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石公主號】隔離期間覺遭日本歧視 下船乘客:想快啲返屋企

撰文:朱幼麗 邱靖汶
出版:更新:

爆發新冠肺炎的日本郵輪鑽石公主號,今日(21日)陸續安排通過檢疫的乘客下船,包括逾百名香港居民。他們乘旅遊巴抵日本羽田機場後,終能腳踏實地,並可以回家。有乘客碰巧今天生日,他直言最大的生日願望是:「好想快啲返屋企。」亦有不少人稱在最後幾天等候檢測結果的日子最難耗,獲知能通過檢測有如中六合彩,也知道染病的人「非常慘」。亦有人覺得日本的安排欠佳,令多人感染,港人的檢測遲遲未出,甚至讓加拿大人「打尖」先撤離。對於回港要再被隔離,他們都認為是應盡的責任,不應該把病毒傳播開去。
記者:邱靖汶 攝影記者:楊凱力 日本直擊

碰巧遇上生辰的黃先生稱,最大的生日願望是:想快啲返屋企。(楊凱力攝)

覺得身處環境好危險

下船的乘客下午分批抵達機場,入境處職員早已在場準備,並為眾人準備好行李牌及登機證等,由於每架車只載約十多人,運作暢順。其中一名乘客黃先生碰巧今天生日,被問及生日願望時直言:「好想快啲返屋企。」

黃直言在船上日子好難受,能腳踏實地的感覺幾好,當每天都聽到有90人、80人染病時最擔心,不其然想到:「點解會染病?在那裡染?已經無出房間仍會染病?嗰陣時就真係講運氣。」他稱當時真的感到命運非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知道身處環境好危險。

遭加拿大「打尖」未能提早離開

黃又說,未能上第一班包機的心情不是擔心而是失望,為何沒有選中他? 他又稱知道政府已盡力,期間又被其他國家「打尖」,但也明白有些事非香港政府所能做到。但在期間各方有安排物資運送給他們,助他們渡過最困難的時候。

回港隔離是應負的責任

黃說,他知道有些染病的人士「好慘,,非常慘」,說時也面露傷感,又說感覺今年的生日特別難忘,其實也不知檢疫後會否染病,並說:「如果我唔接受(回港檢疫安排),留在日本玩或去其他國家玩,如果我返香港把病毒染畀其他人,係唔理智既做法,應該負責任,返去面對現實。」

乘客馬先生稱覺得港府比較被動,但已覺安排不錯。(楊凱力攝)

理解有些事非政府能做到

另一名港人馬先生則稱,覺得香港政府比較被動,等消息等了很久,不過他致電入境處查詢亦有人回覆。他又說,船上全部無通告,要靠香港獲得消息,理解有些事情香港政府本身亦未必能做到,能夠這麼快能作安排已算幾好。

+6

現在人人都當你係帶菌者

另一名乘客陳小姐稱願意接受隔離,並說:「現在人人地都當你係帶菌者啦。」她說即使隔離期後都暫不會出街,稍後才與家人見面。她說最掛心在香港的子女,在船上多日都有與子女透過電話或視像聯絡,明白急都無辦法,唯有等政府,亦終於等到,其實都滿意。

隔離期間終看到中文台

她說一直未收到健康證明其實好驚,因為船上已被污染:「容乜易連我地都溶埋。」後來才知原來檢測結果3天前已出,與同行的朋友亦全部無事能返家。她又指船上的日子,大家都在艙內無見其他人,隔離數天後,船公司才開放wifi,她以玩手機度日,船上後來亦開放多幾個電視台,後來亦有中文台。

乘客陳小姐稱,覺現在人人都會被人當是帶菌者。(楊凱力攝)

下次郵輪坐盛世公主

她又對日本政府的安排有微言,認為把他們與患者放在一起,令多人感染,香港可能經歷過沙士,防避功夫做得較好。她又透露船公司答應會把今次旅程的款項全數退回,每人並多送一次免費的郵輪旅程,不過下次會坐盛世公主,不會再坐鑽石公主。

植小姐覺得香港人受到不公平對待。(楊凱力攝)

覺香港人受到不公平待遇

另一名女乘客植小姐則對日本安排很不滿,覺得香港人受到不公平對待,她說:「點解美國人可以咁早走,我地又咁慢,最後一日才有檢測報告,有些人又不用檢疫,昨日明明係我地先,都要畀加拿大先,係咪對香港人唔公平……」她更稱或考慮以後都不再來日本,覺得香港人被人看不起。

有男乘客稱得知檢測結果時開心如中六合彩。(楊凱力攝)

得知通過檢測如中六合彩

較遲到達機場的一名男乘客則稱,他等檢測結果也等了四至五天,驚到連今早發檢測報告時有人敲門也不知,是鄰房告知他已發報告,才發現職員已從門隙放入,他形容收到證書的一刻係:「真係好開心,好似中咗六合彩。」

朋友報料香港隔離易過好多

他亦覺日本在安排上很差,尤其是善後的工作,覺得日本真係歧視香港,其他人第一時間很快知結果,他們卻遲遲未出。他在船上的日子,只靠想著何時吃下餐飯度過,因為若有人通知可以食飯,即表示他未有受感染。他又說有朋友早前已離開,並已在香港隔離,更透露在香港隔離的日子易過好多。

+3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