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北俊專訪】昔日倒戈、今日力撐23條:打倒15年前的我是好事

最後更新日期:

隨着港獨議題升溫,建制派要求政府展開《基本法》23條立法的聲音越見強硬,曾在2003年倒戈表明投反對票的自由黨更身先士卒,在立法會提出討論23條立法諮詢程序的議案。

當年以辭去行會成員,迫使政府擱置草案的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如今更無懼「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公開呼籲港府及早展開立法諮詢工作。他接受《香港01》專訪時講解為何「大轉軚」,直言今日港獨問題崛起,傳播政治理念及動員的資訊科技發達,與03年局勢不可同日而言;更重要的是,眼見北京對香港的管治越見嚴厲,堵塞23條缺口可免鷹派有借口介入香港事務,所以現在是時候啟動立法,「當年在哪裡放低,就哪裡開始,把2003年擱置的草案再諮詢社會」。

昔日倒戈的田北俊,如今主動建議政府重啟23條立法。(盧翊銘攝)

《基本法》23條立法會否捲土重來是近來政界熱議的話題,北京和特首林鄭月娥的一言一行備受關注。隨着近年主張港獨的思潮越見明顯,建制派要求特區政府盡快就《基本法》23條立法的呼聲越來越高,就連被視為建制派「壞孩子」的自由黨亦有所動作,黨魁鍾國斌在立法會提交議員議案,辯論「就《基本法》23條立法程序進行諮詢和討論」。

原來,鍾國斌這舉動的背後,還有一個更巨大的身影-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

2003年是影響香港命運的關鍵年。面對沙士來襲、負資產湧現,失業率高企,加上政府開展《基本法》23條立法工作,激發50萬人上街抗議。當時統領自由黨的田北俊眼見民情洶湧,辭去行政會議成員一職,迫使政府暫時擱置草案,但他沒料到的是,一擱置便是15年。昔日倒戈的田北俊,如今主動建議政府重啟23條立法。

若果一個人永遠都不轉軚,那就是很固執、死牛一邊頸…
田北俊

無懼市民責備自由黨立場搖擺不定 越早立法對港有利

田北俊表示,由鍾國斌提出討論23條的議案是整個自由黨的共識,希望拋磚引玉,讓立法會討論,不擔心市民會責備該黨的立場搖擺不定,「作為任何政黨都要面對市民最新的想法,由2003年到現在已經過了15年,當時大部份人反對23條,但當年的情況是無人提港獨,一個與時並進的政黨,理應顧及2018年面對的實際情況」。田北俊認為,越早立法對香港越有利,除了港獨思潮冒起的因素外,他觀察到近年中央治港的手腕越見嚴厲,「落手越來越重」,從DQ議員等事件便可反映,「例如DQ議員、要求參選人簽署確認書、甚至簽署確認書後,選舉主任都可以不認為你是真誠,同樣可以DQ。不過,若有了23條,白紙黑字清清楚楚地列出條款,這些所謂的選舉主任或者行政人員,不會那麼輕易就拒絕某個人參選,或者不是那麼容易便DQ某個參選人,這就是23條本地立法後的好處」。

此外,田北俊透露,內地鷹派不時對中央惠港政策指手畫腳,例如港珠澳大橋和高鐵「一地兩檢」,批評港府無力為23條立法,卻不斷「搵着數」,故他相信立法後,可增加港府抵抗這些聲音的籌碼,亦讓中央放心讓香港人普選特首和立法會議員。

「人永遠都不轉軚就是固執」

被問到是否在23條立法一事上轉軚,田北俊不諱言:「若果一個人永遠都不轉軚,那就是很固執、死牛一邊頸…作為政治人物、政黨也好,不能死撐10多年前的立場是對的。我認為今時今日,特別是評估2014年發生的事,現在處理23條立法時間合適。」他又認為,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絕對是一件好事。(完整講話請收看短片)

↓↓↓點擊回顧當年23條啟動立法及兵敗如山倒的過程↓↓↓

+3
+2

田北俊說在哪裡放低就哪裡重新開始,把2003年最後擱置的草案,以白紙草案的方式再諮詢社會,讓立法會和市民大眾討論。(盧翊銘攝)

至於如何立法,田北俊稱「在哪裡放低就哪裡重新開始」,把2003年最後擱置的草案,以白紙草案的方式再諮詢社會,讓立法會和市民大眾討論。但他補充,若當年通過了23條,現在恐怕要作出修訂,因為隨着科技進步,智能電話有不少通訊平台,當年討論的以言入罪、暴力行動應是如何演繹,如今社會一定要有共識,若用回當年的字眼,大學生在校園貼標語鼓吹香港獨立等行為,便不能受23條約束,因為那並非一個暴力行動,而現在社會對這些行為會有意見,故現在是合適的討論時機。

笑言無資格幫北京造勢

被問到會否擔心被外界認為是曲線幫北京為23條立法造勢,田北俊笑言自由黨沒有這資格,「我們的位置是適當地站在中間,既維護了一國,亦都維護兩制,希望一國兩制的衝突越來越少,有個雙贏的方案」。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