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經驗聖誕老人榮升「校長」:用廣東話教香港人做好嘅聖誕老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聖誕老人並非一份「任何人」都能勝任的工作!扮演聖誕老人未必要白髮蒼蒼,或長有白眉毛、白鬍鬚、大肚腩,但必須有一顆散播歡樂的心。「做聖誕老人要有心去做,如果你好hea,我都唔會收」,香港聖誕老人學院校長Santa Jim說。

出身基層家庭的Santa Jim,慶祝聖誕節對年輕時的他甚奢侈,對聖誕老人的印象更僅來自聖誕卡及電影,但他卻對這位「陌生人」充滿好感,認為這是一種難以言喻的魔力。Santa Jim說,長大後發現聖誕老人可令沉寂氣氛瞬間變得歡愉,別人臉上的笑容也成為他每年「變身」的推動力:「大家開心比實際上收入,回報更大」。

還未「變身」的Santa Jim樣子有點嚴肅,化妝的手勢十分純熟,數分鐘內即化身成慈祥的聖誕老人。(洪嘉徽攝)

訪問當天,《香港01》記者來到Santa Jim狹小而有點雜亂工作室,一名身穿綠色T-shirt的平頭中年男子走來,手提著製作舞台劇布偶的材料,帶著靦腆笑容向記者打招呼,再準備「變身」。

在徒弟仔Santa Berry面前,Santa Jim散發著老師傅的氣場:「下次化妝先,先畫胭脂、眼眉,再痴鬍鬚,唔係就會扣分」,原來徒弟心急地先為他換上衣服及戴上假鬍鬚,卻忘記化妝的脂粉會弄髒雪白的鬍鬚。「佢第一次化胭脂重手咗,化到個鼻紅到好似小丑鼻,哈哈哈......」,閒聊間也不忘留意徒弟有何步驟出錯,並為其梳理眉毛,適當時從自己的「百寶袋」取出剪刀、鏡子等,支援在鏡頭前顯得有點手忙腳亂的徒弟。

徒弟的換裝技巧明顯不及師傅熟練,Santa Jim取出其私伙眉刷,令眉毛由黑變白,增添一點老人氣息。(洪嘉徽攝)

Santa Jim笑說「我最快試過5分鐘裝身」,說罷,他氣定神閒地坐在膠凳上看著鏡子化妝,黏上經修剪的假鬍子,再換上重達20磅的自家製歐陸式聖誕老人服飾,儼如北歐冰雪王國的皇帝,而服裝上掛上多國襟章,是到外國交流時的紀念品,是他這些年來的「戰跡」。數分鐘間,正值知命之年的Santa Jim年齡再增加一倍,這位「百歲老翁」即發招牌「Ho-ho-ho」笑聲,親和力隨即大大提升。

Santa Jim認為,港產聖誕老人法寶多、技能多,容易以奇招吸引小朋友眼球,突破語言障礙討得各地孩子的歡心。(洪嘉徽攝)

港版聖誕老人周身刀 技能多、法寶更多

Santa Jim其實大有來頭,他是全球第一位被公認的華人聖誕老人,魔術師出身的他,有一次穿上聖誕老人服裝表演:「未表演,魔術已經發生,有好多小朋友圍住我」。

而2009年的聖誕節,更令他畢生難忘-- 代表香港到瑞典參與聖誕老人運動會。正當Santa Jim為小朋友扭氣球、派糖果時,全場焦點突然透過一道聚光燈落在他身上,不諳英文的他僅從大會宣布中聽懂了「Hong Kong」這個字,怎料竟是奪得「2009年度聖誕老人」榮譽,有如港姐般坐上鹿車繞場一周接受恭賀。

對於獲得這項殊榮,Santa Jim笑著說:「外國聖誕老人多數叫小朋友坐喺度聽故事、握手,我就貪玩啲,好多古靈精怪嘅嘢,例如送糖、扭氣球、拋雪球,其實我都玩得好開心,Ho-ho-ho!」

聖誕老人一出場,即引來市民、遊客蜂擁而至,紛紛要求與其合照。(洪嘉徽攝)

當聖誕老人逾30載 只為一個笑容

時光荏苒,Santa Jim當了聖誕老人超過30年,每年都費盡心思為人們帶來歡樂,到底是愛?還是責任?

「係一個笑容!」Santa Jim說,看見身邊的人開心,最直接的回報就是笑容,驅使你想一直做下去。「有次有個外籍遊客飛撲埋嚟影相,攬住我唔肯放,Ho-ho-ho,太熱情!唔介意啦,最緊要佢哋歡樂!」

Santa Jim希望,小朋友開心地收到聖誕禮物同時,也能明白分享並非壞事。(洪嘉徽攝)

在炎夏扮聖誕老人 陪患病童走人生最後一程

但聖誕老人這份工作,其實歡笑之外,也有哀傷的時候。Santa Jim記得,有一次探訪活動後,有一位患癌病小朋友對他念念不忘,其後這位小朋友病情急轉直下,唯一願望是與聖誕老人外出遊玩。當時正值炎炎夏日,Santa Jim仍穿起整套厚重的聖誕老人服裝,在室內兒童遊樂場陪這位小朋友玩耍及拍照,這短短數小時成為自己最難忘及難過的經歷:「小朋友最後都離開咗,但我哋總算一齊分享呢段回憶,令佢開心同歡笑,忘記嗰一剎那嘅痛苦。」

收生要求:有愛心、有熱誠、無機心

而Santa Jim的心願,是希望有更多人可以傳播聖誕歡樂,因此他在5年前,與大徒弟Santa Johnny開設全球首間華人聖誕學院,培訓港版聖誕老人,他調皮地解釋:「因為我英文好差,所以用廣東話教香港人做好嘅聖誕老人囉!」每逢聖誕節,不難在商場或餐廳發現聖誕老人蹤影,但要當聖誕老人,也要上課?

「唔係著住件衫出去就叫聖誕老人,點樣同小朋友接觸、係咪用心對小朋友都好重要。收生最低要求係有愛心、有熱誠、無機心,我驚教完佢哋用返呢啲手段做壞事,例如拐帶小朋友」,Santa Jim期望培訓的學員能成為有心有力的聖誕老人,散播歡樂,「大家開心比實際上收入,回報更大」。

Santa Jim說,聖誕老人服飾並非一式一樣,可以融入個人性格特色,並因應徒弟貪玩的性格,正縫製一套以「玩具兵」為主題的服裝。(洪嘉徽攝)

徒弟望令小孩忘記考試壓力

Santa Jim期望,二徒弟Santa Berry能成為真真正正的聖誕老人,並根據他的性格特色,設計以「玩具兵」為主題的聖誕老人服裝。學師剛剛一年的Santa Berry,實戰經驗甚少,有時因為帶上的道具太多,令自己與市民合照時,也有點不知所措。

Santa Berry認為,聖誕老人是一個神聖而充滿幻想的角色,希望其出現能令小朋友暫時忘記學業壓力。(洪嘉徽攝)

曾認為聖誕老人的角色是假的,但後來選擇相信,Santa Berry解釋:「相信平安夜翌日,聖誕襪內會有一份聖誕禮物,其實係一份喜悅,又洗乜去深究真假?」

對他而言,聖誕老人是一個神聖又充滿幻想的角色,市民看見他就自然好開心,無論是男女老幼,甚至會衝過去擁抱。他目前的心願是以聖誕老人身分與小朋友玩玩具,「唔會提醒佢哋要做功課,暫時忘記考試壓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