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首創「一站式」包裹派送教科書 老牌書局難敵大書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牛皮紙包裹、索膠帶緊緊的包紮、鋒利書角、淡淡的紙皮香⋯⋯每年暑假尾聲,莘莘學子總會回到學校,輪流領取一疊疊已包裹好的新教科書,迎接新學年來臨。「一站式」取書這個臨開學前的「傳統」,原來是由一間不為人知的小書店,在三十多年前創立。面對實力雄厚的大財團,生存空間收窄,喘息亦逐漸被剝奪。老闆本可揮袖離開,卻不忍遣散老臣子,堅守老字號書店。

屹立旺角半世紀,馬路旁熙來攘往酒吧林立,空氣彌漫微微的酒精及汽油味。街尾一間書店映入眼簾,玻璃櫥窗內展示各種文具、中小學教科書,沒有大招牌作襯托,低調平凡。甫進店書香撲鼻,以人情味作賣點的老字號——萬邦書局。

萬邦書局與其他小書店及樓上書局一樣,背後沒有強大後台支撐,到底被人忽視的一群,能歷久彌堅成長,抑或被淘汰?

員工事前將堆積如山的課本排好,方便賣書工序。(邵沛琳攝)

萬邦書局老闆廖志崑(邵沛琳攝)

萬邦書局第三代「揸弗人」兼董事廖志崑說,書局由他任職老師的爺爺於1966年創立,起初在旺角蘭芳大廈開店(即今金國中心),後來搬到人流鼎旺的亞皆老街,當年有人更以億元收購通菜街舖位,轉手後搬到西洋菜街北,落地生根。

暑假快結束,萬邦書局內人頭湧湧。(蔡正邦攝)

首創包售教科書 提供一站式售貨服務

早於30年前,萬邦書局為本港教育界創先河,首推「一站式」到校售書服務。先在暑假前收集學生書單,以人手輸入資料電腦作統計,出版社再將書送到貨倉,由書局職員包裝,再送到學校交付學生手上。如果有欠書,書局會幫忙訂購,待開學送到學校,學生及家長毋須東奔西跑撲書。

訂書表資料以人手逐一分類及輸入。(邵沛琳攝)

「工廠式」輸入清單 有苦自己知

「一站式」售書服務大獲好評,其他書局紛紛仿效吸客,但背後繁複工序則「有苦自己知」。從收集訂書表格,將整間學校數百張訂書表資料,以人手逐一輸入。書局寫字樓的暑期工,每天展開密集的「工廠式」人手輸入工作,務求以最快速度,處理好學生訂單。

完成訂單後,書局於葵涌的貨倉的「男丁」整裝待發,大伙兒在炎熱的貨倉包書,沒有冷氣,汗流浹背,亦要冒着被鋒利書角、粗糙的紙皮劃傷的風險,但眾人未有理會,繼續包裝工序。

書局接到書單後,需要分類及輸入資料。(邵沛琳攝)

工友工作時不時被牛皮紙割傷。(王譯揚攝)

貨倉沒有冷氣,工友經常做到汗流浹背。(王譯揚攝)

工友小心核對學生支票。(邵沛琳攝)

賣書日人龍不斷 天氣悶熱挑戰耐力

經多重工序終到賣書日,但悶熱的有蓋操場,炎夏加上人龍不斷,襯衫沾滿汗水及灰塵,頭頂的風扇微風猶如沙漠中清泉,令人稍有紓緩。

工作枱後方的書籍,事前根據學生年級及學號疊得整整齊齊,核對學生姓名後收錢或支票,再將沉甸甸的書交予對方。前線員工即使汗流浹背,臉上未有一絲倦意,仍禮貌回應學生家長提問,如此悶熱下工作是一個挑戰。

工友賣書時小心核對數額,向學生家長解釋欠書情況。(邵沛琳攝)

升中五的馮同學指本港二手書店愈來愈少,有利大書局控制市場。(邵沛琳攝)

中五生:大書局有利控制市場

升中五的馮同學認為,當本地的二手書店愈來愈少時,大書局就可以將書價抬高,令學生迫着買貴書,可能經濟有困難的家庭比較難負擔高昂書費,他無奈道:「之前我細佬出商務買書,好多書都冇,有時等到開學都未有書。咁樣(「一站式」訂書)我都覺得幾好。」

至於學生家長林太指,小朋友中三時都是購買二手書,但中四書籍會使用至畢業,因此選擇在學校訂購新書,「一站式」服務毋須撲書,可方便在職家長。

悶熱天氣難忍,喝口水再繼續工作。(邵沛琳攝)

阿栢在書局任職暑期工兩年。(王譯揚攝)

年青人拒當溫室小花 學習溝通相處  

新一代活在父母呵護下,沉醉電子世界,欠缺相處技巧?書局會計部經理李小姐說,有父母為了讓子女體驗「粒粒皆辛苦」的道理,要其子女捱點苦。惟近年投身暑期工的年青人「買少見少」甚至聘請困難;李慨嘆,近年不少年輕有暑期工禮貌及溝通技巧欠奉,惟有用心指導。

暑期工Vincy表示,需凡事小心,盡量避免同事執手尾。(邵沛琳攝)

香港大學工程系學生阿栢,在書局任職暑期工兩年,他自言從中學習溝通技巧,他說:「成枱都係嘢(訂單)你要同人溝通,唔可以獨家村,自己都唔好做錯,因為都會影響公司聲譽。」

20歲暑期工Vincy,每日面對排山倒海的數據資料,她坦言有點吃不消,「最難頂係睇(學生)名,要不停搵啲名點寫,都試過畀人CUT線(掛線)」。工作或許是單調乏味,但讓她體會團體的重要。

