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大事回顧】告別亞視永恆 紙媒停刊 數百傳媒人丟飯碗

撰文:倪清江 王丹麟
出版:更新:

2016年全球氣溫創新高,但對香港傳媒卻是寒冬。環球經濟下滑,企業縮減廣告開支,加上廣告商紛紛轉向網絡媒體,紙媒末日降臨,至少一報四刊停刊,另四本周刊合併並縮減頁數。數百傳媒工作者失業,不變的是,記者在採訪時,依然要面對警方濫權威脅及內地新聞監控,當中多名記者採訪烏坎事件遭趕離。
電子傳媒也風起雲湧,亞洲電視不獲續牌,59年永恆神話終止;萬眾期待下ViuTV開台,惟廣告界指只能穩住電視廣告份額,未能「做大個餅」。政府推動電台廣播向數碼化發展,惟DBC及新城今年先後退回數碼聲音廣播牌照,數碼聲音廣播六年後失敗收場。

亞視經歷59年,最終在2016年4月1日午夜後停播。(資料圖片)

電子傳媒:ViuTV開台 亞視、DBC停播

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2015年4月宣布拒絕亞視續牌,亞視進入最後一年倒數,但仍有人想投資,其中司榮彬於「死線」前約一個月,派出代表展示一篋報稱有500萬元現金,另加一張500萬元支票,不過最後沒有下文。今年4月1日晚午夜,正當觀眾期待有59年歷史的亞視如何光榮停播,亞視意外地在凌晨零時,將畫面突然變成一片藍,無聲告別

ViuTV於4月6日啟播,惟後繼不勁。(資料圖片)

到同月6日上午6時,電訊盈科旗下免費電視ViuTV啟播,標榜實況娛樂,觀眾終於有得揀,《跟住矛盾去旅行》和《G-1格鬥會》等節目備受好評,但後繼不勁,商台首席智囊陳志雲不諱言,ViuTV對無綫欠威脅,猶如J2。有線寬頻的奇妙電視,於5月底正式獲發免費電視牌照,明年5月底前啟播。

DBC獲政府批准收回牌照後停播。(資料圖片)

新城交回數碼廣播牌照

另一個停播的電子傳媒是數碼電台DBC。電台於8月8日公布,由於由於香港數碼聲音廣播業務發展步伐未如理想,不獲廣告商支持,決定向政府交還牌照,至10月11日獲政府批准,同月15日起終止廣播,百多人丟飯碗。另一個擁有數碼聲音廣播牌照的新城電台,也向政府交回牌照,只保留原有FM及AM頻道。

《太陽報》、《FACE》及《TOUCH》先後停刊。(資料圖片)

紙媒:《太陽報》、《Face》停刊

10年前首部iPhone面世,互聯網由電腦走到掌中,可隨處上網找資料,猶如啟動了紙媒結束倒數器。東方報業集團在3月29日公布,旗下《太陽報》於4月1日起暫停出版,原因是香港營商環境轉差。

今年停刊的尚有壹傳媒旗下娛樂雜誌《FACE》,同集團的《壹週刊》、《飲食男女》及《me!》合併出版,但最終《me!》也停刊,另一本雜誌《Ketchup》停止發行印刷版,只保留網上版。

《E週刊》一年內經歷創刊、增刊、三度裁員及削減分冊。(資料圖片)

《E週刊》兩度裁員

出版只有半年的《E週刊》於4月首度大裁員及合併冊數,至6月30日二度裁員,至10月以時事為主的Book A停刊,九名編採人員受影響,只保留娛樂和飲食為主兩本書冊會繼續刊印。恒大集團旗下新傳媒三本雜誌《東方新地》、《新假期》及《新Monday》於9月底也傳出三書合併,有傳至少裁員100人。

