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通道滿障礙 輪椅人士:對我們來說平路都是崎嶇

撰文:余秋婷
出版:更新:

「健全人士眼見就是平路,但對我們來說,平路都是崎嶇不平的。」22歲的曾錦源因小腦萎縮症要以輪椅代步,踏出家門已是第一個難關,要跨過一級樓梯,常見的磚路對他而言卻是非常顛簸。除了面對硬件上的不足,他亦曾在港鐵站被罵「有病不要出街」。
惠珍受中風影響,耳不靈、走不穩、說不清,試過花4小時都未能成功回家,問路時,更被誤會為討錢或智障。採訪當日,記者與他們試行無障礙通道,簡短路程花上30分鐘,一再繞路而行,亦發現商場的無障礙設計竟得物無所用。

錦源患上小腦委縮症,19歲起發病,要以輪椅代步。(余秋婷攝)

出門已面對首障礙 被罵「有病不要出街」

22歲的曾錦源患有小腦萎縮症,出入以輪椅代步,與家人居於藍田,平時甚少外出,因為單出門就要面對首個困難,家門位置就有一級樓梯,出入要靠家人幫忙。「健全人士眼見就是平路,但對我們來說,平路都是崎嶇不平的」,輪椅上的錦源穿梭於香港常見的磚路,倍感顛簸,即使電動輪椅具避震功能,亦不見得舒服,若路面太斜,又憂心會反車。

外出時不時遇到歧視,錦源坦言最深刻的是在地鐵被陌生人大罵,回想那次經歷,由於錦源坐輪椅必須乘坐升降機,惟當時一位老婆婆站在升降機外等人,當錦源離開升降機時產生碰撞,遭對方大罵,又聲稱要報警等,身邊的路人竟對他說:「有病不要出街」、「你睇路呀!」,一下子成眾人焦點,讓他很氣憤。

雖然政府於2008年推出《設計手冊:暢通無阻的通道》,以規限新的建築物符合傷健人士需要,但錦源認為:「政府有做點功夫,但不會確切體會我們的需要。」

惠珍自40多歲起中風,以致右邊身不便,要靠助行器行路。(余秋婷攝)

集多種殘疾難問路 家住荔景卻去了柴灣

年約50歲的惠珍中風近十年,以致右邊身行動不便,靠助行器走路,而左邊耳亦有聽力問題,說話很慢,「如果一緊張就講得唔清唔楚」。中風後記憶力及方向感都特別差,家住荔景的她曾花4個小時回家,5點離開深水埗訓練中心,晚上9點還未到達,更一度錯去柴灣站。

當時家人為她準備了字卡,但每當她向路人舉牌,卻被誤會是討錢或智障,沒有路人願意看字卡上的指示,而家人不斷打電話予她,她緊張得未能協調雙手,以致接不到電話,連手提電話都無電,越緊張越控制不到自己,更出現抽筋情況,惠珍只好把輪椅泊到一旁,幸好有職員留意,細心看字卡上的指引,帶她乘港鐵。

10分鐘的路程 殘疾人走了30分鐘

採訪當日,記者與錦源、惠珍試行藍田的無障礙通道,由復康會藍田綜合中心行到藍田入境事務處,一般人步行前往需時10分鐘,不過與殘疾人士同行卻近30分鐘,而且面對重重困難。當中最驚訝的是商場需設有斜台,但只通往扶手電梯,輪椅人士根本不能使用扶手電梯,特顯商場設計未有考慮殘疾人士需要,以致得物無所用。

記者向其管理公司高衛物業管理有限公司查詢,高衞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回覆指有關斜台是應業戶要求而興建,亦指商場已設無障礙設施,內外有足夠指示牌,為殘疾人士提供指示。

盤點復康會藍田綜合中心到藍田入境事務處七大障礙:

 

1) 未上路 先入閘

原本在地鐵站旁有一條通道前往,但由於有梯級,錦源只能繞道而走,多走兩米,按鐘通知匯景花園管理員開閘門,再經斜道而入。

 

2) 一級石壆 天淵之別

路邊的石壆雖不高於10厘米,但對使用助行器的惠珍而言額外費勁,她口中唸唸有詞,「壞人落地獄,好人上天堂」,跨過地獄、天堂,惠珍好不容易才過了這條約莫2米的馬路。

 

3) 走過斜道便是盡頭

若果能順利入商場,就可以走捷徑到達入境處,商場雖設有斜道供輪椅人士出入,惟甫入商場便是扶手電梯,錦源根本不能使用,而惠珍由於行動不便,擔心在扶手電梯上滑倒,所以亦轉乘升降機。

 

4) 零指示牌 難覓無障道

不能從斜道入商場,只好另覓路徑,但圍顧四周根本沒有指示牌,惠珍與錦源只好沿路而行,終在停車場通道內找到無障通道。惠珍指若果「初來貴境」一定很難找到。

 

5) 兩柱擋路 僅剛好通過

無障礙通道的入口安置了兩支可移動的柱子,柱之間僅有1米闊,錦源的輪椅剛好能進入,他指部分輪椅設多種功能,體積較大,未必順利通過,可能要麻煩管理處職員移開柱子,方能進入。

 

6) 貨倉出入重地 環境狹窄骯髒

所謂的無障通道是連接停車場的貨倉位置與商場升降機,所以不時有工友上落貨物,而且環境骯髒,空氣欠流通,不時有蟑螂出沒。 

 

7) 重門阻隔 殘疾者難推

每個通道都有防煙門,由於有一定重量,惠珍難以開門,要靠其他義工幫忙。

香港康復會將於11月6日(日)舉行「無障行者2016」,活動首次讓參加者配戴不同的道具,如眼罩、耳塞等,分派到不同的地區,完成指定任務,體驗殘疾人士的生活日常,截止報名日期為10月15日。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