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泰裁員|重組致航線整合 恐失升降靚時間 早機去晚機返消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全球航空業受新冠肺炎疫情打擊,多間航空公司裁員,本地龍頭國泰航空亦需重組。貴為香港首屈一指的航空公司,國泰的一大優勢,是擁有航班升降「靚時間」,對本地客或轉機客都較為方便。

國泰航班時間表的優勢,與國際認可的《世界航班時刻準則》有關,當中規定航班升降時刻(slot)按歷史優先(historic precedence)分配,航空公司可優先繼承之前季度所獲得的時段。不過由於機場容量有限,準則規定航空公司需在其所獲時段內,使用率達八成,否則便會失卻該時刻,需馬上歸還,即「不用即棄」(use-it-or-lose-it)原則。

究竟國泰重組後,是否可保持現有時刻,成為一大疑問。有航空政策學者分析,國泰擁有優越的升降時刻,是其重要資產,尤其長途線有優勢。在疫情下,國際間暫不執行「不用即棄」原則,而且在航空業大蕭條下,其他航空公司亦難以「頂手」國泰有機會放棄的時刻,故相信仍可保持其航班起飛及回程時間的優勢。

根據民航處年報,香港機場的航班時刻,由香港機場航班協調辦公室(HKSCO),按照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發布的《世界航班時刻準則》分配,以確保現有的機場基礎設施得以善用。在2018/19年度,在機場運作的航空公司及其他飛機營運商共獲分配431,940個航班時刻。

按照IATA的準則,機場會因應繁忙程度分級,香港機場屬於最繁忙的第三級,即對機場設施的需求,遠超機場的容量,航班必須獲得HKSCO所分配的時刻,方可以升降。

事實上,升降時刻在航運業間可算作為資產,在部分國家可以買賣交易,例如今年3月初時,新西蘭航空以2,700萬美元(約2.1億港元),出售英國倫敦希斯路機場的時刻。至於香港,現時未容許航空公司交易升降時刻,不過2016年時,曾有人疑利用民航處網上系統的漏洞,炒賣私人飛機的升降時刻。

升降時刻的珍貴,除了源於機場容量有限,而且亦與分配方式有關。根據《世界航班時刻準則》,航空時刻表一年公布兩次,其中一大分配原則為歷史優先(historic precedence),即航空公司可優先繼承之前季度所獲得的時段。不過準則亦指出,由於機場容量有限,為免浪費珍貴的升降時刻,航空公司如要繼承原本擁有的時刻,相關時刻於該季度內的使用率就需達到至少八成,否則會喪失繼承權。準則強調,如航空公司無意使用,便需即時歸還相關升降時航,即「不用即棄」(use-it-or-lose-it)原則。

不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IATA已呼籲,各地可放寬航空時刻的規定,HKSCO之前亦曾表示,將暫停執行「不用即棄」原則至明年3月,即國泰暫時毋須滿足時刻八成使用率的規定。

然而,在疫情影響下,國泰8月公布業績時,上半年載客量大跌76%,虧損近百億元,今季提出重組方案。為節省開支,國泰除了裁員,有至少三分一客機,已送到位處澳洲的沙漠停泊,料停泊3年,減省泊機費用,即意味相關客機短期內都不會投入運作,勢影響國泰運載能力。

中大航空政策研究中心高級顧問羅祥國表示,升降時刻是航空公司的重要資產,優越的時間是國泰的一大優勢,尤其一些長途航線,國泰經過長年累月經營,疫情前一日可以有5至6班來往倫敦的航班,而且出發時間理想,「上機時瞓覺,落機就可以返工」。他估計,英航亦希望經營更多相同航班,但由於時刻限制,只有約2班直航。

究竟國泰重組後,會否影響其升降時刻,失卻優勢?羅祥國表示,由於有「不用即棄」原則,即使國泰無法維持所有航線,但在航空業未復甦下,相信沒有航空公司會申請相關時刻,因始終使用率需達80%,難以霸佔。他續稱,長遠而言,機場第三跑道將於數年後啟用,屆時又有更多升降時刻可揀選,相信國泰不會失卻其優勢。

香港旅遊業議會主席黃進達亦表示,國泰的時間、航線選擇多,載客量亦高,方便旅行社更有彈性安排行程,有其優勢,尤其一些「點到點」的直航航線。不過他亦指,航空業競爭大,假如相關行程會轉機到不同地方,或外國航空公司更方便。他表示,期望疫情恢復後,旅遊業與航空業可繼續緊密合作。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