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病患者恐遭歧視 拒與人深交 從繪畫中釋放自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如果我講畀同事知我有情緒病,佢哋會歧視我,我寧願唔會同佢哋深交。」因為害怕被歧視,寧願沒有交心好友,亦不願與共事多年的同事坦白自己的病情。多年來遭受旁人指責,又被要求遵守不同規則,為了顯得「合群」,他不敢表達自己。

直至遇上繪畫,在藝術的世界中沒有絕對的標準,他終可隨心所欲表現真我,還成為導師,重拾自信。

參與過不同藝術班,學輝(化名)坦言最喜愛畫畫,因可盡情表達自己,令他感到自由非常。(王丹麟攝)

坦白情緒病遭友人疏離

港鐵縱火案後,社會對精神病患者的意思兩極,有人希望多加諒解,有人則顯得鄙視並口出惡言;學輝(化名)的同事,正屬後者。

「佢哋(同事)話應該困住啲精神病人⋯⋯唔好畀佢哋出嚟害人。」在旁的學輝深感恐懼,害怕若同事知悉他患有情緒病,亦會如此歧視他。與同事共事超過5年,無一深交,就是有感人們對精緒病及精神病的誤解極大。他曾試過與一位在活動中認識的朋友坦白個人病況,卻換來朋友無情疏離。

學輝在數年前參與繪畫班,一試愛上。(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30多歲的學輝小時候已患有過度活躍症和抑鬱症,家人認知不足,常作出責備,甚至不懂帶他就醫,「話你儀容唔好,講嘢太大聲,姿勢唔好,社交唔得⋯⋯」中五畢業出來工作,曾做過餐廳侍應和裝修等,因記性不好,工作錯漏百出,受過的冷言冷語不計其數。

隨着年歲增長,他學會在新工作中壓抑自己及遵守規矩,希望顯得合群,自卑感卻一直揮之不去。

畫作可自由發揮     冀社會可真正共融

患有過度活躍症的人不能長時間專注於一件事情上,興趣多多的學輝先後學過結他、英文等,往往半途而廢,數年前在別人介紹下參與畫作班,一試愛上。在畫畫的世界中,他可以隨心所欲表達自己,「得到解放,無咁多限制,點發揮都得,好自由。」如老師教導繪畫「三眼仔」,喜歡歷史的學輝便發揮創意,為其換上古代人的服飾。

學輝指最喜歡這幅畫作,因表達了他的心願,「希望社會有共融理念。」(王丹麟攝)

無標籤才可以和諧

繪畫不止為他帶來久違的自由感,還讓學輝學懂專注,他自言平日專注力不超過40分鐘,卻曾在家中學習繪畫技巧達3小時!早前被挑選成為畫班導師,雖只教導一課,已足讓學輝興奮非常,「覺得自己殘而不廢,卑而不賤。」

眾多畫作中,學輝最喜歡一張畫有不同有色人種等的作品。他認為社會對情緒病患者的歧視仍深,所謂的進步,僅是「由舊時會主動攻擊,變到宜家避免接觸。」喜歡那張作品,不是畫得有多漂亮,而是學輝一直以來的願望,「社會要有共融理念,唔再標籤,咁先可以和諧。」
 

由香港展能藝術會 — 賽馬會共融藝術工房舉辦的《多一點藝術節》,於2017年3月1日至31日期間舉行,其中由殘疾學員創作的視覺藝術作品,會於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及港鐵深水埗站社區畫廊輪流展出,其中有一幅為學輝的畫作。

學輝其中一幅畫作將在展覽中展出。(王丹麟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