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後兩周年】黃之鋒拒留戀精神勝利 冀非建制派「做好自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雨傘運動即將踏入兩周年,79天的佔領點滴,一幕幕震憾人心的場面,相信不少市民仍然歷歷在目。然而,傘開之後,香港的民主道路又該何去何從?《香港01》訪問了數位當年參與及反對佔領的相關人物,總結事件如何影響當今的政局,以及前瞻香港的民主路應如何走下去。

兩年前的今天,學民思潮及學聯發起重奪公民廣場行動,掀開雨傘運動的序幕。回望兩年前未能成功爭取落實真普選,黃之鋒表示自己不會留戀「精神勝利」,又認為傘運令港人期望改變、造就本土及自決派進入議會。他又指,泛民光譜已擴闊,寄語傳統泛民要「寬容些」,繼續做好自己。

年僅19歲的黃之鋒,經常擺著嚴肅的表情,在拍攝期間,攝影師數度要求黃之鋒「笑下啦」,但黃之鋒苦笑稱,「好難笑,我好少會笑。」(林振東攝)

重回傘運的主要陣地,華燈初上,金鐘夏愨道及干諾道中依舊車水馬龍,似乎那79天的抗爭已找不到半點痕跡。路上的市民步伐匆匆,已教人難以聯想煙霧彌漫的那一夜,黃之鋒卻淡然地說:「我好理性,唔會留戀精神勝利,反而關注要點樣先可以為下一場更加波瀾壯闊嘅運動、做更好嘅準備。」

沒有沉重感的一番感言,竟然出自一個年僅19歲的大學生——但轉念一想,他是15歲時就發動反國教運動、17歲時又揭開雨傘運動序幕、被《時代雜誌》評為2014年最具影響力少年的黃之鋒,一切就再正常不過,也難怪攝影師叫他擺出笑臉時,他會苦笑稱,「好難笑,我好少會笑。」

警方在2014年9月28日發射87枚催淚彈,令雨傘運動引起外媒關注。(Getty Images)

黃:初期高估抗爭力量 有泛民大佬勸退

87枚催淚彈除了催淚,亦催生了一場前所未見的大型社會運動,黃之鋒承認初期一度高估抗爭力量,但經過兩個多月的消耗,至同年11月時他已意識到,「大家唔夠籌碼,但我哋唔能夠單方面叫停佔領運動,只可以打到山窮水盡、同大家一齊留守到最後一刻,而唔係到最後一刻先去留守。」黃之鋒似乎意有所指,他透露當時有不少泛民大佬曾經出口相勸,「佢哋由一開始嘅語重心長,變到後期嘅唔耐煩,話啲街坊開始反對,叫我哋要為泛民選舉打算、要有議席先可以有資源......」

「其實都預咗係咁,又唔係第一日識佢哋。」黃之鋒認為,泛民當時只是預想參與一場兩日一夜的「佔領中環」,從未曾設想過應該如何組織一場規模比「佔中」大十多倍的「雨傘運動」。運動最後在警察清場下告終,黃之鋒說,儘管港人至今仍未能落實真普選,但經此一役,市民對代議士的期望更高,「想要一啲一齊同行、挽手抗爭、積極參與社運嘅民主派。」

秦泰豐說,黃之鋒啟發了他,他希望黃的演講可啟發當地的年青人。(資料圖片)

黃:香港人唔會輸!

雨傘運動發生前兩年,黃之鋒帶領的反國教運動迫使特區政府擱置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至雨傘運動發生後兩年,黃之鋒有份創立的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又以高票奪取立法會港島區議席。「群眾運動就係要相信群眾,香港人係唔會輸㗎!」黃之鋒把成功歸於香港人,亦把榮耀歸於雨傘運動,「雨傘運動帶嚟民心對改變嘅渴求,無論係本土派定係自決派,大家都要承認,如果無雨傘運動,今時今日就未必有咁高嘅支持度,亦未必可以入議會,就算係功能組別嘅搶灘,都係延續緊傘運精神。」

雨傘運動無一個共主,所以無人可以去定義咩係「傘運精神」,對我而言,「傘運初衷」係對民主嘅堅持,而「傘運精神」係對自由嘅執著,大家不屈不撓,用希望去打每一場仗。
黃之鋒

黃之鋒15歲時帶領反國教運動,當時曾經發起絕食(右);至雨傘運動時,17歲的黃之鋒亦曾絕食超過100小時(左)。

稱有學民成員轉至本民前、青年新政

有指雨傘運動令民主精神遍地開花,亦有人批評雨傘運動造成社會撕裂,黃絲與藍絲,成為社會最為簡單的二分法,互相對立各不相讓。不過,黃之鋒認為每個人本身就有不同政治取向,傘運只是一個觸發點,呈現眾人的分歧。

至於有傳統泛民指出,傘運令民主派光譜擴闊,變相削弱傳統泛民的支持力量,黃之鋒則笑言,「如果用傳統泛民思維,我哋都會怕本土派(分散力量)」,他又建議泛民面對新興政治力量時,「做人寬容啲,諗下自己可以點樣做好啲,我哋有唔少學民思潮前成員,都走咗去本民前、青年新政同埋香港民族黨,我哋都係繼續做好自己。」

如何為之做好自己?黃之鋒透露,在今年1月初,一名現時已落選的社運界人士曾經私下聯絡他,表示羅冠聰是負資產、沒機會勝選,又著黃拉攏其他黨友阻止羅出選港島區;黃之鋒坦言,事件令他深感震撼,「原來由社運跳落政圈,真係會唔同咗,如果有朝一日我哋都變成咁,相信我哋就會落選,所以我會提醒自己,唔要變做呢種人!」

黃之鋒認為,羅冠聰在立法會的高票當選,正正反映香港人沒有忘記雨傘運動。(資料圖片)

避談四年後是否參選:繼續用希望去打逆境波

黃之鋒在紀念雨傘運動一周年時,曾經撰文指要讓年輕人的聲音進入議會,如今羅冠聰成功入局,黃之鋒坦言,「呢個係成功累積社會基礎嘅第一步」,表示現時正積極籌備羅冠聰議員辦事處,計劃把地區辦變成鼓勵公民參與的社區平台,未來則會積極探討在下屆特首選舉期間發起民間公投的可能性,希望藉此帶出香港前途自決的討論。

至於未來四年,香港的民主路會如何走下去?「無人可以保證非建制派唔會再出現碎片化,亦無人知道究竟大家可以點樣合作、有幾團結。」黃之鋒直言,香港眾志不會把羅冠聰塑造成團結非建制派的橋樑,但指羅的確是個兼容並包的人,樂於和不同人士合作,「佢會扮演咩角色,相信大家半年後就會知道。」至於黃之鋒四年後又會否參選立法會?他則大賣關子,表示要從長計議,但會繼續用希望去打任何一場逆境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