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康會一姐退休 37載多次親歷奇蹟 見證SEN學童凡事都可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噠、噠、噠、噠」,鞋跟與地面碰撞聲響不斷,即將退休的曾蘭斯,37年來四處奔走,挽着手袋追趕會議,這位協康會一姐總是從容不迫,走在最前線,為特殊學習需要學童(SEN)爭取最大資源。

這位女強人認為凡事皆有可能,每個SEN小朋友都應有機會健康成長發展,「只係我哋依家無足夠服務畀到佢哋」,卸任在即,她仍不厭其煩落足嘴頭,向政府提出倡議,「花錢落去學前階段,幫呢班小朋友係投資」。

Nancy服務協康會37年,帶走的是無盡點滴及回憶。(陳淑霞攝)

曾蘭斯(Nancy)是協康會行政總裁,1981年加入協康會,負責行政及專業發展工作,一晃眼便已37年。社福界的故事,多半由善心開始,曾蘭斯亦不例外,她說,自少便愛幫助別人,曾經想過在大學入讀社工系,但最後卻負笈美國,修讀復康服務。

協康會近廿多年發展,離不開Nancy的決定,協康會現時擁有多間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及特殊幼兒中心,其中大口環的兩所,更屬全港最大。而機會,是Nancy 最常掛在嘴邊的名詞。

協康會聚焦學前服務,孩子們多擁身體殘缺或弱能,不少父母心灰意冷,甚或打定輸數,她卻堅信凡事都有可能:「經過訓練後,我睇到一個又一個嘅奇蹟出現。」曾有肌肉弱化幼童,於中心內跟隨治療師學習攀爬特製攀石牆後,「由唔識行路,變到行得好咗。」

她認為,6歲是兒童發展黃金期界線,對於特殊需要學生尤為重要,「過左唔幫就會事倍功半。」她強調每個小朋友應獲配機會,不應隨意否定,「只係我哋依家無足夠服務畀到佢哋。」她又落足嘴頭,不厭其煩向政府提出倡議,「花錢落去學前階段,幫呢班小朋友係投資。」

80年代,Nancy(右2)是協康會總幹事,一臉秀氣的她與同事合照。(受訪者提供)

即使是機構「一姐」,Nancy每年堅持「落舖」聆聽民意,而家長態度的轉變,讓她記憶猶新:「試過有家長話自己喊住入嚟,因為接受唔到個仔要讀特殊幼兒中心。」更有不少父母接放學時,會將書包收進大袋遮掩,但隨著孩子進步,大家都已改觀,「個家長話依家成日都笑,唔會再喊。」

看在眼內,是為人父母對子女的著緊,亦是生命影響生命的見證:「幫助到一個細路仔,其實係幫助咗整個家庭。」

由賽馬會贊助興建的青蔥樂園暨家長資源中心,是協康會新大樓重建後的重頭戲。仿如森林的室內遊樂場,設新穎攀爬設施,亦有治療師專門設計的彩虹繩網陣,亦歡迎街外人申請做會員進內使用,Nancy認為,小孩不分彼此,此舉正好是最自然的融合教育。(陳淑霞攝)

大半生心血都放在協康會,她笑言老闆難做,但推動家長資源中心,肯定是其一大成就。80年代資源匱乏,與家長見面傾談甚是困難,「去茶樓好嘈,社區中心要抽籤,去大學校園度又被人嫌棄。」她當年忽發奇想,「有錢人有會所,咁又可唔可以有個中心係畀家長架呢?」,「聚腳地」逐步成型,但她未有罷休,期望可於每區插旗。

她不斷向政府拋出方案,甚至連迎送官員上車的空檔也不放過,她笑指:「𠴱陣林鄭月娥仲係政務司司長,我就追問佢幾時可以每區都有(家長中心)。」這個鴻圖宏願,歷經多年爭取,終在她退休前圓滿實現。

作為協康會行政總裁,她(左1)接待過不少政府高官,前港督彭定康亦是座上客。(受訪者提供)

特首林鄭月娥曾任社署署長,曾多次參觀協康會,她上任行政長官後,Nancy亦不時向她提出倡議。2000年初,Nancy(中)與時任的社署署長林鄭月娥(左3)合照。(受訪者提供)

提起特首林鄭月娥,Nancy與她實甚有淵源,去年施政報告提出將到校學前康復服務恆常化,最初的獻策者也正正是曾蘭斯。

眼見輪候冊上的幼兒,排隊時間平均達年半至兩年以上,她遂首創校本及中心雙軌制,並委托港大做科學研究,「就連港大嘅教授都話,未見過咁靚嘅數字。」Nancy隨即將研究結果,轉交林鄭參照,獲對方首肯推出試驗計劃:「畀到我好好彈藥向財爺拎錢。」這位政策倡議者再於社福界版圖上,再記一功。

協康會為有特殊需要兒童提供社區適應訓練,替他們熟習社區環境。學童在義工協助下,親身走到超級市場學習購物流程。(受訪者提供)

要照顧SEN學童並非易事,對家長而言更是極重負擔,她憶述在90年代初期,市場上僅得政府及私人服務可供選擇,有家長向她哭訴,嘆指私人收費太貴,當時醫管局成立未幾,治療師走得七零八落,資助服務同樣出現人才荒,Nancy記在心頭,等候最好時機希望可盡一分力解決問題。

2000年政府改推整筆過撥款制度,曙光初現。豈料同事拒從,成為當中阻力,「佢哋覺得唔應該收家長錢,又擔心會唔會好demanding (高要求)。」她遂力陳己見,「我哋唔係賺錢去分花紅,只係想家長多個選擇。」最終「青蔥計劃」以自負盈虧形式應運而生,成為專責協助SEN學童的服務,而非牟利機構營辦收費服務,時至今日已成雨後春筍。

Nancy(左1)重視自閉症青年職訓發展,她身旁的年輕人獲協康會星亮餐廳聘用。(陳淑霞攝)

退休在即,心中最牽掛仍是孩子們,她認為未來應放眼青少年服務,回應父母訴求,因為SEN學生匯入主流,畢業後是另一隱憂,成績好的尚可繼續升學,能力稍遜的則會在庇護工場等候專門照顧,「但高不成低不就𠴱啲又點樣呢?」

她舉例指,高功能自閉症同樣不乏工作能力,外表亦無異於常人,但社交及溝通相處則需輔助,搵工屢碰壁,「就算搵到,都做唔長,一係被人炒,一係自己劈炮。」她邊苦笑嘀咕「膊頭好重」,但同時默默耕耘,推出青年職訓計劃,期望透過機構先行,可推動政府投放更多資源。

回顧協康會行政總裁曾蘭斯任內工作點滴:

她將於今年底正式退下火線,交棒予現任副行政總裁歐陽偉康,身上公職亦相繼卸任,問及退休大計,Nancy笑言「裸退」是目標,「希望做到依家未有機會做嘅嘢,拎一個悠長假期。」但熱愛助人的性格,亦貫徹人生,她表明未來或再「出山」擔任義務工作。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