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嶼山未發展先堆填 水牛在泥頭上棲息

貝澳泳灘後面,與「自然保護區」相連之地帶被堆填出一幅數百尺之泥地,背後有水牛棲息。(黃永俊攝)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貝澳泳灘後面,與「自然保護區」相連之地帶被堆填出一幅數百尺之泥地,背後有水牛棲息。(黃永俊攝)

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剛發表了第一份工作報告,推土機已率先進駐。區內多處未發展,先被堆填。被政府列為「具重要生態價值河溪」的東涌河範圍,樹木正被建築廢料「活埋」;「海岸保護區」貝澳營地旁的濕地,漸遭泥頭「消滅」;民居鹹田舊村,近月堆起了逾一層樓高的泥頭。環保署將派員巡查。

東涌河旁多處擺放建築廢料,包括鋼筋。(黃永俊攝)

東涌河:樹木纏鋼根

東涌河被港府列為「具重要生態價值河溪」,流經石門甲、稔園、石榴埔至牛凹。記者昨到達石門甲,沿東涌河步行,往石榴埔方向視察,發現河旁堆填出大片泥地,範圍由接近石門甲村公所部分開始延伸至石榴埔,有樹木被泥土堆疊至樹幹中部。該處擺放多個貨櫃,亦有部分疑似建築廢料,包括鋼筋。該處亦有多個鐵圍欄,圍繞工程泥土等物料。根據土地註冊處資料,被堆填的地段,為私人土地。

 

翻查資料,2015年8月,政府公布《東涌谷發展審批地區草圖》,該區的整體規劃意向,是保護生態易受影響的地方,以及保持鄉郊自然特色,使該區的獨特景色和文化遺產可保留下來。城規會更指,實有迫切需要制訂發展審批地區圖,以作出臨時規劃管制。現時該地段發展審批地區圖尚在草擬階段。

 

根據東涌河沿岸的擬定規劃,河之沿岸被列為「自然保護區」。東涌河沿岸的擬定規劃亦指出,東涌河沿岸附近土地擬作低密度住宅、鄉村式發展。守護大嶼山聯盟成員謝世傑指,東涌河是香港少數具生態價值的天然河溪,然而當局計劃在石門甲興建低密度住宅,發展商亦早已囤地,現時已出現非法堆填,政府未做任何保育措施下,該帶土地已被破壞支離破碎,而濕地被石屎堵塞,廢料處處,變成棕土,河道中上游已被破壞。

在貝澳營地一路之隔的地方,近半年來出現一間「離地」建築物。(黃永俊攝)

貝澳營地:碎石亂投 濕地恐變乾地

政府致力發展貝澳郊遊用途,不過,就在營地一路之隔的背面,近半年來出現「離地」未完成建造之建築物及一幅面積數百尺之堆填地段。記者現場所見,貝澳一處濕地,被人「投放」了大堆碎石、泥頭,若情況持續,恐怕會將濕地變成乾地。該處也是水牛重要棲息地,一旦濕地不保,水牛的生態也必受影響。據土地註冊處資料顯示,此地段屬私人土地,不過,相比東涌河已草擬發展審批地區草圖,該地仍然未有發展審批地區圖,有關部門未有執管權。

 

謝世傑指,貝澳沙灘後是一片很重要的水牛濕地,現時的貝澳營地已逼滿遊客,「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要將貝澳打造成水上活動中心、水上樂園及露營場地,進一步吸引更多旅客。因此,不少業權人已磨拳擦掌,紛紛將現時的農地或水牛濕地非法堆填。以聯盟所見,有建築廢料,亦有不同類型的垃圾,可能是從其他地盤非法傾倒,而且不少堆填的高度超過限制,雖然貝澳有近岸土地被規劃成海岸保護區,但各部門都無執法權力,以致業權人更可肆無忌憚。


 

鹹田舊村的住宅附近,近月也有推土機進駐,堆起近三米高的泥頭。(黃永俊攝)

鹹田舊村:泥頭高過一層樓

此外,鹹田舊村的住宅附近,近月也有推土機進駐,堆起近三米高的泥頭。該村多處都是新近建成的村屋。守護大嶼聯盟表示,上述堆填行為乃東涌發展所帶來的連鎖影響;本着經濟誘因,大嶼山開始有很多未經環境生態、承載力規劃評估的堆填行為,村民或發展商私自破壞環境,不由政府規劃,以致「你整一舊,我整一舊,成個環境就破壞晒」。城規會對以上現象束手無策。環保署回覆記者查詢指,有關個案仍在調查當中,將會派員巡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