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公廁暗交今APPS尋「小鮮肉」 長者同志:老人家好有市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藝人王賢誌突然宣布與同性男友在溫哥華註冊結婚,光明正大「出櫃」了。但在光明正大之前,同志的交友活動多在暗地進行,時光倒流半世紀,同志身份是忌諱,連尋覓同道中人也只能意會,不能明言,登報交友,「不敢寫到明,太張揚怕報館不刊登!」

後來要到公廁結交其他同道中人,至現時有交友APPS主打結交同志朋友,令同志亦享一片天地,同志長者拿着智能電話,娓娓道來那個衣櫃內的年代,獨有的生存方式。

年逾70的男同志施魅力(右)及伍梅(左),屬本港少有公開出櫃的長者同志,他們透過登報結識,並以「阿女」、「阿媽」相稱。(鄭劍峰攝)

「那時識人靠寫信,登報寫下想識什麼人、自己的興趣,談得來才約出來見面!」「那時哪有手提電話,最多只用Call機(傳呼機)!」年逾70的男同志施魅力及伍梅是香港少有公開出櫃的長者同志,他們也是透過登報認識,魅力稱呼伍梅為「阿女」;伍梅則以「阿媽」來稱呼對方,這對摰友相伴數十年。

徵友廣告覓同道中人

70年代,同志圈窄,且埋藏於地下,登徵友廣告也不敢開宗明義找同性朋友, 謹憑對方來信的蛛絲馬跡,辨出同志。施魅力掩嘴訕笑,「如果他喜歡林沖的《大盗歌王》,那很可能是同志。」那個保守年代回信還是經報館中間人轉交,談得來才見真身,魅力形容與時下見網友無分別,「很多時對方會躲起來觀察,隨時人也見不到,白等。」記者問是否有此經歷?施魅力一副得意模樣,答「未試過」。

(鄭劍峰攝)

桑拿及酒吧尚未普及,公廁便成為結識同志場所,施魅力居於中環,由父親灣仔居所走回家路上的公廁是他的專屬「花園」;伍梅則大多流連筲箕灣。施魅力說,同志通常把公廁稱為花園或魚塘,「家人覺得奇怪,整天上廁所!」伍梅笑說,「以洗衣服為名,勾佬為實!」

公廁交友 成罪犯目標

在公廁識朋友,發乎情止乎禮,並不逾軌,但同志不能見光,躲到公廁仍擔驚受怕,「遊蕩罪」成整治同志的罪名,同志亦成了圖謀不軌者的獵物。昔日不法之徒看準同志不能「見光」的身份,裝成同志,竊取財物,施亦慘成「肥羊」,被人於公廁假裝親熱,偷走金鏈。及後桑拿成行成市,更有人以刀脅持同志,逼其交出財物及銀行戶口密碼。兩位長者自言很小心,經此一「劫」,自言「天生忌金」的施魅力不再戴金飾外出;伍梅則自嘲說自己被偷的並非財而是心,屢次受騙,騙子知道他喜歡集郵及舊鈔票,便哄伍梅乖乖雙手奉上禮物,然後失蹤。

經常被欺騙感情,伍梅卻仍收藏一顆少女心,仍相信愛情,曾有一名相戀數十載的男友,換不來長相廝守,情人變心一句「你不要我杯茶,我們做回朋友吧!」痴心的伍梅想著「等他十輩子,但現在後悔了,一輩子也不等。」 而自信滿滿的施魅力,反倒像情場浪子,「不會信一生一世,不會拿個心出去」,不會交穩定的對象,還教記者「做情人好過做夫妻」,「纏到實,大家無私人空間喘息。」

兩位長者利用交友APPS,擴展同志交友網,現時「朋友圈」有70多人。(鄭劍峰攝)

應用程式(APPS)拓年輕市場

時移世易,現今的同志不再聚於公廁交友,兩位長者也由櫃內走出櫃外。兩位至今仍未停止尋覓愛侶,施魅力也跟上潮流,利用交友APPS結識同志朋友,更有70多個朋友會談天,他說,現今同志圈子擴闊不少,在交友APPS上更可自由挑選年紀、性取向及興趣等,「現在才是happy hour(歡樂時光)。」年輕時不乏追求者的施說,至今魅力不減,「不少人喜歡成熟,我們這些老人家很有市場。」不過,魅力與伍梅也偏愛較年輕的情人,前者說自己「老樹枯藤纏嫩枝」;後者擇偶條件更明確,「最好二十多歲三十歲,四十歲也憫水(勉強)。」

兩位老人家自言只要能動一天,也會繼續尋找愛情及為同志長者爭取福利,近年七一遊行也能見到兩位盛裝打扮身影,兩人向記者展示遊行照片。伍梅活像孩子一樣,追問他與施魅力那個較好看;鬼馬的施魅力則反駁「當然是我,隨隨便便(打扮)我可不會出街。」他們希望成立「同志老人院」,讓同志老來可以真正卸下面具,做回自己,「一起繡花,一起打扮,普通老人院那能這樣!」

伍梅生性浪漫,臨別時更即席展示自己寫的一紙情詩。(鄭劍峰攝)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