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食環丟家當今入稟追討 露宿者:只盼有人為己收屍

油麻地天橋底下,露宿者剛起床,四處張望。(黃偉民攝)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無家者親手搭建的屏障,用以擋風保暖。(江智騫攝)

殘舊布塊、破爛的木板,天橋底下,是他們的家。不是房屋問題,因為他們根本無容身之所;也未必是土地問題,因為他們幾乎己無立錐之地。他們寄生於油麻地澄平街隧道出口,當中有瘋子、有失敗生意人、也有患難中的情侶。去年7月,他們被警察、食環聯合清場,部份人財物盡失,今明兩日,這落難一群,會走上法庭,不單要追討「家當」,更要討回一點做人的尊嚴。

 

小明埋怨「鄰居」的惡行。(黃偉民攝)

去年曾目擊政府聯合「清場」,家當遭食環、警察丟上垃圾車的小明(化名)委屈道:「有頭髮邊個想做癩痢?」但露宿街頭,令他最痛苦的,是「鄰居」的「偷呃拐騙」:「這裏的人都是異類,是瘋子!他們向你借錢,又跪又求,卻有借沒還!」

小明的「鄰居」,化名阿賢,接受訪問時,正在報失身份證:「我原來那張證被我女朋友丟了,她有精神病,時常拿走別人的金錢和物品,一去不回頭,我有時候被她逼得快失控。」阿賢一直拿著剪甲鉗,修剪手上的皮屑:「這裏九成的人都有精神病,只是程度深淺而已。像我這樣,剪甲鉗不離身,也是一種心病……精神病這回事是控制不了的。」頓了頓,他續稱,「其實人生就是不能操控的,每人都有自己不足為外人道的故事,每個人都無奈,每個人都有愧疚。」

他的人生,有何愧疚?他沉默幾秒:「我是個不肖子,行差踏錯,我媽中了風,我也不敢回家看她一眼。現在她是否健在,我也不知道。我是家中唯一的男丁,卻如此令她失望。」

阿賢十多年前曾風生水起,有樓有車,後來經濟不景,生意失敗。走上人生交叉點,他最後選擇了為人唾棄,卻能麻痺自己的路──從事不良事業,自己也因而染上不良癖好,與家人關係亦漸漸轉差,直至現在毫無聯絡。

窮得只剩下女友

從高山跌入低谷,阿賢雖笑言「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當他遇上現時的患病女友,因要照顧另一半,阿賢放棄散工,亦不敢領取綜援,擔心要做義工而不能時刻照顧女友,雙雙露宿街頭。

「阿賢,那你自己呢?你自己又有甚麼心願?」記者問。阿賢笑了笑,「事到如此,我還敢有甚麼心願?若問我真有甚麼想要幫忙的,那就是幫我收屍吧。」

幫我收屍吧。
阿賢

阿賢站在自己的「窩居」前,向記者詢問有關女友精神病覆診的事宜。(黃偉民攝)

阿賢居住處的其中一隅。(江智騫攝)

今明兩日上法庭討回公道

根據香港城市大學和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的「2015全港無家者人口統計行動」,全港有約1600名露宿者,他們除了要挨餓受凍,還要承受身邊人的盜竊和政府的驅趕。社協幹事吳衛東表示,已協助這批露宿者,就政府於去年在油麻地「清場」,將露宿者「家當」當作垃圾丟棄一事,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案件將分別於今明兩日開審。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