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節】唐氏兒爸爸 走過崎嶇路 無私為女兒跳出我天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天給劉偉雄出了一條難題。當他的二女兒理盈在1994年10月26日出世,一家人,除了迎接新生命誕生的喜悅,亦有更多的擔憂,因為初生的理盈,被發現是唐氏綜合症患者,「當我抱著女兒時,才真正感覺自己是做了爸爸,有種責任。」劉偉雄甚少談起二女理盈的出世情況,「感覺好似破了產,有幻想過是醫生搞錯。」說畢,緊握的雙手緩緩鬆開。

為家奔波數十載,家中亦有一個唐氏兒,他才明白當年父親養大自己不容易。

劉偉雄有三個寶貝女,笑言退休生活就是服侍女兒們。(江智騫攝)

家庭先於工作

1990年,劉氏夫婦迎來首個小生命,當時護士稱讚B女漂亮精靈。4年後,他們滿心期待迎接第二個新生命時,卻沒有聽到護士說「BB很漂亮」。他看見二女平安出世後,回家收拾所需物資給太太,但電話突然響起,劉太緊張地說B女疑患唐氏綜合症。直至醫生告訴他們,這個剛臨人世的二女兒患有唐氏綜合症,智力不足,壽命也不會很長。

聽罷這個消息,劉偉雄遲遲都未能消化,尤其對潮州人而言 ,對男丁十分重視,如今連生兩個女兒,二女還是患唐氏綜合症,「毫無心理準備,不斷問為什麼會這樣。」

劉爸爸指,相比於大女出世時的活潑可愛,二女劉理盈猶如「泥公仔」,不笑也不哭。(受訪者提供)

上天沒有回應劉偉雄的詰問,只留下一堆難題讓劉氏夫婦解決。平均每六百個初生嬰兒中,只有一個患唐氏綜合症,突如其來的噩耗讓劉氏夫婦「手足無措」。

劉偉雄:無論好與壞都要承認彼此是家人關係

懷胎十月才誕下二女兒理盈,劉太看到她要插喉治療,又無法飲奶,痛心不已,但更可怕是身邊親友竟勸說放棄這個血肉相連的女兒。劉偉雄沒有理會外界的閒言,堅信理盈是上天送給他們的寶貴禮物,「父母、子女的關係,都是『無得揀』,無論好與壞,都要承認彼此是家人的關係。」

由於劉太專心做全職媽媽,養家重擔就落在劉爸爸身上,連同後來出世的三女兒,他說:「家裡有4個女人在等我,所以會要求自己在工時內做好所有事,準時收工,趕在7時前回家。」

放手唐氏女自由學習

理盈學習能力遲緩,劉偉雄每逢周末都會帶理盈到治療中心做訓練。惟她接受逾2年言語治療仍無進展,但劉偉雄沒有氣餒,相信女兒終有一日會說話。意想不到的是,理盈有天玩拼圖,為了向爸爸炫耀成功拼出圖案,竟模糊發出「爸爸」二字,這兩個字在外人眼中可能很平常,但在劉偉雄眼中,卻無比沉重,當刻已眼泛淚光。

他後來得知曾有唐氏兒考入大學,也希望理盈接受平等教育,便安排她入讀普通小學的特殊學位,卻無形中令女兒備受壓力。理盈每次考試成績敬陪末席,即使有次數學合格,父母喜出望外,但理盈卻只有悶悶不樂,因為她知道合格分數,遠比其他同學成績低。夫婦二人商討後,決定「放手」,讓理盈轉讀特殊學校。

劉氏夫婦時常討論如何教導女兒們,並一致認為要給予空間,讓女兒做喜歡的事。(江智騫攝)

在舞蹈中找到自己

理盈4歲時,受姐姐跳芭蕾舞影響,也嚷着要一起學。雖然唐氏兒筋骨柔軟,但肌肉力量較弱,每個舞蹈動作學習得很困難。但理盈銘記爸爸自小的訓導,未有被障礙阻擋,堅持每周上三堂舞蹈課,在家內又看DVD練習,至2012年,她考獲皇家芭蕾舞八級,其後再學現代舞及爵士舞,跳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劉偉雄說,讀書只是成長的一部分,讀得開心自然會讀得好,「贏在起跑線是沒有必要的,條路跑得開心才重要。」他自豪地說3個女兒都沒有補習,大女和孻女均靠自己努力,考獲獎學金赴美留學。

「所謂父母,就是那不斷對著背影既欣喜又悲傷,想追回擁抱又不敢聲張的人。」— 龍應台(江智騫攝)

最愛帶女兒玩帆船 感受地闊天高

劉爸爸喜歡帶3個寶貝女進行戶外活動,行山、獨木舟、帆船,都見到劉氏一家的蹤影。每次家庭樂,他都會用相機記錄下珍貴畫面。過萬張圖片,珍而重之分門別類放在iPad內,每張相背後都是最珍貴的回憶。他說,最喜歡帶女兒玩帆船,「有一種海闊天空的感覺,學習面對挑戰,不要只靠人,還要懂得應對外圍變化。」

不過,96年出世的孻女,牙牙學語時,適逢理盈接受言語及物理治療期間。由於當年忙於照顧二女,疏忽了孻女,導致孻女長大後,很少與他說心事,就連大女也多與媽媽分享「小秘密」。不過,天下間的父母,或許都如劉偉雄所言,血肉相連,一切辛酸只往心裡藏,只要兒女健康成長找到自己的一片天,於願足矣。

去年父親節,女兒們(後排)送給劉爸爸一本寫滿心底話的相簿,令劉爸爸倍感珍貴。(受訪者提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