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縱火一個月】留院芷楠換頭像打氣 出院男到公共空間感緊張

最後更新日期:

2月10日,尖沙嘴港鐵站發生縱火事件,60歲男子張錦輝疑在一輛駛往尖沙嘴站的列車內淋電油,車廂充斥濃煙,乘客紛紛逃走,釀成19人受傷。事隔一個月,仍有至少六名傷者留院,當日在月台內由救護人員剪開衫褲搶救的傷者鄭先生,在病床受訪時表示,過去一個月內,經歷過數次植皮手術。另一名剛出院的傷者向《香港01》記者表示,現時到公共空間會感緊張。

有臨床心理學家表示,當經歷重大災難事件,事主或出現驚嚇或創傷反應,有機會是「創傷後壓力症」,若身體上留有疤痕,更會不斷提醒自己曾經歷意外,呼籲若有市民或傷者長期受到情緒困擾,必須及早求助。

傷者之一、15歲的高芷楠本月初換了facebook頭像,並為自己打氣。 (網上圖片)

出院男傷者打算尋求社工輔導

濃煙從列車冒出、甫打開車門乘客便慌忙逃走、車廂內的雜物燃燒成熊熊烈火、下半身儼如火球的男人站在月台中間、乘客協助撲火、女學生雙腿燒至脫皮、面部被熏黑的女子呆坐在地上待援……目擊者將這些照片上載至網上,事隔一個月,這些畫面對港人來說仍歷歷在目,即使沒有在場,亦有市民在意外翌日對乘搭港鐵感到憂慮。

意外中雙手被燒傷的乘客鄧廣坤,留醫三星期後出院,雖然已回復正常生活,但憶述意外時仍猶有餘悸,他向《香港01》記者表示,當自己外出時,到達一些公共空間時會不自覺地感到緊張,打算向社工求助,接受適當輔導。

張欣茹在上月底已返回台灣接受後續治療。 (資料圖片)

台女傷者返台接受治療 

縱火事件發生至今,傷者已陸續出院,剩下60歲的疑犯張錦輝、15歲學生高芷楠、32歲賴麗婛、28歲林慧怡、40歲鄭澤言及已返回台灣接受後續治療的38歲遊客張欣茹仍然留醫。

其中三級燒傷、就讀聖保羅男女中學的高芷楠,連日來獲得師長及同學慰問,有好友更為她成立「高芷楠加油網」,為芷楠集氣及匯報她的最新情況,芷楠更於本月5日更換facebook頭像,寫上 “Your hardest times often lead to the greatest moments of your life. Keep the faith, It will all be worth in the end.”(最難熬過的日子總會把你帶到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刻,只要保持希望,最後會發現,所有的經歷都是值得的。)似是為自己打氣。記者曾到醫院欲探望芷楠,其父仍面露憂心神色,婉拒訪問。

縱火事件發生當日,一名男傷者雙手,背部燒傷,救護人員在月台內,急忙剪開他的衫褲進行急救。

剪衫搶救男傷者植皮數次仍留院

縱火事件發生當日,一名男傷者雙手,背部燒傷,救護人員在月台內,急忙剪開他的衫褲進行急救。這位四肢及背部燒傷鄭澤言在醫院接受記者訪問時,向記者展示他右手的傷勢,他的右手包了透明手套,傷得較為嚴重。他指過去一個月內,已植了數次皮,雙腳及背部的傷勢亦不輕,未知何時才能出院,回復正常生活。

至於下身燒傷的賴麗婛則表示,目前尚在治療階段,距離出院仍有一段很長的時間。疑兇張錦輝則在威爾斯親王醫院深切治療部留醫,他被控一項有意圖而縱火罪,惟因留院五度缺席聆訊。

台灣旅客張欣茹於港鐵縱火案中不幸燒傷,已回台灣就醫。(資料圖片)

張欣茹回台:謝謝關心

台灣女遊客在伊利沙伯醫院留院近兩周,終脫離生命危險,情況漸趨穩定,至上月23日下午,由醫療專車接送至機場,回台灣接受後續治療,其弟表示張女已可開口說話,惟康復路漫長而艱苦,記者向張欣茹慰問,她回覆指:「謝謝關心。」

+12
+11
+10

部份傷者多處燒傷,需即時敷上面膜急救。(資料圖片)

數月後仍焦慮或患創傷後壓力症

有傷者表示現時到公共空間也會不安,社會福利署高級臨床心理學家馬綺文博士指,在經歷重大災難事件後,不少人會感到驚慌,但焦慮的情緒若持續一個月以上,便有機會患上創傷後壓力症(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簡稱PTSD)。

馬表示,並非所有經歷意外的傷者均會患上PTSD,約有20%人在意外後有持續情緒困擾的問題,「有啲人敏感啲,會較容易發現自己情緒焦慮」。她指正常人會在意外後感到害怕,惟需分開是屬於正常反應還是長期的焦慮,「正常的焦慮通常會在一至三星期內淡忘,如在數個月後仍沒有消退,便有機會是患上創傷後壓力症」。

成長經歷及意外嚴重性影響PTSD機率

港鐵縱火事故中,部分傷者的年紀尚輕,惟馬博士表示,患上創傷後壓力症的機率與年齡沒有直接關係,反而與事主的成長經歷及意外的嚴重性有關。她舉例指,在縱火事件中,燒傷的傷者與站在事發列車附近、目睹案發經過的乘客,心理受影響的程度亦會有異。

她表示,受影響較輕微的,接受幾個月至半年的輔導,便可平穩情緒,但若受了傷,甚至身體留下疤痕的,便會容易提醒自己經歷過可怕的意外,「每一次望到自己手腳,甚至覆診,都會令他們想起當時的慘痛經歷」,她指這些事主的康復時間會較長,建議他們先處理好傷勢,才處理情緒問題,「身體康復得越快,他們會更心安」。

馬綺文表示,如持續出現以下徵狀,事主應及早向社工或臨床心理學家求助。(魯嘉裕攝)

馬綺文表示,如持續出現以下徵狀,事主應及早向社工或臨床心理學家求助:不想想起事發經過,但回憶總是主動浮現,致事主難以入眠,影響專注力;當看見某個場景或人及事,會令事主聯想起經歷的意外,她曾處理過一名在火災中的生還者,事後不敢走入廚房,「因為廚房嗰種煮嘢食嘅熱力,令佢覺得好似置身火場嘅溫度,會好驚,驚自己走唔甩會死」;生活中太易受驚也是一個警號,「曾有一名被狗咬傷嘅求助者,佢喺街度見到一啲大狗,會嚇到成個呆咗郁唔到」,她建議長期受這些徵狀困擾的人士,應及早向社工或心理學家求助,「承認自己有呢個困擾,肯主動求助已經係一個正面態度」,而親友亦毋須急於要求事主克服心理障礙。

三種患上創傷後壓力症(PTSD)的徵狀:

入侵性回憶:不想憶起意外經過,惟回憶會主動浮現

迴避行為:害怕回到事發現場或類近場景,擔心因而憶起意外經過

容易受驚:遇到很小的事也會受驚過度,出現過高(大叫)或過低(嚇呆)的反應

列車火光熊熊的畫面,市民仍歷歷在目。 (網上圖片)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