,唔好斷言前途無晒。」時光荏苒,孫女已經20歲,工作近兩年,而蔡婆婆拿著手中的白杖,落街買餸又得,自己坐車外出亦得,可謂無所不能!

我要畀個女同孫女知道失明唔係絕症,唔好斷言前途無晒。
蔡婆婆

香港失明人互聯會復康教育專員吳家麟直斥「俾白杖掃到衰三年」想法迷信。(羅君豪攝)

俾白杖掃到衰三年?

明天(15日)是國際白杖日,又稱「盲人節」,負責教導失明人士使用白杖的吳家麟指,曾在街上見到有途人欲推開失明人士,因為「俾白杖掃到衰三年」,他直斥其想法迷信;他又稱後天失明人士,外表上較難察覺,亦有部分視障人士的視覺未完全失去,往往被人指「扮盲」,他感慨社會進步迅速,但公眾教育卻停滯不前。

香港失明人互聯會花費兩年製作「完全復康手冊」,以點讀筆點著交通燈,可學習聆聽交通燈訊號。(羅君豪攝)

「俾白杖掃到衰三年」純屬迷信,但卻有人擔心被掃到而在街上欲推開失明人士。(羅君豪攝)

香港失明人互聯會印製2000本「完全復康手冊」,為失明人士提供免費協助,手冊需要點讀筆輔助,以聲音教導他們分辨交通燈,領路法及各種設施的使用方法,更仔細列出他們可尋求幫助的機構及政策。點讀筆市價需要近700元,香港失明人互聯會有二十多支供借用,香港失明人互聯會總幹事盛李廉指,他們正尋找贊助商贊助,希望幫助更多失明人士。盛又指政府資源主要針對重病,但對黃斑點病變及青光眼等較常見的病卻鮮有支援,冀政府正視失明人士的權利,包括幫助提升失明人士的就業率。

香港失明人互聯會總幹事盛李廉指,政府對失明人士支援不足。(羅君豪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