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西補選】消失的選民親自告訴你 為何補選不投票 

最後更新日期:

建制陳凱欣在剛過去的選舉中,以1.3萬票之差擊敗泛民代表李卓人,是泛民一年內兩度在九龍西補選中輸給建制。

一直以來,泛民或非建制在九龍西的選舉中得票最多達16萬票,但近兩次補選,泛民得票僅得約10萬票;為何過往的非建制支持者會變成「消失的選民」不願投票?

除了無力感、投票無用、泛民老人政治等常見解釋外,有「消失的選民」直斥泛民臨選舉先現身、流於口號式抗爭、眼光不夠長遠等。亦有人直言「李卓人、馮檢基反映不了我的聲音」,未來區議會、立法會選舉仍會支持泛民。

消失的選民1:文先生

家住深水埗、現年33歲文先生一直是泛民支持者,兩次補選均無投票。文先生憶述,經歷2014年雨傘運動後,在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希望承接這股衝勁,將更多支持民主的人送入議會,於是在16年投票支持劉小麗。

不過一場宣誓DQ風波,令包括劉小麗在內多名議員被DQ,令文先生十分失望,形容被DQ議員行為無聊,「真係有啲跌眼鏡,起碼入到去(議會)先。」

加上及後一連串DQ事件及補選,令議會內建制派議員比例進一步擴大,文先生認為立法會已經失效,「無論件事對與錯,都會被(建制派)否決」,令他感到有心無力,對本港政治環境及選舉感到悲觀,不想再參與,「唔會對而家有咩期望,或者過多一代,十年、八年後可能會有唔同景象。」

文先生坦言現已疏遠政治,只希望政府做好民生工作。(受訪者提供)

泛民相對重政治、輕民生

遠離政治,任貨車司機的文先生轉而關注民生議題。和不少市民一樣,已婚並育有一子的文先生亦面對住屋問題。因住屋和工作關係,兩夫婦逼不得已將三歲兒子交由外母照顧,一家三口不能同住。

比較泛民和建制的民生工作,文先生直言建制比泛民較「貼地」,「泛民成日講大議題,例如港珠澳大橋、高鐵、23條立法,但呢啲嘢對於我都唔認為咁切身,最切身嘅係樓價同當區治安問題,起碼搞好民生先。」

雖然唔鍾意建制派派蛇齋餅糉,但佢地(建制)真係會落力喺區內搞活動,至少我係睇到,而唔係臨近選舉先蒲頭,相反泛民就流於口號式抗爭,做啲表面嘢,咁樣真係會失咗啲民心。
兩次補選都沒有投票的泛民支持者文先生

文先生對香港未來政治環境及選舉均感悲觀,不欲參與。(受訪者提供)

泛民、本土政治影響力漸減 理應團結槍口對外

另外,文先生對非建制派內部不同派系互相攻擊感厭倦,認為非建制派在立法會的議席逐漸減少應該團結,「唔好鬼打鬼先,要槍口對外,雖然唔鍾意建制派,但係人哋(建制)真係團結。」

消失的選民2安仔:見到李卓人出選 no eye see

家住九龍城、大學畢業兩年的安仔(化名)自認是溫和泛民支持者,311補選投票給姚松炎,但1125補選就沒有投票。他直言當知道李卓人出選時,就不看好這次選舉,因為李卓人和馮檢基都已「6張嘢」,「老人政治」對年輕人吸引力不大,痛斥泛民在選人策略上重蹈覆轍,「真係no eye see」。

政治訴求遙不可及 民生議題又欠長策 

和文先生一樣,安仔認為在現時政治氣候下,泛民應多關注民生和社區議題。他以九龍城碼頭一帶,遊客太多滋擾到市民為例,「究竟議員有冇跟進?」另外,此前有政黨提出「港人優先」的說法又能否落實?「泛民在議會始終佔少數,但有冇可能跨政黨合作,喺政府打官腔時,將你所代表的聲音帶返入議會?」

安仔認為爭取民主不是問題,但抗爭不能流於口號沒有計劃,「每年71遊行大家示威完就算,不會有follow-up。」

你(泛民)有冇一個長遠的策略?2、30年後,2040年時,你可唔可以幫我們解決置業的問題呢?
1125補選沒有投票的溫和泛民選民安仔

「李卓人和馮檢基都反映不了我的聲音」​ 2020年會再投票

對於民主派選後指失票是因為未能挽回市民在選舉中的無力感,安仔回應指自己不是「無力」,只是「李卓人和馮檢基都反映不了我的聲音」。

他反問,「如果當時泛民推一個公民黨或民主黨的人出來參選,吸引中產票,效果會唔會出乎意料呢?」他直言自己明年區議會、2020年立法會選舉都一定會投票,如可任選候選人,他會投公民黨楊岳橋,「因為佢風趣幽默,選舉都好講策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