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山竹】現代「樹木先生」採集樣本被當賊 40度執雀屎險中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超強颱風山竹9月中吹襲本港,導致大批樹倒塌,職業訓練局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THEi)環境及設計學院環境學系助理教授張浩,研究出一套可以用於香港原生植物的索引,以供當局在選擇種植植物時參考,改善本港綠化空間,他計劃在本月內將研究成果交予發展局。

醉心於植物研究的張浩,為了這項研究,曾獨自拿着「紅白藍膠袋」到公園採集樣本,被路人懷疑在「偷嘢」;亦試過在夏天到山上挖泥土,撿鳥糞做研究,差點中暑昏倒。但當研究有結果,他感歎「原來我們做這件事是有意義的,幫到社區幫到人」。

張浩教授(右)與學生到郊外考察,並教授樹木評估等知識。(受訪者提供)

為何香港原生植物研究少?

進行原生植物研究的初衷,源自於張浩發現,本港缺乏系統性原生植物索引的研究,他想:「為何香港的基礎研究那麼少,但其他歐美國家,連每個原生品種的生長速度、水份、耐旱性都有研究。」他決定展開索引研究,期望「知道香港的原生品種如何幫到香港。」

張浩教授設計索引將本港原生植物分類。(受訪者提供)

拿「紅白藍膠袋」採集樣本  被質問「係咪偷嘢?」

張浩開始翻查《香港植物誌》內的原生品種,並花了大半年的時間,親身到全港32個公園實地考察樹木,並採集樣本;亦到郊外觀察原生品種的生長。張浩笑言,自己曾試過拿着「紅白藍膠袋」,穿著運動裝到公園採集植物樣本,而當時自己因長期日曬而皮膚黝黑,因此被路人問「係咪從菲律賓,印度過來?」更被質問「你喺度做咩?係咪偷嘢?」但當向他們解釋了自己的研究工作後,多數人都會為他送上鼓勵,讓他感到開心。

索引於2015年完成,並發表在學術期刊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 World Ecology 》上,張浩亦計劃在本月將索引遞交給發展局,以助政府在不同的地方種植合適的樹木,改善綠化空間,並減少颱風吹襲造成塌樹。

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環境及設計學院環境學系助理教授張浩坦言樹藝行業人手不足,但對行業前景並不擔心。(受訪者提供)

顯微鏡下看到神奇植物界

被問及如何進入樹木研究這一冷門行業,張浩指,小時候身體較弱,常常去行山鍛煉身體,因此愛上大自然。而在大學期間,跟隨教授到山上研究植物,漸漸發現植物的多樣性,原來「葉有不同形狀,條狀,三角形,還有不同顏色,紅色,黃色,綠色。」令他感歎「原來大自然咁神奇。原來植物界有咁多嘢值得研究。」回到實驗室,在顯微鏡下看着植物表皮氣孔一開一合,亦覺得有趣。在教授的教導下,張浩明白了植物對生態系統及人類的重要性,因而決心進入植物研究的世界。

進行植物研究,絕不是安坐在實驗室那麼簡單。張浩指,在中文大學修讀博士學位時,在7、8月隻身到石澳的山上挖泥土和鳥糞樣本作研究,當時地面溫度近40度,令他差點昏倒,甚至擔心「如果冇人發現,可能成個人就冇咗。」但見證研究得出結果,便覺得「原來我們做這件事是有意義的,幫到社區幫到人。」

張浩教授(左)和同屬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環境及設計學院一級導師羅敏儀(右)研究本港原生植物的適當種植方法。(侯彩琳攝)

樹藝業青黃不接 讚學生「幾捱得」

發展局在2017年年初完成一項人力資源研究,預計本港樹藝、園藝及園境行業(綠化行業)在2018年將出現約逾2,500個空缺,其中前線人員的短缺尤為嚴重。

張浩認同行業前線人員面臨青黃不接,人手不足。他指,教育不足是最大困難,期望培育更多年輕人,帶動行業發展。但他直言對行業前景並不擔心,「始終學科在歐美國家是傳統學科,只是香港認識不足夠。」

張浩指,大部分學生剛開始對學科並不理解,但當他們開始實習工作,便會漸漸理解環境保育的意義。他亦指,有些學生到球場工作,首個星期需要到球場清理雜草,他們面對日曬和高溫,並沒有放棄,令他覺得年輕人其實「幾捱得。」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