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奧金牌泳手鄧韋樂:唔好睇低我哋呢啲運動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里約殘障奧運會,鄧韋樂以1分56.32秒於男子S14級200米自由泳中,為港奪得今屆殘奧第一金。小時候父母未能接受他是輕度智障,一度盲目送他入讀主流學校,後來母親覺醒讓兒子快樂才是最重要,轉回特殊學校,更因而發掘他的游泳天份。因輕度智障而曾遭不少人嘲笑的韋樂,現時不再介懷別人的批評,只希望自己的故事,讓大家「唔好睇低我哋」。

鄧母(圖左)憶起當初毅然讓兒子鄧韋樂(圖右)由主流學校轉讀特殊學校,現在兒子能發揮所長,感到高興並無悔當初的決定。(王丹麟攝)

母不接受輕度智障硬送主流

目睹兒子S14級200米自由泳中勝出一刻,遠赴巴西支持兒子的鄧母,興奮得連相機也差點拿不穩。但原來9年前的她,一度因自己的私心,幾乎斷送兒子的發揮空間。

「開頭唔係好接受到……自私啲」,鄧母說起往事,臉上仍帶有一絲歉疚。現時19歲的韋樂,6歲時被評定輕度智障,同時患有輕度活躍症,父母開始時未能完全接受,硬將他送上主流學校,「睇下係咪融合到」。怎料這個決定,卻是韋樂惡夢的開始。由於理解力較差,放學回家後,每每需用上最少5小時複習;又因為成績較差,被同學取笑而與人推撞;老師更不容他參與運動比賽,怕他不遵守規矩。

因為自尊心而令到兒子受到傷害,鄧母後悔不已。在韋樂4年級時,毅然決定讓他轉讀特殊學校。以往的生活幾乎只有讀書,入讀特殊學校後,韋樂憶述「好多嘢玩,好多活動」,而鄧母亦喜見他重拾歡笑,加上學校的老師會一併教家長如何紓緩情緒,鄧母更肯定自己做對了決定。

目睹兒子勝出一刻,鄧母憶述當時興奮得差點連相機亦拿不穩。(香港殘疾人奧委會暨傷殘人士體育協會提供照片)

入選泳隊找到目標

「沖完涼,(浴室)好似水族館咁」,鄧母笑說韋樂自小喜歡水,故從他入讀小學開始,便一直讓他參加游泳班。在韋樂轉校後不久,他更通過香港智障人士體育協會的選拔賽,開展讀書與訓練並行的生活,每天訓練兩小時,一星期訓練6天,還要參加不同賽事。前年參與仁川亞洲殘疾人運動會,於200米自由泳中,以破亞洲紀錄奪得金牌,另在100米背泳中奪銀。

與以往不同,雖然幾乎每天要進行訓練,但韋樂享受非常,「好玩,識到好多朋友」。問他會否感到辛苦,韋樂笑着點點頭,但他從沒過放棄。找到自己的興趣和專長,韋樂更不斷設下目標,欣賞同場競爭者同時,亦暗暗在心裏想「我要快過呢個(泳手)」。他仍舊不喜歡翻閱書本,鄧母卻毫不介意,「每個家長都希望自己仔女有個專長」,而韋樂早已找到了。

今屆里約殘障奧運會中,鄧韋樂以1分56.32秒於男子S14級200米自由泳奪金,更破了殘奧紀錄。(香港殘疾人奧委會暨傷殘人士體育協會提供照片)

與教練亦師亦友 教練:要懂體諒

2012年,韋樂第一次參與倫敦殘奧會。當時他只有15歲,不太清楚發生何事,只當是一般比賽,最終只能進入決賽,空手而回。「嗰時唔知係大型比賽……淨係諗住要快」。到了這次,他清楚地為自己設下目標時間,最後奪得冠軍,更破了殘奧紀錄;而他背後的功臣,除了一直給予支持的母親,還有教練周新天。

在訪問中,韋樂不時與教練周新天互相取笑,像在「耍花槍」,又像要好的朋友;但進行訓練時的周新天,則一臉嚴肅,韋樂亦不敢怠慢。周新天不諱言最初有友人得悉他將為智障人士進行訓練時,「(朋友)話佢哋難搞」。半年相處下來,與一班泳手培養出深厚的感情。

鄧韋樂(圖中)與教練周新天(圖右)感情要好,周指要體諒輕度智障人士的理解力較弱。(王丹麟攝)

「要理解佢哋(輕度智障人士)嘅理解力的確弱啲,但佢哋會比足105%技術你」,周新天說只要明白輕度智障人士需要多一點時間理解,「90%跟到你指令。」在訓練過程中,韋樂曾因不滿自己表現,缺席訓練課堂,但周新天不會選擇破口大罵,「我會唔出聲……佢知我嬲,但會扮傻」。殘奧比賽期間,韋樂亦曾因緊張過度而表現不佳,最後在教練的訓示下調整好心態,發揮超水準。

鄧韋樂:唔好覺得我哋有分別

小時候曾因輕度智障被人取笑的韋樂,人大了,不再介懷別人的眼光,但他希望大眾不再對他誤解,「希望佢哋唔好睇低我哋呢啲運動員,唔好覺得我哋有分別,我哋係一樣」。在訓練期間不辭勞苦為兒子按摩的鄧母亦期盼,「無論健全又好,唔健全又好,佢哋付出既努力,我相信係應該得到尊重。」

現時的鄧韋樂不再介懷別人的眼光,只希望別人「唔好睇低我哋呢啲運動員。」(王丹麟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