紙媒近日仍傳來壞消息,星島集團旗下的《TOUCH》周一出版最後一期印刷版,將只保留網上版;免費報章《晴報》近日也取消突發組,三名記者被辭退。

廣告界:紙媒廣告份額大跌

廣告媒體代理公司PHD行政總裁黃國柱指,經濟轉差,客戶投放在廣告的金額明顯減少。他指電視廣告佔整體比例上升1個百分點,比率與2015年相若;互聯網廣告則上升15個百分點,此消彼長下,紙媒廣告份額大跌20個百分點。

黃國柱指亞視停播對業界沒有甚麼影響,「反而有好!」而ViuTV的出現,力保電視廣告不致下跌。「不過紙媒會再跌,但唔會『瓜咗』,一啲如《經濟日報》、《信報》、《東方》仍然硬淨,惟紙媒影響力冇以前咁大。」他表示,雜誌前景更差,佔廣告份額已跌至5個百分點。

明報職工協會批評解僱姜國元理由難以服眾,「不明不白」,要求公司交待。(資料圖片)

風雨中的新聞自由

姜國元受同事敬重,很多同事為他被裁一事感到不值。(資料圖片)

明報炒執總 工會批評「不明不白」

這一年,新聞自由也是風雨飄搖。筆名為安裕的《明報》執行總編輯姜國元,於4月20日突被總編輯鍾天祥解僱理由是公司經營困難,故裁員以渡過困難時刻。由於姜一向敢言,對高層換六四頭版報道及改七一遊行頭版標題等事件,均有表示不滿。

事件掀起大風波,明報職工協會批評解僱姜「不明不白」,多名專欄作者開天窗寫抗議;記者協會等8個傳媒工會及組織,於5月2日在明報工業中心地下舉行「5.2夠薑集會」聲援同業,要求《明報》老闆張曉卿關注事件。

有港台員工身穿黑衣出席內部頒獎禮,其後又在大樓外高舉抗議標語。(資料圖片)

港台員工黑衫抗議梁家榮「難釋眾慮」

另一宗是港台版的李寶蘭事件。署理助理廣播處長(電視)陳敏娟罕有兩度未能通過考核,而未可「坐正」,令外界質疑有政治考慮,近100名員工趁7月18日舉行內部電視節目頒獎禮,穿黑衣抗議,要求廣播處處長梁家榮舉行員工大會交代。廣播處長梁家榮以「歲次升遷,有規有序」等26字文言文回應工會批評,工會以「歲次失序、難釋眾慮」等字眼「回敬」。

多名警員向一名《明報》記者拳打腳踢。(資料圖片)

警員涉打《明報》記者 300天調查無消息

今年年初二旺角騷亂中,多名警員涉把一名《明報》記者從雙層巴士上層驅趕到地面後,向他拳打腳踢,過程被拍攝。事件中鄧姓記者後腦需縫針、身體多處受傷,其後由報社人員陪同下到警署投訴。明報職工會年底到警察總部提交請願信,批評事發至今已逾300天,質疑有人刻意拖延進度。

烏坎採訪 香港記者遇暴力對待

今年9月,《明報》及《南華早報》三名記者,在採訪烏坎村風波時,於一棟三層高民居內突遭便衣人士破門攻入,有記者被雙腳離地押走,遭拳頭襲擊胸口、掌摑了兩巴、被辱罵及被指是小偷。《香港01》記者前赴採訪時也被帶走。被捕記者於公安局接受調查約5小時,被要求寫保證書。

記協主席憂裁員潮令水準下跌

記者協會主席岑倚蘭指出,過去一年媒體裁員數百人,「廣告減少,係不爭事實……過去報業黃金時間,一去不復返。有好多人(紙媒)極力轉型,但未搵到出路。」她擔心裁員潮令中層減少,新人欠缺指導,最終令水準下跌。她對內地每逢有敏感事件都打壓傳媒採訪感到無奈,「內地採訪係踩緊地雷!」

手機APP用戶,請按閱覽時序。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