由艱難到好,現時又變得好難做,我哋盡量提供好服務、做好本分。
萬邦書局老闆 廖志崑

相比大書局,小書店所得折扣相對低。(王譯揚攝)

大書局每年搶走十多間學校訂單

廖志崑笑言:「一開始當然困難,我阿媽都話開業頭10年,喺冇錢賺架。」他憶述,當年見爺爺和父親努力打拚,經過十年青蔥歲月,書局終上軌道。惜時移世易,面對大財團和出版社的強勁攻勢,小書店生存空間日漸萎縮,留下來的只能慨嘆「生意難做」。

廖無奈表示,大書局每年從小書局手上搶走十多間學校訂單,客源慢慢流走。幸好書局是自己舖位,毋需擔心租金,否則百上加斤難以經營。他又透露,由於出版商控制折扣,小書店所得折扣相對低,變相將差價加在顧客身上,令競爭力大減,書局盡量提供良好服務,望能留住現有訂單。

書局經理梁先生指盡量做好本分。(邵沛琳攝)

賣舖後坐擁龐大資金 為員工不退守

十多年前,萬邦書局於亞皆老街舖位被人以億元收購,本可抽身離場,但廖志崑不希望看到為公司打拚的員工黯然離開:「書局都係依靠一班同事幫手,我哋盡量提供好服務,做好本分。」老臣子員工為書局打拚多年,如經理管理中學部的梁先生,與公司經歷20多個春秋,見證着他們從小伙子到成家立室。無論前路多困難及阻礙,望攜手走過每個高山低谷。

「賣教科書賺得幾多錢,就算畀你飛天,都賺唔到好多錢。」
萬邦書局老闆 廖志崑

「三中商」漸控制出版市場

「以前是講交情,但依家唔同喇,大集團『三中商』會搶學校,比較起,佢哋當然話自己大型!」廖志崑口中的「三中商」,就是本港最大出版社聯合出版集團旗下子公司,三聯書店、中華書局及商務印書館。

傳媒較早前揭報,三中商背後疑有中聯辦「插手」壟斷發行界,令不符國情的書籍一律「見光死」或被淡化,當中包括支持雨傘聲音、撐佔中等題材的書籍;誰知近年出版教科書都被干涉。

三分一代理課本書局有分店

經營困難並非一朝一夕,近年不少書店都面臨結業命運,根據教育圖書零售業有限公司的資料,本年度教育局豁下的代理課本書局,全港只餘下22間公司,當中逾7間書局有分店,反映本港小書商寡不敵眾,最終漸入寒冬。

旺角奶路臣街一條橫街窄巷內的漢記書局。(邵沛琳攝)

漢記書局左邊書架放滿各類教科書。(邵沛琳攝)

負責人趙小姐質與顧客有說有笑。(邵沛琳攝)

出版商控制折扣 「三中商」優先發貨  

旺角奶路臣街一條橫街窄巷外,兩名中年男女以「洪荒之力」宣傳吸引途人注目,櫃內擺有數百本中小學教科書,店員與顧客談笑風生零隔膜。不過,笑容背後,同樣面對各種困難及阻撓,屹立旺角47載的漢記書局又能否與大財團抗衡?

漢記書局負責人趙小姐稱,他們近10年生意開始走下坡。由於出版商的批發折扣不一,有些大型書局取貨量多,自然會得到更好折扣,「佢哋銷售愈來愈多,我哋(銷量)就愈來愈少。」

「我哋邊夠啲大企業做,我哋只可以畀人侵蝕,我哋邊有資格去對抗。」
漢記書局負責人趙小姐

趙小姐說,出版商可在學校代理售書,而小書店未能接洽校方,變相令銷售量降低。而且教科書有時會加插作業、教學CD等附件,令學生及家長怕買錯書不敢輕舉妄動,他們需說服家長一段時間,才成功賣出一本舊書。她無奈道:「我哋出嚟賣舊書,驚資料唔齊全唔update(非新版本),賣新書折扣又唔夠人優惠。」

趙小姐估計日後中學教科書,將會如小學書般由學校全面代理。(邵沛琳攝)

十年後或會由學校全面代理

趙續稱,由於很多書商及出版社在學校代售,而且折扣及優惠太吸引,出版商又未有提供特別優惠,並將所有獨立教材親自到學校售賣,美其言是「環保」,其實是拒絕書商販賣,務求賺到盡。她估計十年八載後,中學書籍就如小學般由學校全面代理,變相全面「斷米路」,加上經營成本及舖位問題,小書店難以競爭,最終被迫離場。

樓上書局買少見少,有書商不敵租金最終離場。(邵沛琳攝)

春藤書坊負責人李小姐指樓上書局已經式微。(邵沛琳攝)

不敵租金上漲 終被迫遷出旺區

主打兩岸三地書籍及新舊教科書,樓上書店春藤書坊位於旺角核心地段,在旺角鬧市開業5年。書坊負責人李小姐慨嘆,樓上書局已經式微,很多書本都難以用廉價取貨,「我哋來貨價貴,賣出去唔可以太低折頭」。

書坊以買一送一作招徠,生意才漸有起息。(邵沛琳攝)

李指出,相對大型書局如三中商,就可以用低折扣取貨。「如果佢哋有現貨,一定係先供應畀大書局,其次佢哋有貨尾淨,先會供應畀我哋。」她續稱,基於自由行旅客減少,前年的雨傘運動後,書店減少近五至六成顧客,近一年生意額下滑近半。由於他們租約期滿,業主決定將租金由4萬元增至8萬元,面對多重打擊,書坊只好搬遷到元朗經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