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籌備舞台劇 深水埗孩子藉互動表演訴心聲:困家中無人傾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市民的正常生活被打斷,基層的小朋友更面臨諸多困境。出身基層的小五學生梁綺桐形容停課在家的日子就是「早起食飯,跟住過一日,打吓機,然後無人傾計」;而自稱「高先生」的小三學生高穎琛則表示,疫情下每天的生活就是被媽媽要求「洗手、洗手、洗手」,而家中環境狹窄,只能透過小小的窗戶張望一下外面的世界……

基層的孩子亦有渴望和夢想,他們一樣需要被理解和傾聽,懷着這樣的信念,資深兒童藝術工作者兼編劇陳渝英便招攬了一批深水埗區的小朋友,以戲劇表演的方式展現他們的生活,讓他們有機會表達、探索自我。儘管今年的籌備曾多次受到疫情拖延,但她堅持不放棄,最終這台《我的天》互動舞台劇將會透過ZOOM網絡直播的方式演出。

高穎琛(左)和梁綺桐(右)性格完全不同,但透過舞台劇《我的天》成為了朋友。(羅君豪攝)

兩個性格大相徑庭的人,卻同樣被招募進入《我的天》劇組,近一年的訓練也使得二人成為了可以坐下玩紙上遊戲的朋友,這或許就是為何選擇戲劇演出訓練的原因。

梁綺桐(左)原本較為內向,透過表演訓練等開始慢慢講出心聲。(羅君豪攝)

戲劇訓練促小演員吐心聲

單薄的身型,羞澀的笑容,梁綺桐看上去十分斯文,是典型乖小孩的樣子,她卻透露自己鍾意「打機」,常常因此被責罵。與父母及弟弟居於深水埗公屋裡,按道理不該覺得孤單,然而喜歡表達的她卻感慨,父母工作繁忙,回到家只專注自己的事情,家中沒有人聽她說話。疫情期間,學校一度停課,她形容自己的生活就是「早起食飯,跟住過一日,打吓機,然後無人傾計。」

陳渝英回憶,綺桐一開始十分怕羞,不敢和人吐露心聲,和成人相處時,甚至會揣測大人們喜歡聽甚麼,努力表現得像一個乖孩子。不過其後和劇組的人熟悉後,綺桐開始變得健談,願意將自己獨到的看法表達出來,問及對疫情感受時她說:「我看到醫護人員很辛苦,甚至連生日都要返工,所以我將來不會做醫護,因為我想要慶祝生日。」

在《我的天》中只有一名成人角色,叫Plato,他與綺桐扮演的角色曾因為「打機」發生了矛盾。綺桐說這樣的場景很熟悉,家中時常發生。不過她自言比起其他大人來說,她更喜歡Plato,「雖然最後都係唔俾我玩,但是佢會聽我解釋、和我溝通。」

過度活躍小演員學會責任感 疫情中摺紙鶴解悶

性格完全不同,而且患過度活躍和輕度自閉、自稱「高先生」的高穎琛在疫情中的體驗卻有所不同,興奮時他常常不受控制,說起話來也是漫無邊際。他說疫情時困在家中,印象就是媽媽不斷要求他「洗手、洗手、洗手」。一家四口住在深水埗的公屋裡,地方狹窄,他感到倦怠時,便摺出紙鶴,放在窗邊,望望外面的世界。

這已經是「高先生」第二年參與劇本演出,在去年《透明人》的表演中,他曾試過在上場前半分鐘破壞自己的頭飾,一度想放棄演出,但頭飾經調整後「高先生」又堅持演出,全程想辦法保護頭飾,未曾穿幫。陳渝英認為經過這樣的事之後,「高先生」已經開始學會了承擔,並意識到團隊精神。

「藝術本子」創辦人、《我的天》編劇陳渝英(左)說,她會引導小演員說出自己的感受,一起記錄並整理成劇本。(羅君豪攝)

透過戲劇助兒童說出感受

「藝術本子」創辦人、《我的天》編劇陳渝英說,她會引導小演員說出自己的感受,一起記錄並整理成劇本,而最初選用戲劇的形式,就是希望能夠透過演出培訓及公開表演的機會,讓小朋友學發現自己的潛能、建立同理心,她說,「進入劇組後,綺桐開始變得健談,而高先生則學會了承擔責任。」

二人透過表演訓練,都有了不少的成長。(羅君豪攝)

冀無台劇讓觀眾更了解每個家庭的親子問題

今年的演出因為疫情一拖再拖,最終主辦方樂施會及民社服務中心決定由實體轉為網上演出,為小演員們圓夢。原本小演員們需要站在觀眾席中與觀眾互動,最終也只能轉為透過ZOOM的功能互動,而整個表演中也穿插不少小演員們自己在家拍攝的生活片段,希望能觸動觀眾的心,「呢套舞台劇適合親子共賞,當然兒童工作者、老師都適合睇。基層小朋友的生活需要被人看到,而佢哋有嘅親子問題,也許每個家庭都存在。」

日期:2020年10月11日
時間:下午2時30分至3時45分
形式:Zoom網上實時演出
語言:廣東話
對象:親子、家庭或其他有興趣人士
費用:港幣50元(以一個Zoom名額為單位)
付款方式:網上報名,網上繳費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