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有片】製作室老闆收留出走學生 社工指家庭破冰有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自「721元朗襲擊」後,製作室老闆Jason(化名)收留了數名因政見而離家出走的學生。與學生的相處的短短一個月間,他由政治冷感變得關心社會。然而,面對學生家庭關係等各種問題卻令他非常矛盾。有註冊社工認為,若家庭因政治問題陷入危機,雙方都應互諒互讓,討論時事時不宜迫得太緊。

2019年7月21日元朗西鐵站發生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件,製作室老闆Jason(化名)自那天起收留了數名學生。(資料圖片)

7月21日晚上,在元朗西鐵站突然出現大批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Jason當晚收到朋友電話,希望他能開放製作室予兩位學生留宿。自此,Jason的製作室便多了數名學生「寄宿」,主要有兩人,有時他們的朋友來陪伴,便會七人窩在一起。兩位「常客」生於「深藍家庭」,父母早已揚言,一旦發現他們參與任何示威,便會「逐出家門」。其中一位學生的家人更曾因此動手,令女生手臂上留下瘀傷。

學生打兩份工「交租」

為免打擾Jason生意,學生們若沒參與社會運動的話,每天便會外出當兼職,有人更「打兩份工」,當作宿費及幫補Jason的日常開支。Jason為免尷尬,只會在製作室有客人的時候才回去。但偶然回到製作室,總會感受學生情緒低落,認為總有人要先站出來「解決」香港的問題,家庭問題反而次要。「我沒聽他們埋怨,只是當我看到他們像到了地盤工作般,全身也是灰,又不幸中了催淚彈時,覺得真的很辛苦。」

Jason平日會替學生購買濾罐等防護裝備,並負責三餐開支。(設計圖片 / 楊凱力攝)

因抗爭而與家人鬧翻不太值得

常言「三年一代溝」,與學生年紀相隔了「三個溝」的Jason,年輕時社會氣氛與現在大大不同。他笑言自己年少時只顧打機,所以總不太理解這新生代為何要押上家庭抗爭。他認為若想為香港出一分力,也可有其他方法。但他認為即使自己不收留他們,學生也會到網吧流連,既然他們決意離家,倒不如由他提供一個較安全的地方。

Jason稱最初只打算收留學生數天,豈料轉眼已住了一個多月。他笑稱自己從來對政治冷感,只叫得出特首的名字,但自從收留了這群學生後,開始留意新聞,有時更和學生看直播。有感自己身體潺弱未能走到前線,能幫助這群學生便當「贖罪」。那麼要幫到甚麼時候呢,他說「直至政府回應五大訴求吧!」

香港家庭福利會工作顧問駱慧芳提醒,不論是子女還是家長,均切忌情緒激動時作重要決定。(洪業銘攝)

註冊社工:切忌情緒激動時作決定

修訂逃犯條例爭議持續,因政見不同而與家人關係破裂的,也絕不止於以上數名學生。香港家庭福利會工作顧問駱慧芳指,家人常因出於緊張和擔心,卻不自覺說了一些傷害對方的說話,這時候雙方也應停一停,不要馬上駁斥。

短暫分開雖然有助大家冷靜下來,但長遠必須認真考慮放棄家庭關係是否值得,特別在情緒激動時不宜作出決定。駱姑娘建議,可利用通訊軟件等,送上一些生活化的關心說話,以助雙方關係「解凍」,只是長遠不宜逃避問題,建議可逐步逐步冷靜討論。她又提醒雖然坊間有不少有心人,但未成年人士應對陌生人保持一定程度戒心,避免將自己陷入危險之中。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