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榮家臣老裁縫 自製戰車流動賣藝 十蚊改褲覓開心

最後更新日期:

穿針、引線、踩動腳踏,「嘀嗒嘀嗒……」,古董衣車獨有的清脆節奏訴說著一位老裁縫的故事。

84歲的馮榮欣(馮伯)年輕時在張國榮父親張活海的洋服店打工,不時在工場偷師學藝,後來獲賞識調至工場任裁縫,展開半世紀的車衣生涯。雖已屆銀髮之齡,馮伯卻從未言休,在家自闢車衣間,替街坊改褲、換拉鏈,收的只是白菜價的十元八塊。別人一句賞識就足以逗樂這位「不老裁縫」。

兩天前,有網民在社交網站上載幾張相片,表示在銅鑼灣街頭發現一位伯伯的背影,「不辭勞苦地拉著手拉車,車仔上寫著改長短$10,改褲頭、改拉鍊$20,這個價錢真是非常抵!」伯伯老而不休的故事感動不少港人,短短兩日獲逾萬人分享。

記者今天成功找得這位「不老裁縫」 ——馮榮欣。

(黃偉民攝)

洋服店打雜 工場偷師 獲張國榮父提拔

「二十幾歲在張國榮父親的洋服店做後生、跑腿,樣樣都做,不時過工場催衫,看著師傅怎樣『車衫』。」後來獲老闆張活海賞識,馮伯被調至工場。他憶述指,即使調職沒有工錢,每條褲只收「個半銀錢」,但那時一口答應,「當晚一過去就開通宵,一條褲兩個人做,一人車一邊。」

馮伯的工作間亂中有序。(黃偉民攝)

「處女下海」的一晚,工場內每個人猶如「開籠雀」般說笑,馮伯卻不哼一聲,別人都在問「為何不見馮榮欣講話?」他說,是怕追不上別人的進度。

裁縫西褲之外,他最想造出一套完整的洋服,所以一度離開張活海洋服,出外跟師學做衫,及後加入適雅洋服兩年,但輾轉還是重返張活海洋服,前後做了十多年。

馮伯專注車衣,慢工出細貨。(黃偉民攝)

銀髮之齡重操故業 十蚊改褲益街坊

然而,洋服行業漸漸式微。馮伯堅持靠雙手養妻活兒,先後在政府做過洗熨工、當過綠色專線小巴司機。即使年屆退休之齡,他從沒喊過退下來,而且重操故業,在中環一間改衣店繼續當個銀髮裁縫。十年前,他索性把家裡的騎樓闢作工作間,再用網球桶及舊傘布改裝成戰車,穿梭屋邨、公園、街頭等地宣傳,變身「老牌流動裁縫」。

馮伯四出替人改衣,只收十元八塊。(黃偉民攝)

問及為何老而不休,他說:「不捨得犧牲(裁縫手藝),晚年絕對要服務社會。」市面改衫收費不低,但馮伯改衣只收十元、廿塊,「買了幾千條拉鏈,到死都用不完,不如送給人,賺二十元人工,老人家夠食!」

雖然已屆耄耋之年,但馮伯可謂工作狂。他侃侃道:「熱愛工作使人興奮,那麼老都有人欣賞,急忙仆過去。」工作的熱誠源自滿足感。「滿足感是能夠做好,別人讚賞你,開心!」

有街坊上前詢問,馮伯即時遞上宣傳小紙張。(黃偉民攝)

益全香街坊 十蚊八蚊很好用

記者與馮伯談話期間,有街坊上前問「平時可以去哪裡找你呀?」馮伯咧著嘴笑說:「就是這裡!」語音未落,他從手中貼著「老牌洋服師傅,精工改褲」的鐵盒裡,拿出一張蓋上「一藝精,修改西褲專科,可上門服務,港鐵站交收」原子印的小紙張,遞到街坊手中,「我的宗旨是益全香港街坊,十蚊八蚊,我就很好用了!」

小紙張由馮伯親手寫上:世人多因忙裡錯,好人半是苦中來。(黃偉民攝)

仔細看,小紙張還親手寫上兩行字:世人多因忙裡錯,好人半是苦中來。

記者追問當中的意思,馮伯說:「忙就會錯,你要我做這做那,我腦都亂了,但專心做一件事,我就精一些,好似令人滿意些。」

馮伯自信說,不會忘記如何改衣。(黃偉民攝)

不及後生 力衰退都不忘改衣

馮伯四出替街坊改衫,笑說「賺個包,蝕了車錢,我都願意!」有這樣的想法,全因他從中找到快樂,但也有累的時候。「始終體力不似後生,大食兼無力,短途馬跑跑跑,在外面見到好似好快速,怎知回來後好似『死蛇』一樣,休息好一會才可以。」

對於改衣,馮伯自信道:「記憶力衰退,但改衣不會忘記,因為拳不離手曲不離口,日日做不會忘記。」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