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工程畢業生走獨立音樂路 堅持因「音樂令人生make sense」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香港地玩音樂,付出與收入不成正比,但總有年輕人為求追夢,不惜一切嘗試。27歲的楊智遠(小遠)三年前港大生物醫學工程畢業,同輩投身醫療專業,月入達2至3萬元,自己則毅然走上獨立音樂之路。他坦言,三年全職音樂路並不平坦,前路未見清晰,但至今堅持到底,「因為音樂先令人生make sense 。」

27歲的楊智遠為《Ear Up Music Global 2017/18》入選的音樂人之一,坦言音樂路不易,但會堅持下去。(岑卓熹攝)

27歲的小遠自中學起熱愛音樂,是校內音樂比賽的「常客」,亦愛聽廣東歌,「每日MP3唔離身。」不過,他當時未有想過以音樂作為一種職業,「以為玩音樂(嘅人)一定要好靚,成件事要好華麗、好重金堆砌。」後來,他對義肢矯形專業產生興趣,故2012年修讀副學士一年後,成功入讀港大生物醫學工程。

但骨子裡的音樂細胞,未曾消失過。小遠在大學時候會作曲自彈自唱,藉音樂抒發感情,形容是生活的一部份。他大學時又會參與合唱團,曾因此在港大校友許冠傑音樂會上伴唱。他說,站在舞台上可以更加明白自己,「我唔否認鍾意音樂。」

投身獨立音樂人三年 充滿掙扎

為投身成為獨立音樂人,小遠2015年大學畢業後從事自由工作者,主要教彈結他、維修結他及編曲等工作維持生計,月入平均一萬元。他坦言,同輩畢業後會從事大學研究、醫療器材維修等範疇,月入可達2至3萬元。工作收入的差異、前路的不穩定性、從事獨立音樂的孤獨感等,都令小遠不時質疑自己,「唔知做唔做到,對得住自己嘅音樂」。

過往有一年半的時間,小遠停止創作埋首工作,但半年前他醒覺,只有創作才可以找到自己。他今年更計劃創作三至四首歌曲,「因為音樂先令人生make sense 。」他去年獲選為第一屆《Ear Up Music Global》的音樂家之一。

獨立樂隊「the prototyke lab」的主音陳韞(Vincy)坦言,音樂之路並不平坦,但決意一試,「後生大膽試,燃燒青春!」(岑卓熹攝)

本港學音樂功利 獨立樂隊主音曾對音樂又愛又恨

另一位26歲陳韞(Vincy)為獨立樂隊「the prototyke lab」的主音,樂隊為第二屆《Ear Up Music Global》計劃入選的獨立樂隊之一。傳統名校拔萃女書院畢業的Vincy,自小對音樂產生濃厚興趣,幼稚園高班起已學習鋼琴,中四前已考獲八級。

不過,Vincy坦言,本港學習音樂風氣較為功利,以考試模式為主導,令自己對音樂「又愛又恨」,直至升上高中後透過YouTube,認識到音樂自彈自唱的樂趣,於是重拾音樂熱情,其後再到美國大學攻讀音樂。

三年前Vincy回流香港發展,約一年前開始自由工作者生涯,主力投身獨立樂隊。Vincy坦言,玩音樂,前路可謂充滿未知性,但笑言:「後生大膽試,燃燒青春!」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