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佑就刑恐案提上訴 否認自稱向華強個仔 透露患睡眠窒息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向佑上訴時曾透露他患有睡眠窒息症。(資料圖片)

中國星主席向華強的幼子向佑被指向的士司機自稱是「向華強個仔」,及其父是「全香港最大家族龍頭大佬」,從而在觀塘裁判署被裁定刑事恐嚇等罪成,被判入獄半年。向佑今在高等法院提出上訴,其律師指的士上的錄音並未有錄到向佑曾說該兩句話,又指向佑患有睡眼窒息症,質疑懲教署是否有相關儀器。法官把案押後以書面裁決,同時亦要求懲教署就向佑病情呈交報告,以供法庭考慮。

上訴人向佑,29歲,於今年七月在觀塘法院,經審訊後被裁定刑事恐嚇、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等3 罪罪成,指他於去年9月指一名的士司機拒載,與司機爭執,期間出言恐嚇及打司機臉及伸手掐其頸。

向佑今由資深大律師駱應代表,駱今在庭上播放兩段2015年9月19日晚上8時半至9時兩段片段,期間向佑一上車已和涉案的士司機就拒載問題發生言語上的衝突,向佑在車上展示一張回鄉證說:「我叫向佑。」司機回應說:「點呀,咩人來?」 期間向佑致電表示「畀人兇」,又透露現正錄音不會說太多。

律師指向佑明知在錄影不會講黑社會說話

駱說,從行車攝錄機的片段所見,向佑從無說過自己是「向華強的兒子」或是「全港最大龍頭家族」,加上向佑表明已錄音,更加不會說有關黑社會說話,但警員到場調查後,司機向警員報告,司機由始至終沒有打向佑,向佑自稱自己是向華強兒子,會找人打司機,「玩殘」司機,強搶行車攝錄機,數天後司機在警署錄得口供才說向佑指自己來自全港最大龍頭家族,司機說法和攝影片段不同,但原審裁判官釦沒有考慮此點,錯誤判處向佑入獄半年。

駱又透露,向佑患有睡眠窒息症,究竟懲教署有否相關儀器,需要了解及為向佑提取報告。而控方亦承諾會向要求懲教署提交報告。

律師指司機傷勢與口供所述情形不符

至於兩項襲擊罪名,駱指當時司機有批掙撞向佑,向佑只是出於自衛向司機㧜頸,而司機指向佑打了司機左面7至8下,下車時又打了司機一下,但醫生報告只顯示司機的頭、頸、右手手肘有觸痛和泛紅,而沒有紅腫,和司機庭上口供完全不符,但原審裁判官卻錯誤判斷接納頭部受傷包括面部的傷勢,認為定罪不穩妥。

案件編號:HCMA 396/2016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