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污染】銅鑼灣六層高電視牆閃爆 青衣工廈「發光神主牌」轟炸民居

最後更新日期:

羅素街、崇光一帶「巨mon圍城」,「光污染2.0」入侵銅鑼灣!其中一個高達六層樓的「巨型電視牆」與民居僅一街之隔,播放廣告的閃光把唐樓照成紅、橙、黃、綠等顏色,大廈雖已簽署《戶外燈光約章》,承諾每晚11點後熄燈,但據記者日前所見,該熒幕午夜才關掉,完全違反《約章》要求。

新界亦存在光污染問題。青衣長輝路驚現「發光工廈」,走廊光管數目達到至少400支,半年前起「晚六朝六」發光發亮,遠至兩公里外的居民亦感受得到,直斥儼如「發光神主牌」。

波斯富大廈外牆被巨型電視的閃光影照成五顏六色。(蔡正邦攝)

銅鑼灣羅素街曾為全球最貴地段,今時今日,昂貴地舖之上掛上了多個影視屏幕,小至52吋LED電視,大至六層樓高「巨型電視牆」,整條街就有最少9個,幾乎照亮街上每一個角落。

途人站在羅素街及勿地臣街交界、近時代廣場的一邊等候過馬路時,抬頭就會瞥見「英皇鐘錶珠寶」樓上的六層巨型電視,由「英皇集團」擁有,每日不斷播放廣告片段,強光影射在一街之隔的波斯富大廈,外牆顏色變成紅、橙、黃、綠……突然一下反白,刺眼程度堪比閃電。

羅素街54-56號外牆安裝了6層樓高的巨型電視,日夜播放廣告。(梁鵬威攝)

六層高電視牆射強光 對面住宅變disco

波斯富大廈D及E室的窗戶面向該電視牆,大部分單位以厚窗簾或茶色玻璃窗遮擋強光,甚至空置放盤中。6樓D室住戶冼小姐透露,多年前租用單位時,窗戶已安裝了不透光玻璃,但電視牆的閃光仍會造成滋擾,「平時背對住食飯,向(著)就好刺眼」。她指,屏幕三年前晚上11點就會關掉,現時過了11點都未關,但一直未有投訴,無奈說「可能已經適應」。

2樓D室咖啡室負責人馮先生稱,強光非常刺眼,需要拉上趟閘遮光。(鄧麗婷攝)

「以前11點(關燈),宜家12點,愈嚟愈夜!」2樓D室由小桃咖啡室承租,負責人馮先生大吐苦水,坦言客人見到電視牆的強光,感到太刺眼,均要求拉上露台趟閘阻隔強光。他說:「原本望住時代廣場係一大賣點,𠵱家就強化唔到。」水吧位置更是面向電視牆,師傅強哥苦笑謂:「成日都對住,不停轉色,好刺眼,盡量唔去望佢。」

本月9日記者到訪時,碰上大廈業主立案法團開會,有與會業主表示,不少業主已個別向屋宇署、當區區議員鍾嘉敏投訴,包括要求調低電視牆的光度,但一直不被接納,「無用㗎,呢個(電視牆)咁值錢!」

在小桃咖啡室內,光強度減至最高608 lux。(鄧麗婷攝)

光度高出一般樓宇五倍

11日晚上,記者邀請了「綠惜地球」總幹事劉祉鋒以測光儀量度電視牆的光強度,在羅素街及勿地臣街交界過路處錄得最高1,286 lux。在小桃咖啡室內,讀數減至最高608 lux,但仍高於勞工處製定的職業環境衞生指引中,一般辦公室最大500 lux的理想平均照明度,與一般樓宇範圍通道的100 lux的理想平均照明度相比,更是高出5倍。劉亦大呼好刺眼,若有精神緊張的人士住在對面民居,相信精神壓力更大。

翻查《戶外燈光約章》參與名單,有關巨型電視牆有份簽署,承諾在晚上11點後關燈,但記者當晚所見,該螢幕到了午夜才關掉,明顯違反要求。同樣由「英皇集團」擁有、已簽署《約章》的羅素街8號外牆影視屏亦然。兩個LED螢幕分別於11年及12年安裝,沿用至今。

羅素街至少有9個影視螢幕。(梁鵬威攝)

從羅素街走向百德新街,沿途可見的影視螢幕最少有18個,可謂光害重災區。Forever 21樓上影視螢幕的光強度達到最高559 lux,水平甚高。名店坊地下一間時裝店更以數千支LED燈管組成舖面,猶如「燈屋」,光強度達到最高431 lux。記者11日凌晨一時許所見,該「燈屋」仍然燈火通明,照亮整條記利佐治街。

劉祉鋒用測光儀量度名店坊地下時裝店的光強度,錄得最高431 lux。(鄧麗婷攝)

劉祉鋒表示,近一、兩年多了大廈加裝電視螢幕,「第一個出現了,其他廣告商就會仿傚」,而且電視螢幕可由電腦改變播放的內容,從商品角度來說,彈性既高,亦多變化,存在一定吸引程度,造成螢幕處處的漣漪效應,認為長遠應要立法監管。

灣仔區議員伍婉婷表示,《約章》生效後,當區反而多了8、9個戶外燈光裝置,估計是行業內競爭激烈。她批評《約章》形同虛設,即使參與的商戶違反要求亦無罰則,舉例指,百德新街有商戶未有遵照關燈要求,被發現就推諉職員忘了關掉。

