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誕首位女遠洋船輪機長 曾被男船員看低:做到嘢 就可得認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郭詠恩是本港首位考獲遠洋船輪機長資格的女性。回想入行當初,她指因誤打誤撞,透過職業生涯講座而接觸到航運業;由香港專業教育學院機械工程系畢業後投身航運業,從見習管輪到輪機長,一共花了十年時間。

能成為本港唯一一名女性遠洋船輪機長,看似光榮但背後卻充滿辛酸,機房工作大部分時間更是不見天日,郭詠恩表示,全靠家人的支持及自己對機械的熱愛,才能走到今天;雖然曾因性別被男船員看低,甚至無原無故被指是「間諜」,但當慢慢熟習船上的運作,就可建立信心分配工作予下屬,強調只要努力證明自己「做到嘢」,一定可以得到認同。

郭詠恩成為本港首位女性考獲遠洋船輪機長資格。(曾凱欣攝)

曾被男船員「歧視」 甚至被指為「間諜」

約3年前,郭詠恩開始下定要考獲遠洋船輪機長資格的決心,雖然3次考試失敗,但她亦努力不懈,終於於今年考獲資格。「行船」一般被視為男性工種,但郭詠恩指,自己一般是在船上分配工作給下屬,負責檢查、修理、及更換貨船零件,原則上較少多體力勞動。

作為船上唯一一名女性,她笑言初上船時,或會因為性別而被男船員看低,甚至無原無故被指是由其他地方來的「間諜」。但當慢慢熟習船上的運作,就能建立信心分配工作予下屬,強調只要努力證明自己「做到嘢」,一定可以得到認同。另外,她指船上設有獨立套房,故不擔心安全問題。

「行船」孤獨感最難受

每次出海,短則兩個月,最長試過長達八個月。郭詠恩認為,過程中最難受的是一份孤獨感;提到自己初入行時網絡尚未普及,沒有即時通訊軟體,要依賴電郵或衛星電話才能與家人聯絡,實在難以習慣,又曾因暈船浪而不斷嘔吐,「嘔到渾渾噩噩都要做嘢」,又試過因為工作太辛苦「打返屋企喊」,但現在回想起來已覺是瑣碎事,認為「最緊要係習慣咗。」時至今日,部分船隻已設有網絡,行船時都可以隨時與家人聯絡。

約3年前,郭詠恩開始下定要考獲遠洋船輪機長資格的決心,雖然3次考試失敗,但她亦努力不懈,終於於今年考獲資格。(曾凱欣攝)

無悔入行 全因性格「坐唔定」

除了孤獨感、與船員相處外,工作環境亦是機房經常處於攝氏40至50度間,船隻近中東時更可達60度高溫,郭詠恩淡淡地描述,「唔駛郁企喺度已經出哂汗」就像焗桑拿一樣。

但入行10年,仍無後悔當初的選擇,全因自己性格「坐唔定」,她明白工作總會辛苦,但亦是自己熱愛的工作 ,船上可以維修不同的大型機械,過程充滿滿足感。說到工作上最享受的地方,是當船隻靠岸時可以到不同的地方飽覽世界,她提到最難忘的是進入挪威北極圈後可以看到冬天和夏天不一樣的景色。

遠洋船輪機長相等於大學學士資格

雖然在十年前,郭詠恩在中學畢業後沒有選擇升讀大學,但現時考獲遠洋船輪機長的專業資格已等同資歷架構第5級,即相等於大學學士資格,她認為自己只是走另一條路,希望自己經歷可以啟發其他人。又指雖然航運業由男性主導,但不要怕嘗試,因為「未試過唔知」,短期目標是希望真正成為一艘船的輪機長。 

政府早於2004年開設「航海訓練獎勵計劃」,擴大資助於遠洋船上實習的甲板及輪機見習生名額,予有興趣入行的年青人受惠。(曾凱欣攝)

政府早於2004年開設「航海訓練獎勵計劃」,擴大資助於遠洋船上實習的甲板及輪機見習生名額,予有興趣入行的年青人受惠。其後亦於2014年4月成立「海運及空運人才培訓基金」,更在2019年5月注資兩億元,為支援海運及航空業的人力發展,持續優化現行培訓和獎學金計劃及在海運和航空業推行新措施。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