記者曾致電鍾嘉敏及電郵英皇集團,查詢居民投訴情況,但截稿前仍未獲回覆。

對比之下,「發光大廈」橋匯的光強度和光管密度,都比附近的住宅高,難怪兩公里外葵芳的街坊都感受到眩目的燈光。(梁鵬威攝)

青衣工廈全幢發光似巨型神主牌

別以為只有銅鑼灣、油尖旺等繁忙地帶才有光污染,青衣長輝路一座工業大廈橋匯,半年前起「晚六朝六」燈火通明,令附近居民頭痛不已。記者本月初晚上9時前到訪翠怡花園5座高層一單位,與橋匯相距僅二百米,甫踏進屋門已感受到強光。遠看這幢約廿層樓高的「發光大廈」,每層外圍走廊均亮著密密麻麻的光管,目測最少400枝,非常刺眼。

家住翠怡的林先生指,其就讀中學的長子房間正對著橋匯,只能對著光管睡覺,令他連上課也沒有精神。(梁鵬威攝)

IFC都無咁誇張

林先生已住在該單位十幾年,他無奈說:「以往睡覺都會打開窗通風,依家迫著要落窗簾,但又令間房好焗、唔通風,唯有開冷氣,但開始秋涼仍開冷氣會好嘥電!」他形容,以前關燈後屋內漆黑一片,但近半年橋匯的強光令其家人睡眠質素受影響。同樣住在翠怡花園的黃小姐亦批評:「深夜一開眼以為自己無熄燈,長期係咁一定有影響,IFC都無咁誇張。」記者在單位內量度窗外光度達7 lux,略高於國際照明委員會, 建議晚上11時後光強應低於5 lux的都市地區指引。

青衣橋匯發出的光,遠至兩公里外的居民感受得到。對面海、家住新葵芳花園C座高層單位逾30年的周太抱怨:「成座發光神主牌咁,好誇張,凌晨3、4點都仲開緊,我哋住咁遠都覺得唔舒服。」周太曾透過區議員向環保署投訴,但拖延了3個月仍未解決。

記者本周進入橋匯的其中一層,用測光儀錄得350 lux的光強度,比消防指引高逾10倍。(01記者攝)

居民晚六朝六飽受光污染

這幢「發光神主牌」自今年3月起,部份樓層通宵亮燈,後來情況愈來愈嚴重,每日下午6時開始全幢亮燈,直至翌日早上6時。葵青區區議員張慧晶指,她接獲至少7名街坊投訴受到光滋擾,曾多次向橋匯的物業管理處反映,一直無進展,直到記者到訪前一天對方才表示會關閉半數光管,不過居民和區議員都認為刺眼程度無減。

區議員張慧晶指,現正向區內居民收集簽名,希望能令橋匯的管理公司改善。(梁鵬威攝)

居民和區議員分別向環保署投訴,環保署引述橋匯的管理公司大生地產發展有限公司指,《2011年建築物消防安全守則》規定走火通道樓面水平最少要有30 lux的光強度,所以在大廈外圍走火通道安裝照明系統,會盡量減少照明裝置數量。

張慧晶說:「建築物條例條變相成為他們的藉口,可以開咁光都奈佢唔何!」她表示兩個屋苑法團正計劃約見橋匯的管理人員表達不滿及商討解決方案,亦計劃收集區內居民簽名要求管理公司改善。

環保署回覆指,10月初接獲一宗有關羅素街54至56號影視幕牆的投訴,正在跟進。至於橋匯的光污染問題,署方稱已去信物業管理公司反映居民關注,獲回覆指會在符合建築物消防安全要求下盡量減少照明裝置數量。

巨型電視晚上11時後仍未關燈,違反《戶外燈光約章》要求。(鄧麗婷攝)

拖了八年仍未立法規管

政府早在2008年留意到香港光污染問題,在當年施政報告提到「會評估戶外燈光裝置引起的能源浪費問題,並研究立法處理有關問題的可行性」,2011年成立戶外燈光專責小組,研究立法規管,最終決定推行約章計劃,今年4月生效,參加機構累積達到超過4,500間,但截至今年9月,有11個參與機構的燈光裝置被投訴,環保署跟進後,並無發現違反《約章》的情況。

曾任戶外燈光專責小組成員、綠惜地球總幹事劉祉鋒稱,《約章》生效後,就其過去數月的觀察,維港兩岸有多於一半的大廈招牌於午夜後關掉,可見業界有所收歛,但就認為計劃應在實施一年後,立即檢討成效和考慮立法。

油尖旺灣仔重災區

其實早在《約章》出台前,政府2012年已發出《戶外燈光裝置業界良好作業指引》,建議包括「避免過度照亮」、「避免光線溢出需要照射的範圍之外」、「把燈光裝置調暗」……劉批評指引模稜兩可,有欠科學化準則,建議屋宇署與環保署聯手制定審批安裝戶外燈光裝置的機制,設立呎吋、光度及閃爍頻率等標準,但就估計政府礙於未有相關法例,會認為難以執行。

環保署不時都收到光滋擾投訴,2015共有256宗,油尖旺、灣仔及九龍城依次為三大重災區。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